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38章 绝不低头

    方慧过去跟她吵过无次架,如今遇到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肯放过羞辱她。

    “我今晚一杯还没喝,温子熏,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种场合?真是笑死人了,你以为这是哪里?是你勾引男人的地方?想都别想,像你这种货色,没一个男人看得上,对了,白玩的话或许有人要。”

    子熏的小脸一白,咬了咬牙齿。“总比某些倒贴都不要的货色强。”

    都是一起长大的,谁不了解对方呢。

    那些争吵,那些纠纷,全是因为一个男人而起。

    方慧没想到她沦落到这种地步,居然还敢顶嘴!

    她怒从心起,“温子熏,你居然敢这么说我?你好大的胆子,如今的你不是温家的大小姐,不是我们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她情蔻初开时,喜欢上了滕天阳,他是上流社会最耀眼的存在。

    但是,他喜欢的人居然是温家那个软趴趴的女儿,完全漠视她的感受,这对年少时的她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随后的堕落跟他脱不了关系!

    她不恨滕天阳,却对温子熏恨之入骨。

    子熏惊奇的反问,“这年头连说句实话都不行吗?你这么喜欢坐号入座,别人也没办法,不是吗?”

    方慧呆了呆,时隔多年,她的嘴皮子居然溜了。

    “温子熏,滚出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姜彩儿美目闪过一丝冷光,笑吟吟的道,“阿慧啊,你真傻,她只是公司的一个小员工,不是参加宴会的宾客,你没看见她穿的员工制服吗?”

    她话里的不屑和鄙视,大家都听懂了。

    方慧眼晴一亮,“咦,真的啊,温子熏,给我倒杯酒。”

    她故意羞辱温子熏,众人正嫌无聊呢,个个睁大眼睛看好戏。

    不远处的滕氏父子相视一眼,都没有动作。

    众人见状,越发来了兴致。

    子熏抿了抿嘴,默不作声的转身,拿来一杯鸡尾酒。“请。”

    她不卑不亢,不焦不躁,丝毫找不到半点谦卑和难堪。

    不管别人怎么折辱她,她都无动于衷,淡然自若,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雍容的气度。

    她比在场的人更像一个高贵典雅的千金小姐,良好的教养早就化为身体的一部分。

    别人被她一衬,显得很村很土,尤其是方慧,像是个撒泼的泼妇。

    方慧恶念从心起,故意没接住酒杯,“啪。”

    酒杯碎成无数片,酒水飞溅到方慧和姜彩儿的裙摆上。

    方慧勃然大怒,指着子熏的鼻子大骂,“你什么意思?居然当众砸酒杯,给我脸色看?你也太嚣张了。”

    子熏一双黑眸清清冷冷,不哭不闹,也不喊屈,仿佛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就这么站着。却莫名的让人感到心疼。

    姜彩儿暗暗高兴,她自己不能出面,但可以借力打力,借别人的手除掉温子熏啊。

    她真是太聪明了!

    事情闹的有些不堪,身为晚宴的主人,滕太太一摇三摆的走过来,笑吟吟的打招呼,“方小姐。”

    方慧眼眶一红,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滕太太,我不是想闹事,让大家不开心,是她不守规矩,百般的折辱我,完全不把我们方家放在眼里,这是滕太太的意思吗?”

    她委屈的快哭了,好像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滕太太的目光落在温子熏脸上,这是六年后第一次见到她,她还是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就算被打入凡尘,她依旧是那个干净纯粹的明媚少女。

    她眼中闪过一丝厌烦,“怎么会?我都不知道公司里有这么一个人,温子熏,给方小姐跪下来,向她道歉。”

    众人怔了怔,神情各异,太劲爆了,向来慈眉善目的滕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但是,没有人同情温子熏,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破产的大小姐是那么得不足道。

    没有钱,没有势,注定要被吞食殆尽。

    方慧得意洋洋,兴奋的满面通红,她盼这一天盼了好久好久,做梦都梦见温家高不可攀的公主跪倒在她脚下,向她求饶。

    温子熏脸上浮起淡淡的悲哀,后背挺的直直的,倔强而又不屈,“开除我吧。”

    温家虽然破败了,但身为温家的女儿,风骨不能丢。

    就算她一再的告诫自己,忍一时之辱,换他日的致命一击,但她实在做不到。

    当众被折辱,不仅是打她的脸,也是打温家的脸。

    就算温家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不允许温家的尊严受损。

    滕太太一脸的嫌恶,“就算辞退你,你也必须跪下来道歉,没得选择。”

    其他人兴奋的尖叫,“道歉,道歉。”

    “快跪啊。”

    面对全场的攻击和恶意的指责,温子熏不但不哭,反而仰起高高的脑袋,骄傲的不可一世,仿佛她依旧是那个众星捧月的小公主。

    她绝不屈服!

    灯光打在她柔美的脸上,如蒙上一圈光芒,如稀世明珠般璀璨夺目。

    滕天阳看着骄傲如斯的女子,心神一阵恍惚。

    从来不知道温顺甜美的女孩子,居然有这么倔强的一面,出乎他的意料。

    他的视线和温子熏的视线在空中交会,他心里一阵慌乱,视线急急的转开,居然不敢对视。

    子熏嘲讽的一笑,这就是所谓的真心!一文不值!

    所幸她早就看透了这个男人!

    滕太太被她脸上的笑彻底惹毛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毁了她!

    “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人要有自知之明,来人,押她跪下去。”

    她杀气腾腾,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保安们都惊呆了,这是不是太过了?

    这种场合,这么多人看着,稍微注意一点形象吧。

    子熏不但不怕,反而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好一个慈悲的滕太太,好一个只做好事的慈善企业,欺世盗名,猪狗不如。”

    越是绝境,她越是不肯屈服,迸发出烈焰般的勇气。

    士可杀不可辱!

    众人呆呆的看着她,再也没有了那份看戏的心境,她身上的那份悲愤和绝望,让许多人心生悲凉。

    她要是就此下跪,许多人会当成一场笑话,看不起她。

    但她宁死不屈,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模样,深深的打动了许多人的心,留下了无可磨灭的印象。

    在场的许多人都是利益至上,一切向钱看,但内心深处,未必没有一块真善美的净土。

    只是平时藏的很深,连自己都以为没有了,但看着这悲怆的一幕,唤起了那份情怀。

    此时在他们眼里,这不再是温家的败家不孝女,而是一个傲骨诤诤真实鲜活的人。

    有着坚持,有着尊严的人,虽然很傻很天真,但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特别纯粹的性情中人。

    这是许多人早就消亡的品质,但在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上迸发出来,让人眼前一亮,也让人向往,当然也有更想毁灭的。

    滕太太恼羞成怒,趾高气扬的下令,“快过来按住她。”

    她就不信这个邪,温子熏的命运在六年前早就注定了!

    打落凡尘,尝尽人间的辛酸,受尽屈辱,悲惨的死去!

    子熏忽然弯下身体,眨眼之间,她手上多出两块玻璃碎片,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

    “谁敢上来?我不介意扎进谁的心口。”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的骄傲无可复加。

    她摆出同归于尽的架式,雪白的小脸散发着视死如归的气息,冰冷而又绝望。

    如一团烈火焚烧世间的丑恶,容颜明艳无双。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全都惊呆了。

    太过份了,怎么能将一个女孩子逼成这样?

    这不是逼人去死吗?

    到底什么仇什么冤?

    保安们停下脚步,面面相视,愁眉苦脸。

    这只是一份工作,犯不上以命相博啊,而且是助纣为虐!

    是的,几乎所有人的心都一面倒了,都倒向了温子熏这一边。

    柔弱的女子快被逼死了,她奋起反抗,有什么错?

    滕家欺人太甚,怎么能将她往死路上逼?

    就算当年她做了对不起滕大少的事情,但她已经受到了惩罚,滕家已经得到了最大的补偿,温家大部分的产业最终归了滕家,还想怎么样?

    不对不对,这么不依不饶,非要逼死人,不合常理啊。

    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当年的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温大小姐这么烈的性子,怎么可能跟人通奸呢?

    大家越想越不对劲,各种脑补中,脑洞开的很大,各种阴谋诡计都脑补出来了。

    滕天阳的目光又转了过来,呆呆的看了两秒,忽然走了过来,“妈咪,你这是干吗?”

    滕太太的脸色变了变,蛮横至极,“这事你不要插手,身为公司总裁夫人,我有这个资格。”

    子熏面色冰冷至极,如腊月的冰天雪地,字字铿锵有力。

    “我想问一下滕太太,哪条法律规定,道歉要下跪?还是强迫下跪?你的职业不是法官,又有什么资格给人定罪?滕家再有权有势,也不能如此凌侮我,我就算是死,也绝不向恶势力低头,对了,滕太太,我看你是品德有问题,脑子也有毛病。”

    滕太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向子熏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滕天阳的心一惊,连忙喝止。“子熏,不要再说了。”

    她是不是疯了?明知道会激怒对方,还要说!

    只是……他们真的把她逼到绝路了吗?

    他越是维护子熏,滕太太心中的恨意越深,这儿子真是昏头了,一定要让他清醒过来。

    温子熏这个妖女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放肆,我今天还管定了,保安,给我打她十巴掌,再拖她下跪。”

    保安苦逼的要命,你推推我,我推推你,就是没一个人上前。

    滕天阳又气又恼,“妈咪。”

    滕月明抿了抿嘴,狠狠瞪着温子熏,“哥哥,你要为了一个女人顶撞疼爱你的妈咪吗?妈咪会难过的。”

    天阳看着绝决的女子,心乱如麻,“可是她……”

    月明委屈的叫道,“一个背叛你的女人比生你养你的妈咪还重要吗?”

    滕天阳沉默了,神情复杂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给我打,一起上。”滕太太冷哼一声,满脸戾气,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

    温子熏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握紧手中的玻璃碎片,拼了!

    “那就一起死吧!”

    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空气都像静止了,连呼吸都困难,众人个个睁大眼晴,屏住呼吸。

    一道冰冷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住手。”

    熟悉的声音入耳,子熏的身体一震,猛的回头,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晴。

    是他!他怎么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