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4章 野心

    不管了,吃饱再说,管他们怎么说呢。

    反正她的名声已经够糟了,再差也就这样了!

    赫连昭霆嘴角轻扬,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叉了块水果送进嘴里。

    见他们如此自然的吃吃喝喝,坦坦荡荡,反而衬的围观人群少见多怪。

    大家看了一会儿也没有兴趣了,纷纷转开视线,欣赏起歌舞表演。

    子熏和赫连昭霆边吃边看,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气氛很是融洽,丝毫没有尴尬。

    人和人之间真的是有气场的!

    但是,后台的人都快疯了,最后一个表演节目还是一片空白。

    大家急的直跳脚,阿江没办法,鼓足勇气走进大厅,偷偷摸摸走到子熏面前。

    “莫莉,时间快到了,你请来了什么替补人选?人来了吗?快让人去后台准备。”

    要是出了岔子,大家都要完蛋了。

    子熏一怔,嘴角抽了抽,刚才太激动,她把这件事情都忘记了。

    “行,马上就好。”

    她跟赫连昭霆打了一声招呼,直接站了起来,“走吧。”

    压轴表演放在最后,主持人看着词单,震惊万分,“接下来,是温子熏小姐的小提琴表演,渔舟唱晚。”

    场下一片喧哗,不是吧,温子熏表演?

    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女子款款走上台,衣袂飘飘,飘然若仙,轻盈的身段,姣好的容颜,晶莹剔透的裸妆,头发轻轻挽起,露出纤细雪白的脖子,让人眼前一亮。

    雪白如玉的脖子挂着一条珍珠项链,浑身透着一股温润优雅。

    她面对诸多挑剔的目光,轻轻一鞠躬,落落大方,仪态万千。

    “哇,好有古典气质。”

    “真漂亮,好温婉。”

    不得不说,温子熏打扮起来,还是蛮好看的,清丽的五官,和优雅高贵的气质浑然一体,让人印象深刻。

    姜彩儿嫉妒的发疯,死丫头,居然耍手段,这么爱出风头,就这么想压她一头?可恶至极!

    温子熏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晴,流畅清澈的音乐响起。

    随着雪白的十指灵活的翻飞,乐声不停的变换,一会儿如林中乳燕矫健,一会儿如山间清泉清澈,一会儿如海涛汹涌,一会儿如狂风暴雨激烈。

    大家不知不觉被带入音乐中,沉醉不已。

    这是一种享受,一场耳朵的盛宴。

    滕天阳呆呆的看着那个两眼微闭的女孩子,心潮澎湃,无数往事涌上心头。

    这一幕太熟悉了,以前的她受家规限制,不可在外人面前炫技,但最爱在他面前表演,像个调皮的孩子,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刷好感,乐此不彼。

    只有他知道她的小提琴拉的有多好,她曾经梦想当一个小提琴演奏家呢。

    他还记得,每一次得到他的夸赞,两眼弯弯,笑的很开心,那时候的他们很幸福。

    只是那样的幸福,注定长久不了。

    赫连昭霆像是第一次看到温子熏,看的目不转晴,看的那么用心。

    每一次见到她,她都在变,不停的变化着,每一次变化都让他感觉新鲜,这样一个女人,让他忍不住多看一眼,再一眼。

    她看似端庄大方,平凡普通,其实是个诡计多端的聪明女人,随着环境的变化,时时改变自己的举止。

    她像一个谜,深深的吸引着他的视线!

    一曲演奏完,掌声如雷鸣,拉的太好了,比那些小提琴家拉的更好,没想到温家大小姐还有这个本事,以前怎么没听说呢?

    温子熏眼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晴,鞠了个躬。

    她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走了,留给大家一个飘逸空灵的身影。

    直到她消失在幕后,众人才重重吁了口气,“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可惜了。”

    如果六年前没发生意外,她就是滕家的大少夫人,不至于沦落到为人打工的悲惨下场。

    “有什么可惜的,有赫连大少当她的靠山,她能横着走。”

    长的美就是吃香,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她的名声不好,想嫁进赫连家族恐怕没戏。”

    “只要赫连大少肯护着她就行。”

    温子熏没有换下晚礼服,匆匆坐回位置,她想见儿子了。

    她跟赫连昭霆低语几句,赫连昭霆就站了起来,跟主人道别,“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了。”

    滕家诚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这个女人对赫连昭霆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这样很不好。

    但他并不是很紧张,这是个利益为王道的世界,在利益面前,一切是浮云。

    女人嘛,玩玩就行,谁会傻到为了一个女人跟钱过不去呢?

    他满面笑容,笑的亲切无比,“赫连大少再玩一会儿,还有许多精彩节目呢。”

    赫连昭霆早就想走了,这种应酬场合,让他很不舒服,“不了,我还有点事。”

    滕家诚一再的挽回,都无法改变赫连昭霆的决定。

    他实在没办法,语重心长的叮嘱,“那也好,子熏,你要好好的侍候赫连大少,不要丢我们滕氏的脸。”

    子熏被恶心的够呛,侍候?好肮脏的想法。

    他以为自己是谁啊?有什么资格跟她说这种话?

    赫连昭霆皱了皱眉头,脸色沉了下来,“走。”

    他生气了,也不介意让其他人知道,就这样,华丽丽的走出众人的视线。

    滕家诚面对众人各异的眼神,不禁苦笑了一声,“年轻人沉不住气。”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兴致都不高,一场本来精彩热闹的慈善宴会草草收场。

    滕家人笑意盈盈的送走各方宾客,一回到家,只剩下自己人,全都拉下脸。

    滕太太气的砸东西,胸口都气炸了,“可恶至极,年纪轻轻却这副臭德性,简直不把我们看在眼里,我们滕家也不是好惹的。”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敢当众甩脸子,妈的,太嚣张了。

    滕月明也不是省油的灯,挑拨离间很拿手,“要怪只能怪温子熏,全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恨极了温子熏,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对方头上。

    滕太太同样的心理,“没错,不安份的狐狸精,老公,我们有必要这么顾忌那个赫连大少吗?”

    要不是那个男人,她早就弄残温子熏了。

    滕家诚的心情也不好受,“赫连家的实力深不可测,最好不可轻易为敌。”

    他一个商界前辈,在商场折腾了几十年,结果被个后进挤兑的脸色全失。

    滕太太火冒三仗,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但他实在欺人太甚了,一点都不给面子。”

    滕月明不失时机的补上一句,“就算我们家不跟他为敌,但架不住那个小贱人吹枕头风啊。”

    滕太太也不遗全力,“对啊,女人的枕头风可厉害了,怎么办?”

    滕家诚越听越心烦,这些道理他不懂吗?

    “我自有办法,慌什么慌,你们都去休息吧,天阳留下来。”

    滕家母女还想再说,滕家诚眼晴一瞪,她们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滕家诚的目光落在沉默不语的儿子身上,“你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他精于世故,很多事情看一眼就知道了。

    滕天阳的脸色很不好看,“是,跟我抢地块的人就是他。”

    滕家诚的心一跳,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是他?此人来者不善,我们不得不防,你想办法说动温子熏,哄的她回心转意,女人嘛,多哄哄多给点钱就能打发,虽然我们家不可能要这样的儿媳妇,但我不介意你包养她,生下来的孩子可以抱回家养。”

    他还记得那个女人有多爱儿子,傻乎乎的全然付出和信任。

    这也是滕天阳先前的打算,父子俩的脑电波很一致。

    但看到赫连昭霆再一次出现,他的信心没有那么足了。“知道了,我去试试。”

    赫连昭霆的条件比他有过之而不及,而他能依仗的不过是旧情份。

    滕家诚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不是试,是必须成功,女人嘛,只要有了孩子,心自然而然会向着你,离不开你。”

    “明白了。”滕天阳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但不想跟父亲争辩,“但是赫连昭霆呢?”

    不管出乎何种原因,温子熏都必须回到他身边,成为他的女人!

    滕家诚挑了挑眉,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月明很漂亮,我打算将她嫁给赫连昭霆,跟赫连家联姻,我们两家强强结合,将无敌天下。”

    滕天阳愣了一下,“月明?人家未必肯。”

    开什么玩笑,月明再漂亮又如何,根本比不上赫连昭霆的出色,配不上人家。

    滕家诚挥了挥手,信心十足。

    “联姻是互利互惠,谁都不吃亏,只要不是傻子,自然会答应下来,对了,月明最听你的话,你去说。”

    天阳想了想,也对,总要试一试,如果成功了,所有的难题都解决了。

    “嗯。”

    他跟父亲定好了计策,再闲聊了几句,走上二楼,走到一扇门前,敲了敲门。

    很快月明来打开,见是他,欣喜万分,“哥哥,快进来啊。”

    她侧过身体,让他进来,天阳四处扫了几眼,“还没睡吗?”

    “睡不着。”月明穿着白色的睡衣,长发披肩,面露怒气,像极了半夜女鬼,“我都快烦死了,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嚣张的男人,目空一切,好讨厌。”

    当然最讨厌的是温子熏,好想灭了她,让她立马消失掉。

    但她吃了一次亏学乖了,没有直接说出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