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3章 秀恩爱

    姜彩儿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拼命摇头,“不不,不是的。”

    她惹不起这尊大神,哎。

    赫连昭霆却不肯善罢干休,跟他作对,就得承担其后果。

    “废话少说,赶紧拿二亿出来,我挺好奇的,你这种层次的人,真的能拿出二亿吗?”

    滕天阳早就料到会这样,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姜彩儿急的满头大汗,眼珠飞转,“赫连大少,你对我有些误会,看来是有人故意挑事,你处处跟个女人为难,是不是太小气了?会被人笑话的。”

    她到了此时,还不忘挑拨离间,往子熏头上扣屎盆子。

    赫连昭霆越发的嫌她,“看到你倒霉,我就高兴。”

    站在世界之巅,不管他说什么,都只有别人听的份,流言蜚语早就影响不到他。

    这就是王者之气!尊贵大气!

    只要有权有势,整个世界都是他的!

    其他人纷纷响应,“快拿钱出来,还罗嗦什么?”

    其实吧,以前大家对姜彩儿的印象挺好的,长袖善舞,会哄人,会说话,又会来事,拍马屁的功力炉火纯青,长的又漂亮,背后还有一个滕家继承人给她撑着。

    她在这个圈子混的越来越好,跟一班千金小姐都成了闺蜜,俨然是新晋的豪门大小姐,将来的贵妇人选。

    她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步步为营,才有了今天。

    但是,温子熏一出现,一个回合,就把她的名声弄臭了,直接将她打落凡尘,打回原形。

    那些千金小姐们没有一个上前安慰她,关心她,反而避的远远的,不想跟她扯上关系。

    名声不好,又得罪了赫连家的人,谁乐意被她拖累了?

    “对啊,要是没钱就直接承认,又不是什么富二代,充什么有钱人啊,真是可笑。”

    “那么矫情,看着就想吐。”

    姜彩儿气的面红耳赤,她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好形象,一夜之间全毁了。

    啊啊啊,温子熏,全怪她,她为什么没有死在外面?为什么要回来?

    她狠狠瞪着子熏,凶神恶煞般,极为凶残,子熏不闪不避,坦然的迎视,“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麻烦你事先说明。”

    “我……”姜彩儿说什么也不肯在温子熏面前低头,“天阳,我跟你借点钱,我一定会还的。”

    她的声音不低,语气极为亲昵,仿若是热恋中的情侣。

    滕天阳心中的怒火蹭的窜上来,拖他下水?可恶!

    众人的眼神更古怪了,“借二亿?好贪心啊,有生之年能还得清吗?”

    开什么玩笑,张一张口就二亿,她有这么高的身价吗?

    就算是夫妻,也不可能借这么大笔的钱。

    “你傻啊,人家就是不想还清,想纠缠一辈子,这是她的好算盘,打的可精了。”

    滕家诚气的不轻,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能被人拖累了名声?

    早就说过,女人玩玩就好,何必当真?

    把人宠的不知天高地厚,还痴心妄想要嫁滕家,呸!

    滕太太再也看不下去了,怒声喝道,“我不允许。”

    “伯母。”姜彩儿的眼眶一红,两颗豆大的眼泪滚下来,“我们是一家人啊……”

    这些年她在滕太太身上花的心思最多,陪逛街陪吃饭,时不时的送小礼物,百般的奉承,低声下气的讨好,才哄的滕太太对她另眼相看。

    可是,关键时刻不管用!

    滕太太一肚子的怒气全都发泄到姜彩儿的头上,“胡说,什么一家人?我们姓滕,你姓姜,你还有脸说这种话吗?为了你,我们滕家还不够丢脸吗?一次又一次,当我们是什么?我们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帮你?你已经是成年人,闯下的祸自己承担。”

    明明是她们两个女人的恩怨,为什么要把滕家拖下水?

    哎,儿子太出色了,就是麻烦。

    姜彩儿的脸色灰扑扑的,眼神黯淡,可怜巴巴道,“伯母,我会还的。”

    滕太太本来就看不上她的身世,要不是她会拍马屁,很会哄人,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姜彩儿当儿媳妇,当然,当包养的外室,没问题。

    “不借,我们滕氏不是慈善机构,还有,不要叫我伯母,叫我滕太太。”

    如一巴掌打在姜彩儿脸上,她受了极大的刺激,眼泪流下来了。

    主持人捧着小皇冠很尴尬,“那怎么办?”

    姜彩儿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对不起,我的钱不够,我不要了。”

    她倒有几分魄力,能曲能伸,豁得出去,也不怕丢脸,是个厉害的角色。

    主持人白高兴一场,特别郁闷,“你这是耍人玩啊。”

    姜彩儿姿态摆的很低,低声下气的解释,“不是,我只是……”

    遇到这样的刁难,很快镇定下来,迅速做出最有利的选择,这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赫连昭霆眼神一闪,在心里记了一笔。

    江山冷嘲热讽,“只是故意跟赫连大少争,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分,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你不过是地上的烂泥,醒醒吧。”

    姜彩儿心中暗气,这混蛋向她献过殷勤,讨好过她,如今却翻脸不认人。

    男人啊,都是靠不住的东西。

    她心思转的极快,“我错了,愿意捐出一百万善款,帮助那些可怜的失学儿童。”

    她懂得取舍,壮士断腕,极有智谋,倒是挽回了一些印象分。

    子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是个聪明女人。

    主持人不知所措的傻站着,目光看向老板。“滕少,这事怎么处理?”

    滕天阳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很能干,这些年帮了他很多忙,他一时之间也舍不得丢掉。

    “就依她的意思。”

    姜彩儿心里一松,他还是姑念旧情的,他的心里有她的!

    这就够了!她还有翻盘的机会!

    主持人犹豫了一下,“小皇冠重新拍卖吗?”

    滕天阳微微摇头,拿出支票夹,龙飞凤舞写了几行字,“我买下来,拿去,这是五百万的支票。”

    “好的。”主持人如释重负,终于丢掉一个大包袱。

    他双手捧着递给滕天阳,小心翼翼,很紧张的样子。

    滕天阳一接过来,直接往子熏面前一递。“子熏,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请收下。”

    他忽如其来的举止,让在场的人都看不懂了。

    这是示好?还是想重修旧好的意思?

    姜彩儿的心口一阵刺痛,却强迫自己看着这一幕,越是艰难,越不能放弃。

    不经历风雨,又焉得彩虹?

    六年前她赢了,六年后她也不会输!

    温子熏想都没想一下,一口拒绝,“不用了。”

    滕天阳露出温柔的笑容,如沐春风,让人沉醉,“这是物归原主,皇冠上刻着你的名字,总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这是定制的,刻有温子熏的中英文名。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却没有说什么。

    子熏深感可笑,“你还不照样拿出来拍卖吗?”

    温家的东西都落到滕家人手里,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天阳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最终我会拍下来,不管花多少钱都会拿下送给你。”

    他长的好看,笑起来更有魅力,整一个发光体。

    但子熏的脑海里浮现四个字,衣冠禽兽。“那我还要谢谢你咯。”

    她一点都不感动,反而满满的厌烦,太装了。

    她的态度很冷淡,但不妨碍天阳如火般的热情,“这是你的东西,永远是你的。”

    他硬是将皇冠塞进她手里,她不肯要,两个人推来推去,四周的人瞪大眼晴,看的目不转晴。

    姜彩儿一口血含在嘴里,快要喷出来,总是这样,总是跟她抢!

    “收着吧。”一直冷眼旁观的赫连昭霆站了起来,抽出一张支票,“这是五百万的支票,拿去。”

    天阳的脸色变了变,“什么意思?”

    都是聪明人,说一句就能猜到接下来的十句。

    赫连昭霆将支票塞进滕天阳上衣口袋,语气淡淡的,“她不会接受你的馈赠。”

    “你就行?”天阳心中气恼不已。

    赫连昭霆不理他,反而看向温子熏。

    他直接了当的问道,“温子熏,你说呢?”

    子熏的心一动,嘴角轻扬,露出一丝羞涩的笑,“你说的对,全听你的。”

    白白嫩嫩的小脸染上一丝红晕,端的是诱人。

    却深深的刺痛了滕天阳的眼晴,“子熏,他跟你……”真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子熏干脆收下皇冠,钱都付了,当然不能吃亏。

    “滕天阳,非常感激你的厚爱,但我不想接受,我想滕氏也不适合我。”

    天阳的心神一震,“你要辞职?不要任性,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赫连昭霆拉她坐下来,拿起一块三明治,递到她面前,“吃。”

    他的气势很强,让人不由自由的想臣服。

    而子熏忙活了一天,晚饭没时间吃,早就饿的咕咕叫,下意识的接过来,咬了一口,真好吃。

    吃完一块抹嘴巴,她的神情一僵,慢慢抬头,大家果然用见鬼的眼神看着她。

    太自然,太暧昧,有木有?

    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她张了张嘴,硬是吐不出半个字。

    赫连昭霆旁若无人的端来一份水果沙拉,红红绿绿的水果让人看着就好有食欲。

    她犹豫了一下,能感受到众人投在她身上火辣辣的目光,咬了咬牙,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