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22章 冤家路窄

    子熏不禁苦笑,“比鬼还要可怕,冤家路窄。”

    她也没有料到会遇到那对男女,本来就不平静的心湖如扔被一颗炸弹,波涛汹涌。

    赫连昭霆眼神一闪,“遇上仇家了?要不要躲一躲?”

    子熏恶狠狠的咬牙,“不必,是他们该躲才对!”

    她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要躲起来?

    赫连昭霆淡淡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而另一边,姜彩儿回到自己的位置,心神不宁,惶惶不安。

    “天阳,我有些不舒服。”

    她身边的男子手拿着资料,头也不抬,“那你先回去吧。”

    姜彩儿痴迷的看着心爱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服服贴的穿在身上,一丝不乱,蓝色的领带紧紧的束住领口,目若朗星,俊美无俦,威严中又透出几许风流倜傥。

    这是她拼尽一切想要的男人啊!

    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抢走!

    “我走不动路,你扶我一把,送我回去吧。”

    她不能让天阳看到温子熏,她太爱他了,一点都不敢赌。

    滕天阳声音淡淡的,甚至没有抬头看她一眼,毫不犹豫的拒绝,“就要开场了,我没有空。”

    他此行志在必得,任务艰巨,不能有丝毫闪失。

    过去六年滕氏在他带领下,成了国内知名企业,业绩翻倍的增长,成就了他在商界的赫赫威名,任谁都翘起大拇指,夸一声,青年俊杰,生子当如滕天阳!

    如今该是走向世界的时候,借此契机,他想将国外的路子打通,大肆进军海外市场。

    比起他的万丈雄心,其他都是浮云!

    姜彩儿早知他的性子,依旧被伤到了,“那就放弃这次的竞拍,下次会有更好的机会……”

    他的眼里只有事业,只有工作,没有多余的心力儿女情长。

    滕天阳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陈秘书,送姜小姐回去。”

    他的心里充满了不悦,明知道他有多重视此行,还给他添乱,女人真是麻烦。

    姜彩儿乱了心神,紧紧拽住男人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哀求,“不不,我要你陪我,天阳,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求过你,只求你这一件事,就当是为了我,放弃吧。”

    她低声下气,没有自尊心的求他,她是真的很害怕,怕的要命。

    滕天阳对任何女人都淡淡的,唯独对温子熏……

    天阳轻轻挥开她的手,态度很坚决,“看来你是病糊涂了。”

    姜彩儿的手心空落落的,鼻子一酸,委屈的要命,“天阳,一次都不行吗?我对你来说,就这么不重要?”

    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牺牲了太多东西,他就不能体谅她一次吗?

    天阳不为所动,工作至上,其他事情都得靠边。

    “开场了,安静。”

    姜彩儿的眼眶一红,眼泪滚落下来,她在他心里永远比不上工作。

    滕天阳的所有注意力都在主持人身上,无暇多看姜彩儿一眼,姜彩儿再自怨自艾,也没人关心。

    威廉先生站在台上,笑吟吟的跟来宾们打招呼,“各位先生女士们,诸位能赶来参加这次的竞拍会,我表示由衷的欢迎,也希望大家都满载而归……”

    客套话说了几句,他迅速转入正题。

    “这一次我们准备了五块土地,分别是06号地块,012号地块,015号地块,016号地块,018号地块,相信诸位都看过地形图,大家事先都得到这五块地的资料,应该都很熟悉了……”

    他很会调节气氛,三两二语就将宾客的热情挑动起来,气氛越来越嗨。

    见火候差不多了,威廉先生手拿着一张图纸,“先拍卖05号地块,土地面积:64940平方米,用途,商用。起拍价1亿,每次一百万叫价。”

    台下的人纷纷跳出来竞拍,“一亿一百万。”

    “一亿二百万。”

    ……

    “一亿一千万。”

    这块地虽然不是市中心,但位于东南方,地段不错,人气还行,可以打造几幢大楼,既做滕氏海外总部,又能放租,再做综合商业体,很有发展前景。

    滕天阳使了个眼色,身边的陈秘书举起牌子,“一亿二千万。”

    众人更看好下面的地块,没有过多的投入心力,倒是让滕氏占了大便宜,当然,这也是滕阳熙精心算计的结果。

    场下一片寂静,滕天阳嘴角微勾,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

    主持人拼命鼓动其他人参与竞价,但大家兴致缺缺,“还有谁要竞价?有没有?一亿二千万一次,一亿二千万二次……”

    眼见锤子高高举起,一道清脆的声音猛的响起,“二亿。”

    “哇,二亿,好大的手笔,这位小姐叫价二亿,还有人出价吗?”

    熟悉的声音入耳,滕天阳如被人重重一击,猛的回头,震惊万分的看着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子熏?”

    怎么是她?真的是她吗?

    他以为再见时,会很平静,但亲眼看到她光鲜亮丽,灿若明珠的容颜,一颗心莫名的压抑。

    温子熏,以为此生再也不见,却在不经意出现,打的他措手不及。

    主持人在台上又问了一遍,“还有人竞价吗?”

    陈秘书很纠结,还要不要拍下去呢?这个价位有点高了。

    咦,这个时候老板发什么呆呢?

    “老板,老板。”

    姜彩儿嫉妒的快疯了,一把抢过陈秘书手中的牌子,往上一举,“二亿一千万。”

    温子熏浅笑盈盈,落落大方的举了举牌子,“二亿九千万。”

    姜彩儿妒火攻心,脑袋一阵阵发热,“三亿。”

    温子熏嘴角一勾,扔了个挑衅的眼神,“三亿九千万。”

    姜彩儿被彻底激怒了,她就是故意的。

    死丫头,她一定要打败她!

    她咬了咬牙,“四亿。”

    这价格有点偏高了,大家都冷眼旁观。

    主持人大喜过望,这价格远远超出了预期,“还有人要竞价吗?有没有?”

    温子熏冲姜彩儿甜蜜一笑,风情万种,却吐出几个凉薄的字眼,“五亿九千万。”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真毒,真狠啊。

    任谁都看明白了,这两人有仇呢,为了一块地斗的你死我活。

    姜彩儿的脸憋的通红,心口如被火在烧,难受的要命。

    陈秘书急的满头大汗,压低声音劝道,“姜小姐,你不要冲动,不值这个价的……”

    妈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小姐平时那么冷静,有时冷静的不像女人,可这会儿怎么冲动成这样?

    更离谱的是,老板居然不阻止,呆呆的看着那个女人,眼珠子都粘在对方身上,像是个呆子。

    真心看不懂了!

    温子熏抿了抿嘴,冷冷的嘲讽道,“不敢了?你认输了?也是,你怎么配当我的对手……”

    她极尽鄙视的语气,如浸了汽油的纱布,蹭的一声引炸了。

    “六亿。”

    威廉先生喜笑颜开,热情的不行。

    “六亿一次,六亿二次,这位小姐,你还要拍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子熏身上,好奇的、迷惑的、震惊的、惊讶的,什么都有。

    子熏视若无睹,言行举止极为大方,浅笑盈盈,“不了,就让给远道而来的客人吧,他们也挺辛苦的。”

    她优雅的风仪,美丽的容颜,气定神闲的气度,给无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来历神秘,出手阔绰,仪态万千。

    威廉眉开眼笑,一捶定音,“六亿三次,成交。”

    陈秘书瘫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天啊,一块只值一亿五千万的地居然卖到了六亿的天价。

    神啊,真崩溃!

    姜彩儿这才清醒过来,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晴,她刚才做了什么?疯了吗?

    滕天阳猛的起身,直直的朝温子熏的方向走去,眼中只有那张熟悉的让人心酸的面容。

    姜彩儿嫉妒的抓狂,连忙追了上去,还抢在他面前。

    她摆出高不可攀的姿态,放肆的奚落对方,“温子熏,你又输了,输的太惨了。”

    滕天阳的目光落在子熏身边的男人身上,眉头微蹙。

    这个男人太闪耀了,仪表堂堂,一身气势无人可及,这是谁?

    子熏拂了拂发丝,轻描淡写的瞥了她一眼,“嗯哼,多花了五亿的钱,滋味如何?”

    姜彩儿一口血差点喷出来,太讨厌了。“温子熏,你真可怜,情场输给了我,就不择手段在商场上打压我,但是,你不会得逞的,我劝你,还是认清现实吧。”

    她的声音高亢无比,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情敌关系,怪不得那么拼呢。

    子熏不但不难过,反而微微点头,“嗯,我可怜的只剩下钱了,快来鄙视我吧。”

    她一本正经的语气,却说着这样逗逼的话,把前后左右的人都逗乐了,“扑哧。”

    姜彩儿恼羞成怒,大声嘲讽道,“笑什么笑,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吗?温家的大小姐,她的父母被她害死了,她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子熏心中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猛的起身,重重挥出两巴掌,“啪啪。”

    她出手太快,没有任何预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打的姜彩儿晕头转向。

    姜彩儿被打懵了,两眼血红,扑过去反击,子熏反应极快,第一时间闪到赫连昭霆的身后。

    而同一时间,滕天阳出手阻止,紧紧拽住她的身体,让她无法动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