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8章 高档的倒贴货

    赫连昭霆根本不买账,“不方便。”

    对不喜欢的人,向来不会客气。

    他态度非常的冷漠,滕家人的笑脸僵住了。

    “赫连大少,我有事想跟你谈。”

    滕家诚虽然生气,但老谋深算,城府极深,很自来熟的坐下来。

    “先坐下来,来来。”

    他反客为主,不仅让家人们坐下来,还点了一桌子好菜。

    赫连昭霆冷眼旁观,看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滕月明呆呆的看着他,有些痴了,说句良心话,他的容颜很出众,既有西方人的深邃轮廓,又有东方人的神秘优雅的气质,比起滕天阳有过之而不及。

    但在她心里,哥哥是最出色的男人,谁都比不上。

    只是这么出色的男人能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她说一,他不敢说二,事事听她摆布,万贯家财任由她挥霍,任由她呼风唤雨,想想就好开心。

    滕家诚说了无数吹捧的话,使出浑身解数,一但赫连昭霆的面色始终冷冷淡淡,不苟言笑。

    滕家诚暗暗来气,这家伙怎么回事?又臭又硬,像茅坑里的石头。

    “来,大家干一杯,一笑抿恩愁,过去的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他冲儿子使了个眼色,“天阳,记住了,赫连大少是我们的朋友。”

    他别提有热情了,想要拉近两家关系的心思昭然若揭。

    滕天阳心中暗怪赫连昭霆不识相,却很配合的接下去,“当然,赫连大少,我先干为敬。”

    他举起酒杯,很爽快的一干而净,亮出干净的杯底。

    赫连昭霆拿起酒杯摇了摇,滕家人面有喜色,不想听到一句冰冷的话,“我不喝酒。”

    滕家人如被打了一巴掌,满面通红,尴尬万分。

    这都什么人呀?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他们都这样主动给下台阶,他这样不依不饶的,到底想搞什么?

    滕天阳的脸色变了几变,忍住到喉咙口的怒骂声,“呃?那以茶代酒……”

    赫连昭霆有些不耐烦了,“到底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不要拐弯抹角。”

    滕家诚真心没见过这样的人,太傲太拽了,一点都不给面子。

    算了,年轻气盛,目中一切,这样的人反而好糊弄。

    他直接将话挑明了,“不知赫连家有没有兴趣进军国内?国内人多地广,蕴含着勃勃商机,不分一杯羹,太可惜了,我们滕家很乐意跟你们合作。”

    赫连昭霆玩味的挑了挑眉,“合作?”

    哪来的逗逼?

    他们难道忘了前几天的挫败?忘了在他手里吃的亏?

    还是另有所图?

    滕天阳发现跟这种人说话不能太委婉,直接了当,反而是最好的办法。

    “对对,可以有无数种合作方式,比如共同出资打造一个新公司,我们滕家在国内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家……”

    他大肆鼓吹滕家在国内的地位有多厉害,多强大,谁都要给滕家面子,几乎是神般的存在。

    滕家诚时不时的附和,父子俩配合默契,大吹大擂,把自己夸成天下第一。

    滕月明咬着嘴唇,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偶尔会含羞的笑,一副痴迷的模样。

    赫连昭霆看在眼里,心中闪过一丝了悟,不屑的冷笑一声,“我不喜欢跟不讲信义的人家合作,被卖了还在数钱。”

    这一巴掌打的好厉害,滕家父子的神情僵住了,滕家诚恼羞成怒,“呃?谁不知道我们滕家是出了名的厚道人家?员工福利实打实的丰厚,做了无数慈善,处事方正,在商界有着极高的声誉和地位……”

    他说的义愤填膺,赫连昭霆凉凉的打断他的话,“说说温家的事。”

    做过的事情,总会留下痕迹,不管掩饰的多好,总有真相曝光的一天。

    如挨了一道闷棍,几人闻之色变,滕家父子相视一眼,隐隐有些不安。

    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温子熏鼓动赫连昭霆跟他们作对。

    滕月明急急的叫道,“昭霆,你不要中温子熏的奸计……”

    她恨死了温子熏,总是跟她作对,整一个瘟神。

    赫连昭霆皱了皱眉头,满满是嫌弃,“滕小姐,我跟你不熟,麻烦你叫我赫连大少。”

    他太不给面子了,拒人于千里之外。

    面对如此不解风情的男人,滕月明恼怒不已,但同时激起了强烈的好胜心。

    她就不信征服不了这个男人!

    她抛了个媚眼,柔媚入骨,声音软软的嗲嗲的,“这样叫,更亲近些,我们又不是外人。”

    凭她的美色,不可能得不到这个男人的。

    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

    赫连昭霆凉凉的声音响起,“你眼晴抽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太毒舌了,月明差点气晕过去,瞎了眼的混蛋,什么眼光,给她等着,跟他没完!

    滕太太气愤难当,不识抬举,太不给面子了。

    心中气的半死,她却还要摆出一副慈爱的长辈模样,“大家有点误会,子熏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性子有些偏激,爱走极端,容易走歪路,不是说她不好,而是性格有缺陷……”

    语重心长的语气,却对温子熏极尽贬低之能事。

    赫连昭霆最烦这种人,假模假样,装的像圣人,却做尽坏事。“只要是人都有缺陷,我觉得她比任何人都好。”

    谁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但特意挑出来说,太蓄意了。

    滕家诚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温家跟我们家是世交,我和温兄情同手足,要不是子熏做出那样的丑事,他也不会走的那么凄惨,哎,养女不孝,不如不养。”

    他装模作样的叹气,赫连昭霆面无表情,心中却冷冷一笑,果然是一路货,全不是好东西。

    对一个弱女子穷追猛打,百般凌辱,行事太过恶心。

    滕家诚见他迟迟不接话,有些尴尬,老脸涨的通红。

    滕太太见状,连忙接过话头,神秘兮兮的问道,“赫连大少,你就不想知道她做了什么事吗?”

    赫连昭霆不假思索的拒绝,“不想。”

    太过干脆,反而显得诡异不合理。

    滕家人惊呆了,不知所措,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滕月明不甘心的叫了起来,“她……”

    他不想听,也得听!

    赫连昭霆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屑至极,“长舌妇,真心让人讨厌。”

    他容不得别人说子熏半句不好,谁都不行!

    滕月明如被人打了一巴掌,脸颊火辣辣的疼,“你真的喜欢她?想娶她?”

    这不科学啊!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温子熏已经不是温家的大小姐,落魄潦倒,没有人脉,没有资源,帮不了他什么忙,他到底喜欢她什么?

    赫连昭霆对女人向来冷淡,“这是我的私事,无需跟任何人交待。”

    滕月明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难堪至极,不解风情的男人。

    但是,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忿,暗暗发誓要将他弄到手,然后狠狠甩掉,让他尝尝被抛弃的痛苦滋味。

    滕家诚头痛欲裂,他发现赫连大少不是个按牌理出牌的人,规矩章法压制不了他,太过随心所欲,这样的人最难对付。

    “不提此事,谈谈合作的事宜吧,我们滕家有钱有地位有人脉有资源,可以帮你进军国内市场。”

    赫连昭霆挑了挑眉,倒是想听听他们的盘算,“什么交换条件?”

    众人一听有门,眼晴都亮了。

    滕家诚干脆开门见山,说出了最终目的,“联姻,你好我好大家好。”

    滕月明羞红了脸,娇滴滴的嗔道,“爹地,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嘛,人家多不好意思啊。”

    一副青春少女含羞带怯的模样,极为诱人。

    滕太太慈爱的轻拍她的小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赫连大少,你说呢?”

    在他们看来,是一本万利的好事,大家都有好处。

    利益才是王道,其他都是浮云。

    真爱?这年头有这种不靠谱的玩意吗?

    赫连昭霆抿了口酒,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淡淡的吐出一句,“我又不是捡破烂的。”

    他表现出来的不屑,如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直捅对方的胸口,毫不留情。

    如一颗重镑炸弹在滕家人头顶炸开,滕月明整个人都不好了,感受到来自宇宙的森森恶意。

    身为滕家唯一的大小姐,何曾当面受过这样的难堪?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是破烂货?”

    赫连昭霆嘴角一勾,似笑非笑,没有反驳。

    这是默认了?滕月明的胸口都气炸了,“你……”

    她也是上流社会人人吹捧的名媛,自然受不了这样的屈辱。

    滕家诚冲她使了个眼色,满脸堆笑,“赫连大少,你可能听信了谣言,我的这个女儿从小就乖巧懂事,听话又孝顺,心地善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我发过誓,要给她找个最出色的女婿配她,我是看到你这么优秀,爱才心切才急了点,你不要误会。”

    他想尽力法为女儿提高身价,免得看上去像倒贴货。

    倒贴的东西,不值钱!

    就算是倒贴,也得装出高姿态。

    但好像在赫连大少面前,这一套没什么用。

    他暗暗后悔,不该太着急的,但是,他也是没办法,赫连昭霆对他发出的善意信号,视而不见,根本没法接近。

    滕太太心中暗气,却不得不配合老公,强颜欢笑,“是啊,要是换了个人,我们是绝对不同意的,能娶妻到我这个女儿,是天大的福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