师滢滢 作品

第49章 一群蠢货

    夫妻俩为达目的,费尽心计,说尽好话,也是蛮拼的,但是,赫连昭霆不为所动,眼中的不屑越来越浓。

    “这样的福气让给别人吧,我不需要。”

    他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将人拍回去。

    联姻?他不需要!

    他想要什么东西,自然会伸手主动去取,主动送上门的,能有什么好货?

    偏偏这些人做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可笑到了极点。

    “……”滕家人的脸色很精彩,脸面尽失。

    滕家在s城是数一数二的人家,谁都要给几分面子,想娶滕家大小姐的人,不知有多少,偏偏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稀罕。弃若敝屣。

    滕家人的脸都被拍红了,又羞又气又恼。

    滕月明气的热泪盈眶,“赫连昭霆,我也看不上你,但你是个男人,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强龙不压地头蛇,他懂不懂规矩?

    在s市这地盘上,赫连家再横,也比不上滕家经营几代的势力。

    赫连昭霆凤眼上扬,冷傲逼人,“谁敢?”

    尊贵的气息迎面扑来,就像是皇室王子,一言一行都透着威严和霸气,不容人质疑。

    滕月明歇斯底里的低吼,“我到底哪里不好?”

    她不甘心啊,只有她嫌弃别人的份,轮不到别人对她挑三拣四。

    赫连昭霆总算是认真看了她一眼,她连忙摆出最完美的姿态,露出最甜美的笑容,务必要让赫连大少跪倒在她脚下。

    却听到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长的太丑。”

    “晃哐哐”这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羞辱,滕月明被砸的头晕眼花,愤怒的尖叫,“我丑?你什么审美眼光?比我美的找不到几个。”

    她向来自视过高,目中无尘,对自己的美貌引以为傲。

    但现实给了她重重一巴掌,这个男人只用一句话就将她贬的一文不值。

    赫连昭霆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冷笑,“又傻又呆,像白痴。”

    智商不够,情商也欠费,还妄想勾住他的心,真是傻透了。

    滕月明差点气晕过去,“你说什么?”

    滕天阳再也看不下去了,滕家的脸面被削的七零八落,太难堪了。“赫连大少,你是个男人。”

    他话里隐隐有一丝警告。但赫连昭霆根本没放在心上,“那又如何?你们滕家自以为是,居然痴心妄想将这种烂货推给我,这是想跟我们赫连家族开战吗?”

    烂货?她貌美如花,清清白白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烂货?滕月明彻底崩溃了,眼前一阵阵发黑,完了,她的名声臭了。

    四周的客人忍俊不禁,滕家这次丢大脸了。

    滕天阳这才清醒过来,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是否得罪滕家,也没将滕家当回事。

    也对,赫连家在国外经营的有声有色,如日中天,暂时也没有进军国内的意向,无欲则刚,自然不怕滕家。

    但是,滕家想进军海外啊!

    他心中暗惊,“赫连大少,你听我解释。”

    赫连昭霆听而不闻,直接叫来酒店经理,“麻烦请他们离开。”

    酒店经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苦逼的要命,谁都不敢得罪啊。

    他纠结的不行,“大家有话好好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子熏牵着儿子下来,就见到这一幕,她的脚步一顿,眉头皱了起来,下意识的转身。

    滕月明的位置正对着大门,进来的每一个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无意中扫到熟悉的身影,顿时如打了鸡血,精神亢奋起来,发疯似的扑过去,“温子熏,是你,一定是你。”

    子熏的身体一僵,握着儿子的手一紧,小家伙仰起头看了看妈咪,若有所思。

    子熏后悔不已,不该下楼吃饭的,这下子全暴露了。

    但不战而退,不是她的风格,她硬着头皮格开飞奔过来的身影,凉凉的嘲讽,“又犯病了,真可怜。”

    滕天阳第一眼就看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莫名的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微微蹙眉,这孩子是谁?

    滕月明被子熏气的暴跳如雷,“温子熏,你不害我就不能活吗?我哪里对不起你?”

    子熏的目光落在赫连昭霆脸上,他只是微微颌首,不知为何子熏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不知道这一次,温大小姐又给我按了什么罪名?”

    滕月明憋屈的眼泪汪汪,手指着子熏的鼻子含泪控诉,“是你,你在赫连大少面前说我的坏话,让他讨厌我!”

    只有这一个解释!害人精!

    子熏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晴,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是神马情况?

    “人家看不上你,不想娶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别仗着有钱,就乱给别人按罪名。”

    以前跟滕月明就说不到一块去,经常吵架,要让滕天阳出面调解,如今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滕月明得罪不起赫连大少,但是,软弱可欺的温子熏在她眼里就是软柿子,想怎么捏都行。

    她将所有的恨意都记在子熏头上,“是你在他面前上眼药,说尽我们滕家的坏话,所以他才这么讨厌我们。”

    子熏笑了,笑的那么大声,那么嘲讽,“你以为他跟你一样天真?多读点书同,多长点常识吧。”

    她的语气跟赫连昭霆出奇的一致。滕家诚的心一紧,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滕月明暴跳如雷,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气的直跳脚。

    滕天阳忍不住问道,“子熏,这哪来的孩子?”

    子熏的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挺直后背,进入戒备状态。

    滕月明总算看到了小不点,大声嘲笑,“不会是你生出来的野种吧。”

    小家伙顿时怒了,冷冰冰的顶回去,“你才是野种,你全家都是野种。”

    滕月明恼羞成怒,挥起巴掌就要打下去,“臭小子,去死。”

    子熏第一时间将儿子拉到身后保护,“住手。”

    一只大手伸过来,紧紧拽住滕月明的右掌,“放肆。”

    赫连昭霆脸上浮起淡淡的怒气,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戾气。

    滕月明的手掌痛的快裂开了,来不及有什么遐想,吓了一大跳,“赫连大少,难道你要帮这个没家教没素质的死小子?他不是东西……”

    赫连昭霆怒气蹭的上来,重重一巴掌挥过去,“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所有人都瞪大眼晴,不敢置信。

    好半响,滕月明捂着滚烫的脸颊,眼泪哗拉拉的流下来,“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她一声嘶吼,唤回了众人的理智,滕太太抱着女儿痛心疾首,大声怒斥,“赫连大少,你疯了?怎么能打女人?你把我们滕家当成什么了?”

    赫连昭霆面容淡漠,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送上门倒贴都不要的贱人。”

    众人嘴角直抽,不得不说,好牛逼!

    小家伙笑的可乐了,“哈哈哈,欺负小孩子的贱人。”

    他还不忘做了个鬼脸,古灵精怪的模样,很是调皮活泼。

    众人忍俊不禁,这孩子太机灵了。

    滕家诚脸上无光,羞恼不已,“赫连大少,我劝你一句,凡事不要太过,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跟我们滕家闹翻,值得吗?”

    赫连昭霆倨傲的不可一世,“笑话,欺负我的儿子,还指望我忍气吞声?当我们赫连家的人都软弱可欺?瞎了你们的狗眼。”

    一语激起千层浪,人群里顿时炸了锅,议论纷纷。

    滕家人也惊呆了,“儿子?你说什么?”

    “他是你的儿子?”

    “赫连大少,你结婚了?”

    “天啊,为什么不早说?”

    子熏有些意外,却没有多想,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他肯为宝宝出头,求之不得的好事呢。

    小家伙眼珠一转,落落大方的上前拉住赫连昭霆的胳膊,仰起雪白的小脸,“爹地,又来一个想做我小妈的蠢货?怎么都这么没脸没皮呢?”

    他的动作自然,笑容可爱,好像真的是一家人。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欣赏,“这年头为了利益,连家人都出卖的人,很多很多,你要记住,对贱人不必客气,该骂就骂,该打就打,你要是一心软,人家就不要脸的缠上来,有的苦头吃。”

    他这是在教导小家伙为人处事了,子熏的鼻子一酸,眼眶都红了。

    这本是亲生父亲该做的事情,却……

    小家伙特别懂事机灵,一本正经的点头,“我明白了,爹地,对待敌人就要秋风扫落叶。”

    黑亮的眼晴瞟了滕家人一眼,特别有意思。

    滕家人的脸色很是难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确实有几分想像,不得不隐忍下来。

    赫连昭霆就是喜欢这个孩子,没来由的觉得亲切,想保护他们母子的心情是这么的强烈,甚至无法忍受别人欺负他们母子。

    “不错,比某些大人懂事多了。”

    他温柔的目光落在子熏身上,子熏心中一甜,忍不住笑了,如花朵般绽放,娇艳欲滴。

    两人相视一笑,说不出的暧昧和甜蜜。

    滕天阳看在眼里,面容阴沉了下来。

    滕月明很不甘心,手指着温子熏,“那她呢?她也想当你的小妈,你是不是也该拍她几巴掌?”

    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她就是这种人。

    小家伙狠狠瞪着她,怒气冲冲,“你这么贱,就以为全天下都是贱人,我劝你醒醒吧,这么阴险,我爹地是不会喜欢你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