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24章 欠我一个人情

    陈秘书受了太大的打击,快要晕过去了,“天啊,老板,这地不值这个价的。”

    今天大家都不正常,就连向来冷静的老板也乱了阵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决定。

    这到底是怎么了?

    姜彩儿的眼晴都红了,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紧紧拽住他的胳膊,“天阳,你疯了,十一亿啊,十一亿,那些股东会气疯的。”

    滕天阳面色冰冷,一把挥开她,挑衅的看着赫连昭霆。

    “怎么不拍了?继续啊。”

    不管何时何地,他永远都是赢家。

    赫连昭霆露出嫌弃的表情,“我们不要了,跟傻子不能一起玩,会拉低我们的品味和智商。”

    太毒舌,大杀器啊。

    温子熏嘴角一翘,“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他们有点傻,只值二亿的拍了六亿,只值五亿的拍了十一亿,果然是人傻钱多。”

    光是这两块地,就多花了十亿,啧啧啧,有钱人啊。

    两人联手挤兑,摆了他们一道,把对面的男女气的快吐血了。

    姜彩儿失控的尖叫,“你们欺人太甚,我们滕氏不是好惹的。”

    可惜她叫的再响,温子熏都没有多看她一眼,注意力给了台上的主持人。

    主持人乐开了花,满脸的喜色,声音也嘹亮了许多,“接下来是今天的重头戏,018号地块,位于市中心,商用地块,起拍价八亿,每次起拍一千万。”

    这是位于人气集中的闹市区,做成商业圈,非常有钱途,为大家看好。

    “八亿一千万。”

    “八亿二千万。”

    此起彼伏的竞价声响起,进入白热化阶段,价格一路攀升。

    滕天阳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这块地本来是最终的目标,结果鬼使神差,买了另两块地,将预算都花的差不多了,没有余力拍这块地了。

    他暗暗懊恼,却喜怒不形于色,没有流露内心真实的感受。

    姜彩儿眉头紧锁,气恼不已,只能干瞪眼。

    她凶巴巴的瞪着子熏,杀气腾腾的,仿佛这全是子熏的错。

    子熏托着下巴,一双美目格外闪耀,“两位怎么不继续啊?没钱了吗?”

    姜彩儿气不打一处来,死丫头,太坏了。“谁说我们没钱,我们已经要到了心仪的地块,倒是你们,一无所获,没钱就不要充大款嘛。”

    子熏还没有反驳,赫连昭霆清冷的声音响起,“十亿。”

    所有人的目光看过来,这是何方神圣?

    “十亿一次,十亿二次,还有没有人拍?”

    滕天阳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心,“十一亿。”

    他以为够大手笔了,一亿一跳,但很快发现,有人比他更壕。

    赫连昭霆淡淡的道,“十五亿。”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他气势如虹,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滕天阳心底窜起一丝怒火,“十六……”

    姜彩儿吓死了,扑过去堵住他的嘴,冲主持人猛摇头,“不不,我们不拍了。”

    开什么玩笑,他们的最大额度是15亿,超过这个数额,会拖垮整个公司的。

    也贷不了那么多款啊!

    滕天阳火冒三丈,推了她一把,她紧紧粘在他身上,不肯撒手,他冷冷的斥道,“松手。”

    姜彩儿快要哭了,低声下气的哀求,“天阳,不要闹了,我们根本拿不出十五亿流动资金,你别感情用事,到时我们怎么跟董事会解释?”

    不是小数目,是可望不可及的天价。

    如一盆冰水从滕天阳头上浇下来,他打了冷战,脑子清醒了几分。

    姜彩儿又气又恼,同时嫉妒的不行,“为了一时之气,搭上灿烂光明的未来,不值得。”

    为了一个温子熏,不值得的。

    主持人连问了几遍,都没有人再次举手,“十五亿一次,十五亿二次,十五亿三次。”

    他一锤定音,“恭喜这位先生,今晚的地王产生了。”

    全场欢呼声响起,掌声雷鸣,赫连昭霆宠辱不惊,优雅的致意,颇有王者风范。

    子熏笑逐颜开,有荣与焉,两眼闪闪发亮,好棒啊。

    她忽然转过头,露出趾高气扬的笑,“不好意思,承让了。”

    姜彩儿气怒交加,面容扭曲不已,“一次的输赢算不了什么,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终的赢家。”

    子熏的目光冷了下来,“不错,遇到我,你的好运气就此终结了,而这只是个开始。”

    一时的胜利不算什么,她要的是将这对男人打落尘埃,剥皮抽筯,让他们尝尽世间的苦楚,才解她的心头之恨。

    赫连昭霆拉着子熏的手转身就走,没有打一声招呼,也没有多说半个字,把对方当成透明人,直接忽视了。

    这才是红果果的羞辱!

    滕天阳忍不住大声叫道,“站住,留下姓名,改天一下登门拜访。”

    赫连昭霆脚步不停,头也不回,“你不配知道。”

    这样辛辣犀利的打脸,对滕家继承人来说,是生平首次,气的手脚发抖,差点晕过去。

    他何尝被人如此羞辱过?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走出会场,子熏重重吁了口气,胸口舒服多了,“谢谢。”

    谢他帮她出了口恶气,谢他为她撑腰,谢他配合她演戏。

    赫连昭霆依旧是一张扑克脸,面无表情,“光说一声谢谢,没有诚意。”

    子熏嘴角抽了抽,“那你想怎么样?”

    赫连昭霆理直气壮的开口,“你欠我一个人情。”

    “呃?”子熏的头都大了,愁的不行,什么都能欠,唯独人情不好欠,她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这样吧,我请你吃晚饭。”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请我吃什么?”

    子熏冲他讨好的笑,“去日昭餐厅吃大餐……”

    赫连昭霆鄙视的看着她,拿他的vip贵宾卡大吃大喝,还妄想用免费餐打发他。

    想的好天真。

    子熏的小脸一红,“那你想怎么样?”

    吃饭嘛,哪里吃都一样,有什么要紧呢?

    在赫连昭霆冰冷的目光下,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没有了气势,像做错事情的孩子,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赫连昭霆眼神微闪,总算是开了金口,“去你家里吃晚餐,我要点菜,到时开一张清单给你。”

    子熏下意识的反驳,“你这是虐待童工。”

    赫连昭霆无语了,她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

    要靠儿子照顾的女人,没有资格指责他。

    “小孩子就该多做事,长大了才能顶天立地。”

    他拉开车门,示意子熏坐进去,子熏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变成了哑巴。

    他心口微滞,声音不由自主的放柔,“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车子缓缓启动,子熏抿了抿嘴,神情挣扎不已,“你就不想问什么?”

    但她一点都不想解释,信她的人,无须解释。

    不相信她的人,她懒的解释。

    赫连昭霆微微闭眼,神情淡然,“不想,总有一天,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子熏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永远也不可能有那么一天,谁都不愿将伤口给别人看。

    那对男女看上去过的很好,这让她如何安心?

    赫连昭霆睁开眼晴,将那抹苦涩的笑收入眼底。

    “你今晚做的很好,我很满意。”

    他们本来就是冲着018号那块地去的,前面全是炫丽的花样,假动作而已,事先都套好招。

    当然顺便摆了滕天阳一道,是意外之喜了。

    但不得不说,初次登场的温子熏表现的可圈可点,不焦不燥,是个可造之材。

    子熏被他一夸,心情好多了,“谢谢,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她说的很顺口,都没过脑子。

    赫连昭霆扔了个鄙视的白眼过来,“你偷你的儿子的话,怎么好意思?”

    子熏呆了呆,“呃?你怎么知道的?”

    她也暗暗奇怪,为什么越来越不怕这个男人?

    在他面前越来越轻松,说话无须考虑的太多,能做最真实的自己。

    她揉了揉眉心,深感困惑,要知道经过了惨痛的家变,她的戒心极重,无法跟别人走的太近。

    她正冥思苦想,一张支票递过来,“拿去。”

    子熏一愣,好多零啊,快数数……“我开玩笑的。”

    她的脸皮不够厚,木有办法。

    赫连昭霆将支票扔在她腿上,“有功就赏,有错就罚,小心点,以后不要让我抓到你的错处。”

    子熏两眼放光的拿起支票,一个个零闪闪发亮,让她幸福的找不着北,瞬间治愈了遇到贱人的恶心感。

    哇塞,好多钱钱啊。

    她决定了,争取多拍拍老板的马屁,多做点成绩,让他多打赏点。

    要不了多久,她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给儿子一个安稳的家,一想到这,她的心情就好好,将今晚的不开心抛到脑后。

    见她终于笑了,赫连昭霆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

    小家伙在日昭餐厅吃了几顿免费大餐,彻底爱上了,经常吵着要去吃。

    子熏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为了儿子,不得不厚着脸皮着小星宇蹭白食,不过呢,不知是不是赫连昭霆交待了什么,每次去日昭,上上下下的服务态度都超级好,让人宾至如归。

    日昭餐厅布置的精致唯美,浪漫有情调,食材新鲜,味道很正宗。

    最有特色的是,甜点无限畅吃,每晚都有五款不同的甜点摆在餐台前,任客人自取。

    小家伙特别喜欢吃甜食,每次都要吃的小肚子鼓鼓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