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40章 气势凌人

    滕太太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气又恼,“老公,我不是。”

    “你少说一句吧。”滕家诚冲她使了个眼色,她不得不忍了下来。

    子熏看在眼里,全记在心里。

    “哦,怪不得呢,那就是说,更年期的女人杀人放火都是合法的?”

    都撕破脸皮了,再装温柔软弱,没有了意义。

    滕家诚眼中闪过一丝阴影,却笑的越发亲切和善,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不开心的事。

    “子熏,你不要生气,我代她向你道歉,她是你的长辈,多包容一下吧。”

    他的脸皮之厚超出了子熏的想像力,怪不得说,人不要脸无敌呢。

    子熏清清冷冷,拒他们于千里之外,“我高攀不上,千万不要这么说,免得被误会想攀龙附凤。”

    滕家诚有些意外,记忆中那个温柔的女孩子,怎么变的这么不可爱?

    他只知道去怪别人,认为别人不对,却从来不觉得是自身的错。

    滕天阳不得不站出来求情,“子熏,念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不要再闹了,见好就收吧。”

    就算求情,他也端着架子,骄傲的不可一世。

    一句不要再闹了,将责任都推给子熏,这也是滕家人的拿手好戏,也是传统之一。

    子熏怒极反笑了,“原来是我挑事,是我大闹,错的是我这种小平民,你们是永远不会错的高贵人士。”

    她第一步走错了,所幸还来得及修正。

    但是,她并非全然失败了,复仇的种子已经洒下去,只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生根发芽。

    滕天阳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不懂事?“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解释,大家都没有恶意。”

    子熏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没有恶意?笑死人了,当她是白痴吗?

    不错,他们是顾忌赫连昭霆,才不得不开口道歉,但他们的内心并不认为有什么错。

    这种人做了再丑恶的坏事,也觉得是别人欠他们的,只有将他们打败,将他们打进尘埃,才会明白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些人跪倒在父母的墓碑前忏悔,接受应尽的惩罚。

    赫连昭霆微冷的目光落在方慧身上,“这个女人故意砸了你的酒杯?还让你下跪?”

    方慧莫名的感到害怕,强压住那份不安,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你误会了,我没有。”

    子熏眼神一闪,自怨自艾,“谁让人家会投胎呢。”

    赫连昭霆冲她微微一笑,“不用羡慕别人,你也可以的。”

    子熏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赫连昭霆面色冰冷,居高临下的看着索索发抖的女人,尊贵如帝王,“你是下跪求饶?还是想让我收购你家的公司?自己选择吧。”

    方家人的脸色刷的全白了,惊怒交加,但更多的气愤,欺人太甚。

    方慧很害怕,但死都不肯认错,“我死都不会下跪的。”

    方氏也不是三流小企业,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她才不信凭他一已之力能动摇方家的根本。

    赫连昭霆从容淡定,“你选择了第二顶,很好,我会成全你的,一周内整垮方氏。”

    他的语气很凉薄,轻描淡写,却让众人打了个冷战,如置身在冰窟中。

    好可怕的人,压倒全场的气势真心扛不住。

    方慧四肢发冷,却不肯示弱,“你敢?你没有这个能耐。”

    赫连昭霆冷冷看了她一眼,当着所有人的面拨出一个电话,“杰生,给我收购方氏,一周之内搞定。”

    他的嚣张,他的跋扈,他的冷漠,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倨傲,都让人胆寒。

    子熏呆呆的看着他冰冷的表情,一颗心又怦怦乱跳起来,熟悉又陌生的情潮蜂拥而上,迅速蔓延到全身。

    赫连昭霆转过视线,嘴角微勾,划过一丝冰冷的嘲讽。

    “至于滕太太……”

    滕家诚后背一凉,赫连集团神秘莫测,旗下有一个专门负责公司并购的部门,由一个金融鳄鱼之称的男人负责,那才是大杀器,一旦祭出,神鬼皆纷纷逃窜。

    十五年前,金融鳄鱼斥资七亿美元收购一家木材企业,一战成名,将其肢解后转手倒卖一部分,赚取中间的差额利润,而优秀一部分留下来重组,一次就能赚上几亿,攻守两不误。

    只要出手,无往不利,没有一次失手的。

    只要被他盯上的企业,都吓的魂飞魄散,闻风丧胆。

    而这一次要轮到滕氏了吗?

    滕家诚后背一凉,不行,几代人的心血不能毁在他手上。

    “子熏,你快说句话啊。”

    子熏知道他害怕什么,反而淡淡的笑了,“让我说什么?赫连大少的决定,没人能改变,别把我看的太重要,我有自知之明。”

    将刚才滕太太说的话全数还给滕家人,这一巴掌打的啪啪响,让对方难堪极了。

    滕太太怒气蹭蹭蹭的往上冒,刚想骂人,却被老公冰冷的视线瞪回去。

    滕家诚深知赫连家的人不好惹,心里很是不安。

    “赫连大少,不如这样吧,我拿钱补偿给她,只要她说一声,多少都行。”

    只要拿钱能解决的,都不算什么事。

    子熏一眼看穿他的心思,仰起小脸,冷傲不已,表示的极为不屑。

    “钱能弥补受伤的自尊心吗?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

    滕家诚头皮一阵发麻,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难缠?

    滕天阳对子熏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她心里有气,不让她发泄出来,才是最可怕的。

    他眼珠一转,软语相哄,“子熏,我妈咪是受人利用,不是故意想伤害你,她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了,你就放她一马吧。”

    “老糊涂了?”子熏露出惊讶之色,“被谁利用?”

    滕太太气的眼前发黑,差点喷血,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但老公和儿子的神情出奇的凝重,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她也不敢作声了。

    滕天阳沉默了两秒,“是姜彩儿。”

    所有人都震住了,姜彩儿不是他的人吗?怎么这么说她?

    这是要撕逼的节奏吗?

    姜彩儿如被人揍了两拳,神情精彩绝伦,忽青忽白,“滕天阳,你说什么?”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心爱的男人所说的话吗?

    跟了他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要将她推出去当替罪羊?他好残忍!

    滕天阳很生气的样子,“她一直嫉妒你比她善良温柔,比她懂事乖巧,比她长的漂亮,样样比她出色,她就想心里不平衡,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全是她的错。”

    他一边说一边冲父母使眼色,这一回滕太太总算是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对对,是姜彩儿跟我说,你这次回来心怀不轨,想要报复,我才有些担心。”

    姜彩儿的一颗痴心被砸的粉碎,痛彻心肺。

    一个是她最心爱的男人,付出了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把一切都献给了他。

    一个是六年如一日讨好的女人,但凡是生病住院,都是她陪护的,她还没有嫁进滕家,但已经尽滕家儿媳妇的本分。

    她自问样样都做的很好,无可挑剔,为什么他们还要背叛她?伤害她?

    她受了极大的刺激,身体摇摇欲坠,在风中凌乱。

    子熏的眼泪欲掉不掉的,含在眼里,特别委屈,“你们把我太当回事了,我一无所有,一无权势,二无财富,穷的叮噹响,哪里敢跟滕家作对?就算滕家对不起我,我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不敢?这分明是要闹到底的节奏。

    滕太太和滕月明不约而同的冷哼一声,“哼。”

    滕家诚皱了皱眉头,强撑着一张笑脸,“这样吧,我们愿意拿钱做补偿,当然这无法抚平你受到的伤害,但这是我们的诚意,请你接受,看在两家世交的情份上吧。”

    不说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子熏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害的别人家破人亡,居然还摆出情谊比海深的架式,这是恶心人啊。

    她气的胸口疼,都说不出话来。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亮,“你们的运气真好,遇到像子熏这么好的女人,便宜你们。也罢,做补偿吧。”

    滕家诚要的就是他的这个态度,闻言暗暗松了口气。

    他不是想跟温子熏和解,温子熏在他眼里,轻微如蝼蚁,不值得重视。

    但是,她身后的这个男人,才是关键。

    子熏不假思索,一口拒绝,“我不要。”

    用钱买断恩怨?想都别想,她的父母不会白死的。

    赫连昭霆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收下钱,他们才会安心,否则会寝食难安的,你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子熏的心一动,大好事?

    滕天阳见状,连忙抢先开口。“好好,没问题,一百万,你觉得如何?”

    子熏的表情冷淡至极,一声不吭。

    赫连昭霆将她拉到身后,“你妈咪的人品只值一百万?你们滕家的声誉就值这点破钱?”

    他嫌弃的语气,让其他人不禁失笑。

    一百万对别人来说,是很大的一笔巨款,但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这点钱确实太少了,打发叫花子呢。

    天阳尴尬万分,少了吗?“呃?那一千万?”

    滕太太勃然大怒,“天阳你疯了?她哪里值一千万?”

    赫连昭霆冷冷的看向她,“笑话,她缺这一千万吗?”

    滕家人倒抽一口冷气,一千万还嫌少?好大的胃口!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