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2章 虐死贱人没商量

    看到小皇冠,就想到深爱自己的父母,一颗心痛如刀绞。

    她多么渴望父母还活着,还陪在她身边,多么渴望这只是南柯一梦,醒来后,笑着对父母说,幸好你们还活着。

    台上的主持上开价一百万,大家纷纷投拍,争夺的很激烈。

    这小皇冠是温父搅尽脑汁亲自设计的,挑选的材料都是上佳的好东西,识货的人当然想拥有。

    价格一路飙升到二百万了,主持人很高兴的大叫,“还有人吗?二百万一次,二百万二次……”

    子熏呆呆的看着父母的遗物,感慨万千,她很想要这个小皇冠,是对父母的想念。

    但是,她悲哀的发现,她木有钱,买不起,唉。

    不对啊,有二亿,可是……

    一个清洌的声音响起,“五百万。”

    众人一愣,别人都是十万十万的拍,而他一跳就是五百万,有钱人啊。

    大家下意识的看向他身边的女子,送给美人的?

    滕天阳眼神一闪,表情非常的古怪。

    这是他拿出来的拍品,比谁都清楚此物的来历。

    主持人也没想到有人这么大手笔,“赫连大少出价五百万,还有谁要出价?”

    “一千万。”一个冰冷的声音猛的响起。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坐在很靠后的姜彩儿站起来,冲主持人挥了挥手。

    刚才闹的那一出,大家对她都不怎么感冒,离她远远的。

    滕天阳眼神一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有这么多钱吗?”

    看似普通的一句话,其实是撇清关系呢。

    姜彩儿的心口一痛,早知他是什么样的人,却痴心不改,不肯放弃这个男人。

    她等了这么多年,眼见就要成功了,怎么可能放弃?

    “你别管我,这是我的事。”

    这一次,她争定了,让所有人后悔小看了她。

    赫连昭霆嘴角勾了勾,似乎一切都尽在他掌握之中,“二千万。”

    姜彩儿不假思索的竞价,“五千万。”

    赫连昭霆毫不犹豫的开口,“一亿。”

    “二亿。”姜彩儿眼神亮的出奇,满脸通红,亢奋的不能自己。

    哈哈,这一次她赢定了!

    上次的羞辱,这次的难堪,她统统要讨回来。

    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想跟她撇清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子熏不禁冷笑,二亿,真凑巧。

    主持人高兴的面红耳赤,激动的声音发颤,“二亿一次,二亿二次,还有没有人再出价?大家一起来啊,真的没有吗?赫连大少,你说呢?”

    刚才争的厉害的赫连昭霆居然没有加价,微微摇头,表示放弃了。

    姜彩儿得意的笑脸僵住了,像被人打了几巴掌,神情僵滞,呆呆傻傻。

    主持人见状,一拍桌子,“二亿三次,成交。”

    姜彩儿的脑袋轰隆隆,炸飞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赫连昭霆表示的落落大方,颇有气度,“你赢了。”

    众人纷纷祝贺姜彩儿拍得心头好,却不知她的心在流血。

    姜彩儿没办法接受眼前的现状,“什么?你不争了?这可是温子熏的成年礼物,极具纪念价值,而且是她父亲的遗物,你不可能不争的。”

    正是笃定他为了哄美人一笑散尽千金,才这么张扬的参加竞拍。

    一方面,让赫连昭霆多出点血,给滕家挽回损失,这样一来,滕家人都不会再生她的气了。

    另一方面,她想出口恶气,扳回一局,同时让滕家父子看到她的本事和能耐,舍不得放弃她。

    她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不是世界的主宰。

    这下子怎么收场?她快要疯了!为什么不跟着她的计划走?

    赫连昭霆淡淡的看了子熏一眼,“她说,这只是死物,父母活在她心里,从来没离开过,不需要靠东西来纪念,你向来喜欢抢人东西,她懒的跟你争,你想要就拿去吧。”

    不屑之情溢于言表,态度鲜明。

    姜彩儿呆若木鸡,脑袋快炸开了,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有些聪明人听懂了,明白了,不禁暗自摇头。

    姜彩儿算计的挺好,一举数得的好事,但是,跟赫连昭霆斗,她还是太嫩了。

    人家才是帝王级的大师!

    有人忍不住酸言酸语,“恭喜姜彩儿小姐,你好有钱,花二亿买了个小皇冠,有钱人真幸福,太让人羡慕了。”

    姜彩儿抚着额头,风中凌乱了,这算是整人不成,反被恶整吗?

    她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这小皇冠也不值这个价!

    子熏看着这一幕,深感可笑,不可否认,姜彩儿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千万不要太自负。

    她不客气的落井下石,“滕家真有钱,一个普通经理短短几年都能赚上二亿,好牛逼。”

    姜彩儿的脸黑了,姜家人的脸铁青了,个个都不好看。

    主持人笑吟吟的东西送过来,服务态度别提有多好了。“姜彩儿小姐,这是小皇冠,你验收一下,没问题的话,请开张支票。”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姜彩儿的脸上,姜彩儿心慌意乱,急的不行,她连忙冲到滕天阳身边,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天阳。”

    滕天阳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居然想跟赫连大少斗,真没脑子,她的这点手段还不够人家看的。

    上次惨败的经历,还不能让她记住教训吗?

    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人?

    就会给他招祸!

    姜彩儿眼眶红红的,楚楚可怜,“拜托,帮帮我吧。”

    天阳不耐烦极了,“让我怎么帮?拿二亿出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今天已经大出血,他不想再来一次,真心伤不起。

    滕家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我……”姜彩儿脸色忽青忽白,她也知道不可能,但是,怎么收场?

    她眼中闪过一丝灵光,压低声音哀求,“不要了,可不可以?”

    滕天阳很烦她,以前觉得她靠谱,是他的得力干将,要不是家世不给力,娶她也未尝不可。

    但如今才发现,她抽风起来,智商低的可怜。

    人果然经不起比较!

    “可以,你自己当众宣布吧。”

    他的麻烦不少,有的头疼,哪有心思帮她收拾烂摊子。

    姜彩儿的身体一震,心酸不已,却还想坚持,“……我不能……偷偷的,不行吗?”

    她丢不起这个脸,这可是个大笑话,传出去将来还怎么在商场混?

    这些年下来,她在工作上的成绩有目共睹,公司上上下下人等,谁不夸她精明能干?

    她还在各种场合刷威望,刷公众的好感度,刷的那么辛苦,才有了些许名声,走到这一步,特别艰难,她不想毁于一旦。

    滕天阳也不想闹的太难堪,毕竟大家都知道,她是他的人,她闹出笑话,他也责无旁贷,一样会被笑。

    但是……“你闹的这么大,赫连大少会放过你吗?”

    争了这么半天,真当人家是吃素的?

    “我……”姜彩儿快哭了,“那你……能不能先借给我?”

    到时玩个花样,做的周密些,照样能脱身。

    滕天阳苦逼的要命,不管怎么选择都不对。“我哪来的这么多钱?”

    就不能多长脑子吗?光长年纪,不长智商的蠢货。

    姜彩儿僵立当场,好想晕过去逃避。

    但她身体好,关键时刻就是不晕,苦逼死了。

    两个人讨论了半天,台下的客人都不耐烦了,商量个屁啊,给钱。

    赫连昭霆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不会是没钱吧?”

    众人纷纷出声,“没钱争什么争?故意捣乱吧,这人品也太差劲了。”

    “就知道跟温大小姐抢东西,抢了人家的男人不算,还要抢她的小皇冠,不要脸。”

    女人不喜欢她卑鄙的品性,朋友的男人都要抢,太可恶了。

    男人们同样不喜欢她,心眼太多,又输不起,就知道抱大腿。

    “想想她的出身呗,本来就是那种低人一等的货色,没什么素质。”

    面对大家的指责,姜彩儿不禁急坏了,脑袋转的飞快,她还有几分急智,终于想到了一个借口,“不是的,我……是拍来送给子熏的,我知道她想要,毕竟是父母的遗物。”

    她转的很硬,但这是她唯一想到的办法,了解她的人都不信,不认识她的人表示鄙视。

    这种鬼话更骗不到子熏,“你送给我?不好意思,你就算摘下星星送我,我也不接受,你不是第一次害我了,别装的这么虚伪,行吗?做人坦荡荡,有话就直说,有屁就放,别老玩心眼,你这几年老的太快,皱纹都出来了,用脑过度的结果吧。”

    姜彩儿下意识的捂脸,含着热泪委委屈屈的哭诉,“我是一片好意,你怎么能羞辱?我只是想弥补过去的错,重新做朋友,这也不行吗?”

    她说的很可怜,但做的事情太不靠谱,没人同情她。

    谁会跟抢了自己男人的小三做朋友呢?除非脑子进水了!

    贱人喜欢当小白花,并不能强迫别人配合啊!

    赫连昭霆嫌恶的皱了皱眉头,“子熏,跟贱人不能当朋友。”

    众人轰堂大笑,当众骂贱人,好爽!

    对某些自以为的女人,就得这么狠!

    姜彩儿的脸色刷的红透了,又羞又气。

    “这是我跟她的事,赫连大少,你还是不要插手。”

    赫连昭霆冰冷的目光扫过来,“怎么?你也敢管我?”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