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39章 赫连昭霆救美

    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门口,面如冠玉,眼神深隧,棱角分明,笔挺的定制手工西服穿在挺拔修长的身上,昂然的气势,让人眼前一亮。

    现场一阵骚动,这是谁?气场好强大,五官俊美如神邸,但大家都没见过他,很陌生的脸。

    滕天阳脸色变了变,是他?

    滕太太眼中全是熊熊燃烧的怒焰,冷冷的喝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外人不要插手。”

    今晚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也救不了温子熏。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从容不迫的走过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前员工,温子熏,放下玻璃碎片。”

    子熏一见到他,一颗惶惶不安的心踏实了,“你怎么来了?”

    她光说话,却没有放下碎片,靠人不如靠已。

    赫连昭霆伸出修长的右手,掌心朝上,淡淡的道,“给我。”

    他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人无法忽视。

    子熏微微蹙眉,犹豫了一下,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赫连昭霆接过来看了一眼,眼神沉深无比,让人猜不出他的心思。

    他随手往地上一扔,淡淡的看向子熏。“你现在后悔了吧。”

    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不打,这么绝情的女人,他居然……放不下。

    这话没头没尾,众人听的一头雾水,但子熏听懂了,“是,很后悔,明知道会是这样,还傻乎乎的送上门被人羞辱。”

    赫连昭霆轻拍她的脑袋,却隐隐有一丝怜惜,“笨。”

    两人之间的气氛亲密又透着一丝暧昧,众人越发看不懂了。

    滕太太心里窝火,很不待见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家伙,“这位先生,你恐怕没有资格管这事。”

    赫连昭霆清冷的目光扫过来,“她杀人放火了?坐奸犯科了?触犯法律了?那就送她去警察局。”

    滕太太恼羞成怒,蛮不讲理的喝斥,“住口,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被她骗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值得你袒护。”

    都做到这一步了,不彻底将温子熏打趴下,恐怕后患无穷,她也没脸见别人。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滕家的人素质太差,不配跟我谈合作事宜,子熏,跟我走。”

    他一把拽住子熏的手,往外走去,他的气场极为强大,一投手一举足都强势不已。

    他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风仪,刻在骨子里的尊贵。

    滕太太老脸涨的通红,感觉丢了脸面,“不许走。”

    但没人听她的,当她是耳边风,很是肆无忌惮。

    见妻子当众被人削了脸面,滕家诚当仁不认的站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见多识广,旁观了一会儿就发现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家世不一般,气势之强,是他生平仅见。

    滕天阳也很想知道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一出手就逼的他损失了十几亿的人,岂是泛泛之辈?

    偏偏怎么也查也查不出,可见背景有多深厚了。

    男子微凉的声音响起,“赫连昭霆。”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惊呆了。

    赫连家是出了名的国际财阀,旗下产业无数,没人能清楚的估算出他们的身价。

    赫连家名声赫赫,只要一提赫连家,几乎所有人都露出羡慕嫉妒的表情。

    而赫连家的根据地在国外,鲜少在国内活动,这也是大家没见过赫连家族成员的真正原因。

    赫连家像个最神秘的存在,历时百年,盛极而不衰,自有他们过人的处事之道。

    滕天阳脸色大变,惊疑不定,这些年子熏一直跟他在一起?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滕家诚的反应极快,满脸堆笑,“啊,你是赫连家的少爷,误会,一场误会,我老婆性子比较躁,见不得鬼鬼祟祟的行为。”

    他习惯性的将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撇的干干净净。

    要是换了个人,顺水推舟,将事情掩过去不提了。

    但赫连昭霆不是普通人,冷冷的追问,“什么行为?”

    他很不高兴,也不介意让所有人知道。

    他这么不给面子,让滕家诚脸色大变,“呃?”

    他这是要揪着不放?为温子熏出头?

    赫连昭霆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这一生只有别人看他脸色行事,从来没看过别人脸色。

    这一回也不会,“说不出来?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们让我很失望。”

    这么多人齐齐逼迫一个弱女子,这样的行为太过恶心,让他不屑一顾。

    滕家父子相视一眼,神情都有些复杂,还没有等他们想出对策,其他人涌了上来,热情的打招呼,“赫连大少,我是罗氏的总裁罗敬文,很高兴认识你。”

    “赫连大少,我是江家的长子江山,你初来这里,我毛遂自荐做一回东道主,陪你逛逛s市。”

    “我也很乐意。”

    “我也是,能见到你太荣幸了。”

    这些全是实权派,各大公司的掌舵者,此时围在赫连昭霆身边热情的寒暄,恨不得贴上去。

    赫连集团在国际上的声誉,不是他们这些土鳖能比的。

    只要攀上赫连集团的人,还怕打不开国际市场吗?

    赫连昭霆应对自如,一派大家风范,“谢谢,不过我有向导了,温子熏,你说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温子熏脸上,刚才最悲惨的小可怜,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

    人生的际遇,神秘莫测,永远也猜不透。

    子熏呆了呆,心中似酸又甜,当众给她撑腰吗?“好,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

    孤寂了这么多年,习惯了靠自己打拼,忽然有个这么出色的男人护着她,救她于危难,让她重拾尊严,一颗心软如春水。

    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就无比的安心。

    很诡异的感觉,他们没认识多久,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交情,甚至他冷言冷语的对待,偶尔还会毒舌,但就是这么一个人,让她备感安全!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有些人认识多年,依旧不能交心,而有些人一见面就像认识了好久。

    滕太太的眉头紧锁,脸色糟糕。“你们是什么交情?关系很好吗?”

    滕月明各种羡慕嫉妒恨,“真的只是老板和雇主的关系吗?”

    她的语气酸溜溜的,像打翻了醋酝子。

    温子熏的运气太好了,动不动就能遇上一个有钱的土壕。

    赫连昭霆的目光落在子熏雪白的小脸,“我和她私交不错。”

    很简短的一句话,却留下了无尽的遐想,让滕家的人脸色更难看了。

    子熏的小脸刷的红透了,太暧昧了,有木有?

    “赫连昭霆。”

    其他人纷纷变了态度,狂夸温子熏,全然忘了刚才坐视不管的冷漠。

    人天生就是趋炎附势,踩低捧高。

    “原来如此,两位郎才女貌,太般配了。”

    “我也这么觉得。”

    面对众人的吹捧,赫连昭霆脸不红心不跳,“谢谢。”

    子熏呆呆的看着他,有些接受不能,“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话?”

    赫连昭霆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你说呢?”

    阴恻恻的语气,有种被捏死的错觉。

    温子熏打了个冷战,不敢再多说了,擦,她好像听出他有怨气,冲她而来吗?

    一定是错觉!

    “到时邀请两位赴宴,请不要推辞哦。”

    “我们都很有诚意的。”

    众人抢着说话,务必要刷爆存在感,谁抢得先机,就等于胜利了一大半。

    滕家诚被挤到一边,暗叫不好,不能被别人比下去。“诸位,赫连大少是我们滕家请来的贵宾……”

    赫连家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现身,这么好的机会,放过的才是真正的傻子。

    江山立马抓住机会,冷嘲热讽,“什么贵宾?你们欺负赫连大少的朋友,人家只是一个弱女子,你们怎么能这样?”

    “就是,太不要脸了,还让人下跪?你以为自己是女皇啊。”

    “太不讲理,太霸道了,没办法愉快的一起玩耍。”

    众人不遗余力的落井下石,也是蛮拼的。

    商场只有利益之争,哪有真正的朋友?有奶就是娘!

    “有道理。”

    “温小姐太可怜了,这么温柔善良的人被欺负成这样,想想就替她感到难受。”

    “人善被人欺。”

    滕家人快要气晕过去,滕家父子脸色忽青忽白,屡次想张嘴解释,却碍于身份,张不了这个口。

    当众低头,还要不要见人了?

    滕太太是个妇道人家,不用顾忌那么多,急急的叫道,“温子熏,你来跟大家说,是你故意挑事,是你有错在先,快把事情澄清了。”

    她到了此时,还不肯放过子熏,恨不得将她人道毁灭了。

    大家不禁摇头,这都什么人呀?

    子熏轻轻叹了口气,面露委屈之色,“人家是高贵的千金小姐,故意将杯子跌碎,是我的错,你是优雅的名门贵妇,你说打我就打,让我下跪就跪,你是全宇宙的主宰,我一个弱女子哪敢说什么,当然是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滕太太气的七窍生烟,死丫头,当众打她的脸,好贱。“你……”

    她习惯了养尊处优,颐指气使的态度,自己高不可攀,别人都是烂泥。

    滕家诚连忙打断她的话,“子熏,我太太进入更年期,性子有些暴躁,你就多体谅一下。”

    他一改上次的冷酷无情,笑容满面,一副世交长辈的语气。

    不愧是商界的老狐狸,变脸玩的炉火纯青。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