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29章 姜彩儿被打脸

    这些年,无数次从恶梦中惊醒,一夜坐到天亮,复仇之火一日比一日更旺。

    逼死她的父母,毁了她家的人,还逍遥法外,尽享尊荣,呼风唤雨,风光无限。

    而她的父母死的那么惨,却无人知道他们的冤屈,尸骨长埋地下,这让她怎么能不恨?

    这六年,她每一天都想着复仇,让那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撕下他们虚伪的面具,受尽屈辱。

    哪怕玉石俱焚,她也要毁了那些恶魔。

    纵然九死一生,也无怨无悔。

    但是,她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儿子,才六岁,这么小啊。

    小家伙感受到妈咪凝重的心情,心里很不安。

    “妈咪,你要办什么事情?你那么笨,会被骗的,不如宝宝帮你啊。”

    子熏一口拒绝,“乖乖在学校等我,我会去接你的,对不起,宝宝,我不是一个好妈咪。”

    那么危险,她怎么敢带宝宝回去?

    孩子是她唯一的软助,要是被人抓住,等待他们母子的将是万劫不复。

    只是将孩子送到寄宿学校,她于心不忍,心疼的厉害,两颗眼泪流下来。

    小家伙吓到了,到底怎么了?

    “妈咪别哭啊,宝宝都听你的,我去嘛,你要早点过来接我。”

    子熏紧紧抱住儿子,软软的小身体给她无穷的力量,她不能死,为了儿子,她也要活的好好的。

    儿子需要她,不能没有她!

    “好,会很快很快。”

    她发誓,毁掉那几个人的人生后,她会第一时间赶来接孩子。

    她亲了亲儿子的额头,“宝宝今晚跟妈咪一起睡。”

    小家伙眼晴一亮,欢呼雀跃,“耶,太好了,快睡觉吧。”

    他虽然是大孩子了,但偶尔跟妈咪一起睡,也可以吧。

    子熏特别有耐心的给儿子讲故事,说了一个又一个,直到儿子睡去,她才消声,轻抚儿子的小脸。

    对不起,宝宝,我不是一个好妈咪,不负责任的将你送去学校,但是,相信妈咪,是真的很爱你。

    她的眼泪顺着雪白的脸颊往下流,迅速将枕头打湿。

    滕天阳、姜彩儿,你们所做的种种,我将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们,让你们也尝尝一无所有,家破人亡的滋味。

    爹地妈咪,你们要保佑我!

    她从小所受的教育是以德报怨,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但是,她发现好人总是被坏人所害,坏人活千年,活的比谁都幸福,而好人早就死光光了。

    既然如此,就让她来替天行道,亲手收拾那些人渣!

    天不收,那她来收!

    星宇早上醒来,趴在妈咪的怀里不肯起床,软软的撒娇。

    看着儿子可爱的小模样,子熏的心情好多了,笑容也多了。

    星宇见状,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妈咪,你昨晚哭了吗?”

    眼晴好肿,眼底全是红血丝。

    子熏没有掩饰,这孩子太聪明了,瞒不过他的眼晴,“嗯,舍不得宝宝,很想走到哪里都带着你,可是……”

    还没有离开,她就这么舍不得,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她的表情太过难过,星宇心疼坏了,连忙凑过去亲妈咪的脸,“妈咪,宝宝会很乖,不要哭。”

    子熏吸了吸鼻子,将那份泪意压回去,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妈咪没哭,大人不能哭。”

    星宇莫名的感到不安,妈咪真的只是回去一趟?

    子熏轻摸孩子的小脑袋,“万一有事联系不到我,就……打坏叔叔的电话,他不是个坏人。”

    这些年,她没有什么好朋友,也没有知心的同事,想找个托付儿子,都不行。

    她浇尽脑汁搜罗一圈,发现只有那个男人值得信任。

    偶尔帮她照看一下儿子,应该可以吧?

    星宇紧紧依偎在她怀里,“好。”

    子熏不停的叮嘱,“要是受了委屈,不要忍着,让坏叔叔给你撑场子。”

    她知道儿子很聪明,但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小家伙特别乖巧,“嗯嗯。”

    子熏说了半天,该说的都说了,说的口干舌躁,“记住,妈咪最爱宝宝了。”

    小家伙眼晴闪闪发亮,嘟起小嘴亲了亲妈咪,“宝宝也最爱妈咪。”

    子熏忙碌起来,要做的时间太多了,给儿子挑个好学校,给他做好各种安排,将家中的一切都整理好。

    忙碌了两天,终于将所有事情搞定了。

    早晨的阳光照进豪华的总裁办公室,照在英俊男人的脸上,如镶上一道金边,闪闪发亮。

    敲门声响起,赫连昭霆头也不抬,“进来。”

    艾丽丝拿着托盘,两眼晶晶亮,一颗心扑突扑突狂乱,能这么靠近老板,好幸福啊。

    “老板,这是您的咖啡。”

    听到陌生的声音,赫连昭霆抬起头,是个陌生的女人,“怎么是你?温子熏呢?”

    艾丽丝没反应过来,“温子熏?”

    是谁?

    赫连昭霆不耐烦极了,这么蠢的女人,怎么能当他的秘书?“莫莉人呢?赶紧让她滚进来。”

    他刚出了趟差,三天来回,把他累的够呛。

    那女人还跟他赌气?

    艾丽丝呆了呆,“可是……她辞职了啊。”

    赫连昭霆脸色大变,“你说什么?辞职?谁同意的?”

    那女人不是很会装吗?不是很需要这份工作吗?

    到底搞什么?

    他气势太过吓人,艾丽吓坏了,嘴唇直哆嗦,“说是您同意的啊。”

    莫莉惹恼了总裁,公司的人都知道,她辞职也很正常啊。

    “我……”赫连昭霆气的快吐血了,“死女人,还当真了,你给我滚出去。”

    艾丽丝如蒙大赫,连滚带跑逃出去,太吓人了,要杀人的节奏。

    赫连昭霆拨打了好几通电话,始终是盲音,“嘟嘟嘟。”

    他烦躁的揉了揉眉心,坐立不安,那女人不会出事了吧?

    他越想越不安,猛的站起来,拿了车钥匙冲出去。

    一道身影冲过来,两个人撞上了,“老板,总部有忽发事件,莫总请您马上过去。”

    赫连昭霆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女人身上,不耐烦的命令,“让他自己作主。”

    沈致熙凑过来,在他耳边低语,“这恐怕不行,事情太大,他作不了主。”

    赫连昭霆越发心烦,怎么事情都挤在一块?“shit。”

    他想了想,特意交待秘书办,“给我继续拨电话,告诉莫莉,三天之内回到公司,我就当没发生这件事。”

    “是。”秘书们各种羡慕嫉妒恨。

    机场,旅客们来去匆匆,上演着一出出悲喜剧,迎接的喜悦,送别的痛苦,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姜彩儿打扮的光彩耀眼,脸上戴着大墨镜,颇有明星的气势。

    滕天阳身着休闲西服,容颜俊美,气质高贵,引的不少人纷纷看过来,还以为是拍偶像剧呢。

    难得一见的俊男美女,当然惹眼了。

    姜彩儿心中很是得意,矜持的冲四周的人微笑,挺有范的。

    她从一个最底层的卖酒女爬到这个位置,用尽了所有的心思,甚至不惜出卖最好的朋友。

    但她不后悔,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高高在上,锦衣玉食。

    她看了一眼处理公事的男子,眼晴闪亮,露出爱慕之色,“天阳,休息一会儿吧,事情永远做不完的。”

    滕天阳冷冷淡淡,“我很忙。”

    姜彩儿大献殷勤,“我帮你分担一些吧。”

    这几天他对她很冷淡,虽然很难过,但使尽全身解数,想办法挽回。

    滕天阳对她的态度极其冷漠,没有一点热情,“不必。”

    他再无情,姜彩儿也不难过,死巴着他不放,“你还在生气?天阳,你放心,我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那些老头子怪不到你头上。”

    为他背黑锅,不是第一次。

    那些董事会的老头子再厉害,她也能搞定。

    这是她的长处,于公于私能帮助他。

    这是那些名门千金无法替代的,那些千金小姐们性子娇纵,需要人哄,哪会像她这样能干又全心全意为他打算?

    滕天阳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不要吵。”

    “你……”姜彩儿本来想忍的,脑海里浮现一张美丽的容颜,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还是惦记着她?别忘了,她已经跟别的男人了。”

    所以清醒点吧,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多想。

    当年做出了选择,注定了无法回头!

    滕天阳的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闭嘴。”

    他用尽办法,也查不出那个男人是谁,这一点让他很不安,也让他很不痛快。

    姜彩儿本身是个很冷静的女人,但只要事关这两人,她的情绪就狂躁不安,“她已经跌入尘埃,要向男人摇尾乞怜,求男人包养才能活下去,那样的人不配……”

    滕天阳冷冷的看着她,怒火一闪而过,“她不配,难道你就配了?”

    姜彩儿闻声色变,心口一阵刺痛,“你是什么意思?嫌我出身低?嫌我配不上你?这就是你不肯跟我结婚的真正原因?”

    她太伤心了,别人都能这么说,唯独他不行。

    他是谁啊,是她最心爱的男人,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能伤害到她。

    难道他不知道拥有伤害她的能力吗?

    她对他的助力远胜过那些只会吃喝玩乐的废物千金!

    她的声音太过尖锐,把滕天阳的耳朵刺疼了,越发的心浮气躁,“你出身低,难道不是事实吗?”

    姜彩儿脸上的血色全失,嘴唇直哆嗦,他居然这么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