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6章 妈咪,我帮你

    子熏一颗心都碎了,抱着儿子又亲又哄,“当然是真的,宝宝,妈咪就你一个亲人了。”

    小星宇趴在她怀里,眼泪汪汪的。

    “可我想跟你生活在一起,天天看见你,而不是只能通过电话,妈咪,你到底怎么了?跟人谈恋爱了?所以嫌宝宝碍事?”

    他有意无意的瞟了赫连昭霆一眼,若有所指。

    赫连昭霆面无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

    子熏既心疼又难过,这孩子想什么呢?“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这辈子就我们俩一起过,不是说好了吗?”

    赫连昭霆愣了一下,“你们俩过?”

    子熏终于觉得他碍眼了,他是不是该避避嫌呢?

    “赫连大少,麻烦你出去,让我们母子俩单独谈一会儿,行吗?”

    赫连昭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表情很淡,默默的走进卧室。

    子熏心里浮起莫名的惆怅,却掩饰过去了,“你怎么会跟着乱他跑?万一他是坏人呢?”

    话说这孩子防备心很重,跟任何人都不亲近,不是个好哄的,可为什么对这个男人会毫无戒心?

    小家伙不假思索的摇头,“他不会。”

    三个字掷地有声,语气很肯定。

    子熏很是好奇,她肿么记得他们俩不对盘?

    “这么确定?为什么?”

    小家伙抿了抿小嘴,“没有为什么,直觉。”

    那个男人不会害他,不知为何,第一眼看到赫连昭霆,让他莫名的有种安全感,妈咪无法带给他的感觉。

    很奇怪,但真实的存在,不过呢,这句话打死他都不会说出口。

    子熏嘴有抽了抽,这熊孩子,说好说坏,都是他说的。

    不过赫连昭霆对他们母子没有恶意,她也知道这一点。

    见她发呆,小家伙不高兴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妈咪,说嘛,你不说,我就会胡思乱想,想的睡不着,天天吃不下饭,好难受啊。”

    子熏被他缠的头疼,“唉。”

    小家伙又撒娇又撒赖,十八把武艺都用上了。“说嘛。”

    子熏被他缠不过,故意吓唬他,“我想弄死几个人。”

    小家伙眼晴一亮,笑眯眯的点头,“好啊,我帮你,我可以帮你搞化学毒品,杀人于无形,就算验尸也验不出来的。”

    他兴高彩烈,仿佛出去野餐,画风完全不符,这还是天真无邪的六岁小娃娃吗?

    子熏傻眼了,没有吓到儿子,反而是她吓到了,“你怎么可能弄到那种危险品?”

    小家伙笑的神秘兮兮的,“嘻嘻,当然是我能干喽,你要多少?我马上给你弄。”

    他不是开玩笑,只要是妈咪的意思,他一定会帮。

    能把他温柔善良的妈咪逼成这样,那些坏人到底做了什么?

    想想就好生气!

    子熏早就习惯了儿子的另类,很快就适应了,“不,我想将他们从云端拉下来,跌入谷底,尝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一死百了?想的美!

    小家伙看着妈咪木然冰冷的脸,心口一疼,扑上去紧紧抱住妈咪,亲了好几下。“妈咪,不要难过,我会帮你的。”

    小小的心充满了怒焰,是谁那么讨厌?

    敢欺负他的妈咪,存心找死!

    子熏闭了闭眼,不想将那份恨意传递给儿子,儿子还小,心志不稳,不能沾染一个恨字。

    “不,宝宝,这件事我想亲自做,谁都不可以帮忙,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解脱。”

    她的孩子应该无忧无虑,不要背负责任,也不要背负恨意。

    所有的痛苦由她一个人扛,只要她的儿子好好的!

    小家伙呆呆的看着她,他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面对这么复杂的境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奶声奶气的问道,“你是怕被那些坏人发现我,拿我威胁你吗?”

    子熏疼惜的抱着儿子,轻捏粉嘟嘟的小脸,“对,你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为了你,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死,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宝宝,你明白了吗?”

    小家伙的身体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惧意,第一次恨自己太小了,要是早早长大,就能帮妈咪了。

    “可是,我也会担心啊,万一你打不过那些坏人,他们欺负你,怎么办?”

    子熏微微一笑,“不会的,你妈咪很聪明的。”

    小家伙小小声嘀咕,“明明很笨。”

    脸上一痛,他眼泪汪汪的往后一仰,避开妈咪的魔爪。

    子熏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小家伙连忙冲她甜甜的笑,“聪明的妈咪,我答应你,会回去的,不过让我再玩两天,好不好吗?”

    “好吧。”子熏暗暗松了口气。

    半夜醒来,子熏怎么也睡不着,拧开床头灯,看着熟睡中的儿子,心情乱糟糟的。

    呆呆的坐了半天,她干脆爬起来,去找牛奶喝。

    客厅的灯开着,散发着幽幽的灯光,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灯下,沉静淡然,透着一股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沉稳气度。

    他一口口缀饮美酒,听到动静,一双如鹰般的眼晴看了过来。

    子熏尴尬的扯了扯睡衣,局促不安,“你怎么还没睡?”

    总统套房有两个卧室,他把主卧室让了出来,给他们母子住,她虽然一再的婉拒,但他坚持。

    赫连昭霆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知为何,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微微一笑,俊美的脸在灯光下忽明忽暗,“睡不着,过来陪我喝一杯。”

    夜色太黑,灯光太暗,子熏的心又开始乱跳,小脸烧的厉害,不敢看向他,“喝什么酒啊,喝多了伤胃,我给你热牛奶。”

    她飞快的冲进厨房,从冰箱里翻出一盒牛奶,简单的热了热,倒入两个杯子。

    她将其中一杯递到赫连昭霆面前,干巴巴的说道,“快喝吧,牛奶有助眠作用,喝完就去睡觉。”

    她特别紧张,口干舌躁,小脸火辣辣的烫。

    她不是单纯的小女孩,知道这样的感觉意味着什么,却强迫自己不要多想。

    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不想,也不能胡思乱想。

    赫连昭霆接过牛奶杯,似笑非笑,“我不是你儿子。”

    “呃?”子熏愣住了,脑袋转不过来,什么意思?

    赫连昭霆一口饮尽,忽然一拽子熏的胳膊,将她拽住怀中。

    年轻男子温热的气息熏的子熏头晕眼花,脑袋晕乎乎的。

    她紧张的屏住呼吸,“喂,你干吗?放开我……”

    赫连昭霆一手按住她的后脑穴,一手勾起她小巧的下巴,火热的嘴唇压了下来……

    他啄吻了几秒,轻轻松开,手滑到她腰间,紧紧拽住不放。“很香。”

    一直很想尝尝这诱人的红唇,看上去那么可口,唔,确实很美味。

    子熏整个人都傻了,眼晴瞪的大大的,他做了什么?

    她又羞又恼,小脸羞红了,连脖子都红透了,“混蛋,你非礼我。”

    控诉的声音微弱而无力,更像是撒娇,她窘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赫连昭霆嘴角翘了翘,“我不介意你统统还回来。”

    子熏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一下子变成色狼了?“赫连昭霆。”

    真的没被外星人攻占大脑吗?怎么像变了个人?

    赫连昭霆轻抚着她的嘴唇,细细摩挲,“别吵醒孩子,怎么就这么不体贴呢?”

    如一波电流闪过,子熏的唇酥酥麻麻的,有如无数双小手轻抚过,浑身无力,一颗心彻底燃烧。

    她的心绪彻底乱了,一直闪避不愿面对的暧昧情潮,真切的摆在面前,让她无法再回避。

    原来,不光她对他有感觉,他对她也有!

    真好!

    但是,她转眼一想,脸色就变了,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难道他只是想玩玩?

    她想到冰冷的现实,晃了晃脑袋,努力将暧昧的气息打散,一巴掌拍开他的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不是那种轻浮的女人,别以为我是未婚妈妈,就能占我便宜。”

    她拼命挣扎,但他一只手就轻轻松松制住她,将她禁锢在他怀里,一只手轻抚她的后背。

    她气红了小脸,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还以为他是个难得一见的好人,她看走眼了!

    他就是爱占女人便宜的混蛋!

    赫连昭霆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松开她,扶她坐直,“真笨。”

    她想到哪里去了?女人的心思太难猜!

    神马?说她笨?子熏气坏了,狠狠的瞪着他,这是对她极大的羞辱!

    “你说什么?”

    赫连昭霆见她喜怒无常,有些无语了,“你刚才问我,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滕家的晚宴,我可以告诉你……”

    子熏的心头一跳,答案隐隐约约浮现在脑海,不禁慌了手脚,“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她双手掩耳,落荒而逃,患得患失的心情暴露无遗。

    赫连昭霆微微摇头,脸上浮起一丝无奈之色。

    女人啊,真是麻烦!

    子熏一夜没睡好,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出各种片段,越想心里越乱,到天亮时才眯了一会儿。

    睡的正香,手机铃声响起,她接了个电话后,再也睡不着了。

    儿子已经起来了,居然没有叫醒她,她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爬起来漱洗。

    走到餐厅,她看到白白嫩嫩的宝宝坐在餐桌边,和赫连昭霆不知在说些什么,两个人头碰头,说的很是热闹。

    看着一大一小,子熏的心神有些恍惚,第一次发现他们俩的长相居然有三分相似,好奇怪的错觉。

    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一模一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