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37章 羞辱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心中的偶像,她高兴坏了。

    天阳在子熏对面坐下来,将肉末炖蛋夹一半给子熏,举止亲昵而自然,仿若做过千百遍。

    子熏的身体一僵,却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所有人都看呆了,各种羡慕嫉妒恨。

    以前还能说是谣言,可现在呢?公然秀恩爱!

    不少人偷偷看向姜彩儿,姜彩儿脸色发青,食不下咽,挟菜的手一直在抖。

    “请问能让我们单独说几句话吗?”天阳旁若无人,特别坦然大方。

    “当然。”同事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识务的离开。

    她一走,天阳的目光落在子熏的脸上,“听说你跟许经理闹翻了?”

    子熏懊恼不已,无奈极了,“是啊,我的脾气不好,太直率,受不得气,哎。”

    她轻轻叹息,束手无策的笨拙模样。

    天阳仔细的打量她,一丝一毫都没有错过。“在职场上,有时候需要忍耐。”

    他不是以太子爷的身份,而是一个朋友的身分说这种话,诚意满满。

    子熏猛的抬起脸,愤愤不平,“我不行,让我憋着,还不如不干了。”

    她也是有脾气的!

    她这么简单粗暴,天阳反而放心多了,“你这脾气真让人头疼,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会安抚许经理的,对了,你想好怎么处理此事了吗?”

    子熏揉了揉涨痛的脑袋,有气无力,“我还在想,想不出好办法。”

    她一副很没用,没本事,很着急却有心无力的样子,让天阳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还是老样子,被娇宠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早就被养废了,注定了没有作为!

    但是……他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关系?”

    这事连他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得知的?

    子熏茫然的看着他,呆呆的,傻傻的,“他们?谁?”

    天阳淡淡的提醒,“姜彩儿和许经理。”

    子熏恍然大悟,“哦,他们呀,我以前在姜彩儿那里看到过那张照片。”

    果然是怀疑上她,特意跑来试探她呢。

    他能容忍她乱发脾气,能容忍她娇纵任性,却不能容忍她聪慧能干。

    天阳深深的看着她,难掩刺探之色,“我不明白,你不可能认出许经理十八年前的长相。”

    子熏漫不经心的开口,“哦,我记得照片背后写了这么一行字,1998年元月慈心孤儿院留念,姜彩儿vs罗小军(许易远)。”

    许经理的名字正是许易远,她进来时就觉得这名字很熟悉,细细一想,终于想到了,这也就解释了,许经理处处找她麻烦的真正原因。

    除了自己的家人外,几乎没人知道温子熏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她天生聪慧,但父母努力把她培养成一个中庸普通的千金大小姐,负责吃吃喝喝,不省心的事情交给别人做。

    他们一致认为,太过聪明不是好事,会被男人嫌弃。

    谁都不想自己的老婆比自己更聪明,更能干。

    她从小受的是大智若愚的教育,不能太露锋芒,不能太显眼,低调是王道。

    有父母娇宠的她,什么都不用操心,不用大脑,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玩乐。

    父母会为她遮风挡雨,会为她扛下一切,给她打造了一个安全无忧的世界。

    但这一切,在那场阴谋中,轰然倒塌,她的整个世界都毁了!

    天阳怔住了,居然是这个原因,怪不得呢。

    但是,新问题又来了,“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子熏喝了口汤,漫不经心的开口,“因为姜彩儿当时说了一句话。”

    天阳挑了挑眉,“什么话?”

    子熏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嘲讽的弧度,“她说,这是她曾经喜欢的男孩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情绪很激动,眼眶都红了,我当时很心疼,拼命安慰她,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她的声音顿了顿,苦笑不已,“可惜我到现在都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她轻轻叹了口气,怅然若失。

    滕天阳心中的猜忌全都打消了,原来如此。

    “别提她了,需要我出手吗?”

    子熏微微摇头,“我再看看,不会让宴会开天窗的。”

    天阳见她如此固执,有些头疼,能力不足,偏偏爱逞能。

    “这次的宴会对我们滕氏很重要。”

    子熏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会竭尽全力的。”

    天阳面对她可怜的小眼神,纵有千百句话要说,话到嘴边,都化为一声叹息。

    远处的姜彩儿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的亲热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慈善晚会如期举行,先是拍卖会筹集资金,又请几名明星表演节目,整个酒宴安排的精彩绝伦。

    滕氏特意请来了大牌的支持人,必务要打造成一个精品节目,几年下来,成为一个慈善品牌,让滕氏的形象益加正面健康,赢得一片赞喻,收获颇丰。

    许经理一大早就把子熏叫到办公室,急急的问道,“莫莉,陈喜不行,就另外请人,你怎么还没搞定?”

    他快要疯了,时间紧迫,迫在眉睫,晚宴七点开场,可事情还没有解决。

    子熏淡然自若,“搞定了,不过暂时保密,到时就知道了。”

    许经理眉头紧锁,根本不相信她的鬼话,“搞定了?你请了哪位大明星过来助阵?花了多少钱?我怎么没见到报备书?”

    他是一部之长,她做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晴。

    短短几天功夫,她根本不可能请来大牌的大明星,再说了,请谁来,还要经过几大部门的头头点头同意,否则这笔开销不会得到公司承认的。

    他真的很着急,虽然想看她闹笑话,但她是他的直系下属,出了事,他也要负起责任。

    相比之下,子熏冷静的不像话。

    “不着急,要淡定,多学学董事长,多有大将风范。”

    许经理想掐人的心都有了,她到底玩什么花样?他居然看不懂!

    “哼,要是无法圆场,搞砸了,我们都会被你牵连的,这个责任有多重大,你搞搞清楚。”

    话虽这么说,但他更多的是不安和慌乱。

    她就算出事,也有小老板给她兜着,可是他呢?彩儿不可能帮他了。

    关于他俩的关系,谣言满天飞,正是避嫌的时候。

    子熏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你几岁了?”

    看到她这模样,许经理的心一紧,“什么?”

    子熏笑了笑,“满三十了吗?怎么像六十岁的老头子罗嗦?你再没有能力,也是一部门之主,麻烦你有点气势,别给我们丢脸。”

    这话说的太刻薄太刺耳了,许经理差点气晕过去,倒打一耙,有木有?

    “你太过份了,有这样对上司说话的吗?”

    子熏无辜极了,“我是好心劝你,你怎么能这么不领情呢?”

    见她装疯卖傻,许经理简直不能忍,狠狠瞪了一眼,“闭嘴,赶紧去干活。”

    他就算说破天,也没人相信这女人是装的,妈的!

    一年一度的滕氏慈善晚宴放在五星级大酒店举行,一条红地毯铺了一路,两边的警戒线拉起,保安们分成两排维护次序。

    随着一个个明星闪亮登场,围观的粉丝们拼命尖叫,气氛热烈极了。

    镁光灯频频闪成一片白光,有如一场奥斯卡金像奖,参加宴会者个个精心打扮,闪闪发光,惊艳不已。

    大厅内,华美的灯光,鲜花堆就的空间彰显着精致和贵气。

    中间空出一条道,两边全是大圆桌,椅子背后写着各路来宾的名字。

    晚宴还没开场,穿着锦衣华服的宾客们四处乱窜,显摆的,攀交情的,找机会的,各色人物皆有。

    滕氏的员工们穿着制服,在人群里穿行,为宾客们解决各种问题。

    子熏也不例外,不停的给宾客们端酒送果汁,累的不行。

    迎面走来两个年轻的时尚女子,其中穿粉色拖地长裙的女子走到子熏面前,停下脚步。

    子熏猛的抬头,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是方氏的千金方慧,两个人都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大小姐,但性情不合,从小就不对盘。

    方慧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声,“咦,这位小姐好眼熟,我们见过吗?”

    子熏不禁失笑,六年未见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这样折辱她,有意思吗?

    站在一边的姜彩儿眼神一闪,捂着小嘴偷笑,“阿慧,你真的不记得她?她是温子熏啊,虽然落魄了,也变丑了,但还是昔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温家大小姐。”

    她的声音很响亮,生怕别人听不到的,满满是嘲讽。

    大家的目光纷纷看过来,温家的大小姐?她终于出现了?这些年她去了哪里?

    方慧惊呆了,夸张的大喊一声,“温子熏?什么?天啊,就是那个背着未婚夫跟男人开房的贱女人?”

    她的声音尖锐而又高亢,现场一静,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晕啊,六年前的事情我还记得,温家这个女儿算是白养了,害人不浅,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坑了。”

    “谁说不是呢,没有一个好儿女,就守不住这庞大的家业,温氏全毁在她手里。”

    “唉,有这样的女儿,温家上辈子没积德啊。”

    “可怜,老温真可怜。”

    大家的指责声如淬毒的利箭,刺中子熏的心脏,她的脸色变了变,生生忍住那股怒气,“方慧,还没开宴,你就喝多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