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23章 竞拍会上的较量

    姜彩儿有气不能出,气的狂吼,“你敢打我?我要告你,告到你去死,我不会放过你的,贱人。”

    她一口一声贱人,毫不掩饰满心的恨意。

    四周的人微微蹙眉,太没有素质了,满嘴脏话,不成体统。

    子熏无所谓的笑了笑,“看谁都是贱人,本身又是什么好东西?姜彩儿,你还是这么卑鄙无耻。”

    威廉及时赶过来,“两位,请出去吵。”

    他办一个高等级的竞拍会,容易吗?非要这么破坏?

    子熏小脸微红,垂下脑袋,一脸的害羞状,“不好意思,猪对手拉低了我的水准,我有错。”

    姜彩儿的脸绿了,嘴唇直哆嗦。

    四周的人哈哈大笑,好有趣的人。

    威廉先生忍俊不禁,“哈哈哈,温小姐,你真幽默。”

    子熏笑容明媚,如初升的太阳,温暖入人心。“谢谢,能请这两位回自己的座位吗?挡着别人的视线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凑热闹了?”

    威廉先生就喜欢她俏皮又可爱的模样,相比之下,姜彩儿横眉竖眼,凶神恶煞般,真心不喜。

    “麻烦你们回自己的位置,有私怨请私下解决,请配合一下。”

    姜彩儿脸上挂不住,“温子熏,你给我等着,天阳,我们走。”

    她伸手去拉滕天阳,却被他一把推开,直勾勾的看着那个清艳绝伦的女子,“子熏,你还好吗?”

    短短一句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再见,争如不见!

    美好的记忆早就抛到脑后,人事物非。

    子熏第一次正眼看向他,眼神无比淡漠,像看着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谢谢关心,离开贱人圈后,我活的很好。”

    滕天阳不禁苦笑,心情复杂的无法用言语形容,“那就好,那就好,如果遇到难题,你尽管来找我……”

    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张脸,却找不到半点熟悉的感觉,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姜彩儿心中嫉妒不已,忍不住打断,“天阳,你不要自作多情了,人家攀上了大款,有的是钱,早就忘了我们呢。”

    她不怀好意的目光扫向赫连昭霆,心中不服极了,这男人一看就是极品,光是这么坐着,就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冰冷中透着一丝威严,有如久居上位的领导者。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跟温子熏在一起?

    眼晴不好使吧!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赫连昭霆,他冷冷一笑,冰冷的气息袭来,“大款?我更喜欢金主这个称呼。”

    谁都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子熏嘴角抽了抽,“没区别吧,金主大人。”

    滕天阳惊呆了,大受刺激,整个人都不好了,“子熏,你……你难道真的……不,不可能,你不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你跟别人不一样。”

    他心中完美圣洁,温柔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傍大款?

    姜彩儿心中暗暗叫好,酸言酸语,酸气冲天。

    “天阳,人都会变的,她本是千金大小姐,哪吃得了苦?傍个有钱人,是她唯一的出路,可怜可悲啊。”

    赫连昭霆微微皱眉头,像是刚看到她,“这个打扮的像火鸡的女人是谁?一副穷酸样。”

    他就没有用一个正眼,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气死人不偿命。

    好毒舌,子熏忍俊不禁,露出浅浅的笑容,“不相关的人,没必要知道。”

    赫连昭霆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满眼的宠溺,“也对,全听你的。”

    子熏明知是假的,但在他温柔的目光下,一颗芳心乱跳,像得了心脏病,扑突扑突,脸都红透了,像刚熟的小番茄。

    滕天阳的眼神一凝,如被针扎般,隐隐作痛。

    姜彩儿被如此鄙视,气的彻底崩溃了,“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无耻吗?明明有未婚夫,却跟别的男人乱搞,被人抓包,气死了自己的父母……”

    她的话特别难听,恨不得将全天下的脏水都泼在子熏身上。

    子熏脸色变了变,这是她心头的一根刺,时时刻刻刺着她。

    手背一暖,她怔了怔,低头一看,一只大手轻轻握住她的手,温柔的手劲让她有一种恍惚的错觉。

    赫连昭霆冷冷的道,“关你什么事?sb。”

    他骂的太顺溜了,语气充满了鄙夷和嘲讽,如两道巴掌重重拍在姜彩儿脸上。

    姜彩儿气的七窍生烟,胸口抽痛,眼前一阵阵发黑,反击的话全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快要憋死她了。

    子熏却轻笑起来,“扑哧,你怎么会这个词?”

    一直以来,他都是高不可攀的高冷男神,让人无法接近,高大上的让人心惭行愧。

    赫连昭霆一双狭长的凤眼眯了眯,“跟你学的。”

    子熏震惊了,“胡说,我是淑女,怎么可能骂脏话呢?这绝对是诽谤。”

    她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啊!

    等等,好像,似乎曾经说过……

    赫连昭霆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柔滑的发丝如溪水般流过,“是是,你是淑女,温柔可爱的淑女。”

    他的宠爱,他的疼惜,他的怜爱,毫不掩饰,那么大喇喇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子熏的心一颤,有片刻的恍惚,一双明亮的黑眸呆呆的看着他。

    滕天阳的心口莫名堵的慌,很想很想将她的脑袋拽回来……

    姜彩儿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冷意,“这位先生,你明知她是这样卑鄙的人,怎么还……”

    为了打击温子熏,她也是拼了。

    她怎么能比她过的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赫连昭霆冷冷的打断,“在我心里,她是最美好的女人,你敢再多说一句坏话,就等着接我的律师信吧,相信我的律师团会完美的实现我的意志,让你下半辈子都在监牢度过,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阴森森的语气,冰冷的目光,不留情的警告,让姜彩儿打了个冷战,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你……”

    她的话卡在胸口,居然不敢说下去。

    他不是吓唬,而是真的会那么做,而且他有这个实力!

    别问她为什么,她就是知道!

    滕天阳心神大乱,“他对你好吗?”

    子熏深深的看着他,装什么可怜?装什么难受?矫情的贱人!

    “你都看到了,自从认识了他,我才终于明白,真正的好男人是这样的,以前的二十年算是白活了。”

    这巴掌拍的好响,打的滕天阳生疼生疼的,脸色都变了。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难得一见的温柔一闪而过。

    姜彩儿心疼坏了,“温子熏,你太过份了,天阳,你别在意,她是故意刺激你,不要中了她的计。”

    子熏冷冷一笑,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她的视线落在台上,主持人卖力的狂推地块,“这块地不错,要拍吗?”

    赫连昭霆眼神一闪,嘴角勾了勾,“拍,只要你喜欢,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摘给你。”

    他的话让姜彩儿和滕天阳脸色大变,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

    他表现的如痴情的绝世好男人,要不是子熏深知他的为人,都快被骗过去了。

    但她不介意跟他演一场好戏,脸上浮起甜蜜的笑容,软软的撒娇,“你要一直一直对我这么好哦。”

    声音太过甜腻,把自己都恶心到了。

    偏偏赫连昭霆露出享受的表情,宠溺的摸摸她的脸,“真是个傻丫头,放心吧,我不是那些贱狗。”

    他低下脑袋,深情的看着她,一双黑眸灿如星辰,子熏呆呆的看着他,迷失在他深邃的眼神中,一双乌黑的水眸倒映着他小小的身影。

    两两相望,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缠绵悱恻,恩爱甜蜜之情羡煞旁人。

    滕天阳看着这一幕,向来冷硬的心一阵刺痛,太碍眼了。

    “子熏,我有话想跟你说……”

    子熏如梦初醒,小脸刷的红透了,她居然沉醉的不可自拔,天啊!

    她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假的,假的!

    但不管怎么提醒自己,一颗心跳的好狂野。

    “不好意思,我要避嫌,我的男人可小气了。”

    一只大手拥住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男子特有的气息在子熏鼻端萦绕,子熏的身体一僵,小脸越发的红润,甚至雪白的脖子都红了。

    看着她娇羞的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滕天阳整个人都不好了,嘴里说不出的苦涩,“子熏……”

    赫连昭霆忽然举了举牌子,“五亿。”

    子熏心神一凛,拨开迷雾,这才意识到所处的环境,擦,这是严肃的竞拍会啊!

    她挣扎了几下,却被赫连昭霆轻松束缚住,她恼怒的狠狠瞪了他一眼,却看进一双含笑的温柔黑眸,不禁怔住了。

    看惯了他冰冷的表情,她还以为他不会笑呢。

    淡淡的笑容中和了冷硬的气质,软化了他的侧脸线条,看上去帅呆了。

    一对男女无所顾忌的在公众场合亲昵,却不让人觉得猥琐,反而赏心悦目。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滕天阳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忽然举了举手。

    “六亿。”

    这不是他想要的地块,但此时不管不顾,只想凭心意行事。

    赫连昭霆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清朗的声音响起,“十亿。”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从六亿一下子跳到十亿,土豪,别不把钱当钱啊,小心肝颤颤悠悠,都有些受不了这样剧烈的刺激。

    滕天阳咬了咬牙,随后又报了价,“十一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