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1章 这是敲诈

    滕太太再也忍不住了,“温子熏,你太贪心了。”

    滕月明也非常的生气,“有没有搞错?这是敲诈。”

    温子熏轻轻叹了口气,“赫连大少,真的不用了,我再穷也不需要别人施舍,能靠双手养活自己。”

    赫连昭霆嘴角勾了勾,没有强迫她。

    “不是施舍,是对冒犯你尊严的惩罚,如果你不要,那就用我的方式解决。”

    他不再罗嗦,也没有多看其他人一眼,拉着子熏就走。

    滕家诚狠狠瞪了妻女一眼,蠢货,说话也注意一下场合。

    他冲儿子使了眼色,滕天阳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他知道这个男人是存心跟他们过不去。

    “那就五千万,你觉得呢?”

    赫连昭霆头也不回,“五千万?你上次在拍卖会随手扔钱,一开口就是几亿起跳,漫不在乎的挥霍,根本不把钱当回事……”

    滕氏的股东们闻之色变,为了这件事,他们已经闹过一场,对滕家公子的不满到了极点。

    野心勃勃征战海外,结果惨败,败走海外,把他们都气坏了。

    滕天阳见他们不对劲,不禁急了,“一亿。”

    赫连昭霆像是没听到,拉着她走的飞快。

    眼见就要走到门口,滕家诚闭了闭眼,狠狠喊道,“二亿。”

    有如割他的肉,疼死他了。

    但是,这种群狼环侍的境况,他没得选择!

    在场的人都是他的商场竞争对手,稍不注意,就会被撕的粉碎。

    这是他的心理底线,如果不行,那就……拼个你死我活吧。

    别人还没说话,滕太太第一个跳脚。“不行,我不同意。”

    但她在家里的地位不高,干预不了公司的决策权。

    滕天阳也很肉疼,但两害权衡取其害,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要是赫连集团存心跟滕氏过不去,后果不堪设想。

    众狼环侍,要是几家联手围攻,再加上赫连家一起出手,滕氏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招架不住。

    天阳面色微变,“妈咪,你不要说话,赫连大少,你觉得呢?”

    赫连昭霆皱了皱眉头,很嫌弃的模样,却没有再为难他们,“凑和吧,就这样。”

    滕太太恶狠狠的瞪着子熏,脸色狰狞的可怕。

    子熏的身体一抖,浓浓的惧意全写在脸上,“我不要,我害怕,你们不要来害我。”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窃窃私语声响起。

    滕家的人这么狠?为了这点钱要杀人?不至于吧?

    看这架式,滕家或许有见不得人的隐私。

    想想也对,滕太太这张臭脸看着就是杀人灭口的脸。

    滕家父子如被雷劈中了,浑身焦麻,全身的血液直冲脑门。

    就算他们真有这个念头,被她这么一说,哪里还敢乱来?

    滕家诚忽然发现,似乎看走了眼。

    这个女人没有他想像中的单纯天真。

    赫连昭霆眼中多了一丝怜惜。“行,不要就不要,我尊重你的选择。”

    他轻易的放弃了,一点都没犹豫,根本没将这点钱放在眼里。

    滕家父子面面相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安。

    偏偏滕太太还自以为计,很英明的毁碎了野心家的敲诈计划。

    她还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是我们家小气,是她不要的。”

    赫连昭霆将众人的反应全看在眼里,“温子熏,你还记得我整垮一家公司需要多久吗?”

    子熏居然听懂了他的意思,淡淡一笑,“小型的公司,一夜就行。中型的话,一周左右,大型的话……一个月也够了。”

    赫连昭霆舒了口气,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太爽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记性不错,出去吃饭吧。”

    他理气当然的语气,丝毫不将她当成外人看。

    子熏的脸颊一烫,没出息的红了脸,“呃?我还有点事。”

    不想跟他走的太近,只要一看到他,这颗心就乱跳,她怕有一天得了心脏病。

    换了个人知趣的不再追问,但赫连昭直接问到底,“什么事?”

    子熏的脑袋一片空白,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支支吾吾,“这个……那个……”

    两根修长的手指伸过来,捏住她的下巴,徐徐抬起,一张俊美的容颜映入眼帘,“看着我说话。”

    子熏被迫看着那双莹光闪耀的黑眸,越发的紧张,咽了咽口水,“我……”

    滕天阳微微蹙眉,忍不住打断道,“赫连大少,我们滕氏很乐意付这两忆,给我一个账号,我到时打进去。”

    赫连昭霆挑了挑眉,随口报出一长串数字。

    子熏开始没反应,但越听越觉得这数字有点熟悉,最后面四位数跟她的银行账号一模一样……

    她愣了一下,连忙翻出手机支付宝,终于发现他报的就是她的账号。

    问题是,他怎么知道的?

    短短几分钟,钱就打入温子熏的账号,在场的人跟做梦似的,脑袋晕乎乎的。

    身为当事人的子熏也很震惊,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么快就弄到2亿了?

    滕家人心痛万分,吐血的心都有了,只有一个赫连昭霆表示很满意。

    姜彩儿妒火攻心,酸溜溜的开口。“温子熏,你虽然很傻很天真,但勾引男人的本事越来越高明了。”

    她跟了滕天阳这么多年,还没弄到一千万呢。

    子熏轻轻挥开赫连昭霆的手,云淡凤轻的顶回去,“你羡慕啊?这也是一种天赋,学不来的。”

    姜彩儿差点气晕过去,死丫头,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

    赫连昭霆清冷的声音响起,“宴会还继续吗?”

    滕家诚既肉疼花出去这么多钱,但又觉得值,花钱买平安呗。

    就当是刷好感度,只要跟赫连家套上关系,还怕赚不到钱吗?

    “当然当然,您请。”

    他将赫连昭霆请到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热情款待,拼命拉关系。

    赫连昭霆虽然冷淡,但好歹回上几句话,让滕家诚安心了许多。

    子熏的手一直被他牵着,挣扎了半天都没用,气恼不已,却不好当作发作,使劲拿白眼瞪他。

    赫连昭霆仿若无人,将她按到身边的位置,“坐在这里。”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拉拉扯扯,温子熏小脸涨的通红,尴尬的不行。

    “别闹,这不是我坐的地方。”

    赫连昭霆冷傲至极,“我说行就行。”

    一如既往的强势,一点都没变。

    “可是……”子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哪好意思啊。

    拜托,她是个女人,脸皮很薄的。

    赫连昭霆压低声音,在她耳边低语,“不想问一声,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想知道你儿子的近况?”

    两人挨的极近,看在别人眼里,有如耳鬓厮磨,亲昵而又自然。

    台上支持人说个不停,台下众人的视线都盯着那对交头结耳的男女。

    子熏的身体一震,脸色变了变,“难道是宝宝跟你说的?不可能啊,他答应过我的。”

    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最清楚,小家伙的嘴巴很紧,也分得清轻重。

    无论何时,小家伙都会站在她这边的,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赫连昭霆有些感慨,“你儿子比你想像中还要聪明,我真怀疑,以你的智商怎么生得出这么聪明绝顶的孩子?”

    他查到她的下落后,只问了小家伙一句话,来不来?

    小家伙什么都不问,直接就一个字,来!

    事关自己的儿子,子熏很是郑重,“你不吐槽,会死吗?老实交待,你来干吗?”

    他不爱应酬,也不爱出席这种场合,通常都是让手下去办的。

    赫连昭霆嘴角微勾,“你猜。”

    无聊,子熏翻了个白眼,却懒的再跟他争辩,“宝宝过的还好吗?没被人欺负吧?”

    虽知儿子聪明绝顶,但一个做母亲的,总会担心。

    赫连昭霆想起那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嘴角扯了扯。

    “他跟我一起来了。”

    子熏心神大震,脸色变了变,“什么?你说什么?你怎么能把宝宝带出学校?校方怎么会答应你的?”

    太惊讶了,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赫连昭霆看着台上的表演,默不作声。

    子熏心急如焚,猛的推了他一把,“说啊,为什么不说话?”

    众人看的倒抽一口冷气,好大的胆子。

    赫连昭霆低头扫了她一眼,“想见儿子就不要罗嗦,好吵。”

    “哼。”子熏终于想起此时身处的环境。

    主持上很卖力,将慈善拍卖会办的很热闹,气氛很热烈。

    拍卖品五花八门,都是善心人士捐赠品,有品牌包包、珠宝首饰、限量版的鞋子,明星用过的私人用品等什么都有。

    宾客们踊跃参加,高潮一波接着一波,精彩纷呈,纷纷慷慨解囊。

    赫连昭霆没有参与的兴趣,这些东西他都看不上眼。

    子熏默默的看着台上,心情非常的复杂。

    忽然她一怔,“咦?”

    主持人手中拿着一个镶满钻石的小皇冠,一颗硕大的红宝石镶在中间,巧夺天工,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赫连昭霆打量了几眼,几年前的款式,钻石挺完美,应该能值一百万左右。

    “这小皇冠有什么问题?”

    子熏眼眼泛红,脑海里浮起无数个片段,“这是我爹地送给我的十八岁成年礼,没想到落到他们手里。”

    她是家中的独女,父母宠她爱她,将她视若珍宝,将世间的好东西都放到她面前。

    她离开的时候,家中的财物都被银行清存,贴了白条。

    她以为此生都不会看到这个小皇冠,忽然出现在眼前,她的情绪很是激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