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21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赫连昭霆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好像是无声的嘲讽,她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后背一阵发凉,猜错了?自作多情了?

    她窘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对不起嘛,开个玩笑而已。”

    赫连昭霆拿起她的那份,伸手轻敲她的脑门,转身就走。

    子熏被弄的一头雾水,那他到底抽什么疯?

    “小气鬼喝凉水,哼,神经病。”

    她小小声的抱怨,喝了一口骨头汤,顿时喷了。“啊呸,好咸。”

    奇怪,她刚才喝汤时不咸啊。

    她挟起可乐鸡翅咬了一口,立马扔了,咸的发苦,到底放了多少盐?

    她皱着眉头拨出一个号码,“儿子,怎么回事?菜怎么那么咸?咸死人了!”

    “呃?”小家伙倒抽一口冷气,“妈咪,你又迷糊了?把两份食物弄混了?粉红色是你的,粉蓝色是坏叔叔的。”

    “没有啊……”子熏忽然明白过来了,嘴角直抽,“等一下,你是说,你故意在他的那一份多加了点料?”

    小星宇很得意的笑了,“对啊,我很聪明吧,嘻嘻,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子熏愁眉苦脸,郁闷的不行,“嗯,很聪明,我正在吃那份咸的想吐的饭菜。”

    太苦逼了,为啥受伤的永远是她?

    小星宇惊呆了,不敢置信,“不是吧?晕,这男人太聪明了,妈咪,你也机灵点啊。”

    子熏欲哭无泪,她的可乐鸡翅,她的最爱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吃了?

    “儿子,不是我不机灵,是对手太强大了。”

    人家来抢,她有什么办法?那是上司,她只是一个小透明下属,拿人家的工资,看人眼色过活。

    “唉。”母子俩不约而同的轻叹了一声。

    特助沈致熙有事出差,所有的助理工作全落在子熏头上,什么都要她过问,累的她直吐白沫。

    但她发现,赫连昭霆工作能力超强,跟在他身边,学到了很多东西。

    赫连昭霆穿着笔挺的手工定制西服,面如冠玉,俊美不凡,气质高贵,一出现就引的众人看过来。

    他走到子熏的办公桌旁,“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子熏深吸了口气,将文档拿起来,闭了闭眼,“好了。”

    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赫连昭霆面无情的瞥了她一眼,“走吧。”

    子熏温顺的应了一声,跟在他后面。“是。”

    坐进豪华的房车内,子熏提心吊胆,大气不敢喘一下,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加油,温子熏,你一定行的。

    赫连昭霆放下手中的文件,淡淡的道,“我不会吃了你,紧张什么?”

    子熏挤出一丝苦笑,“老板,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让她更紧张了,擦。

    一想到等会儿要独挑大梁,她的手心全是冷汗,翻出资料,忍不住问道,“老板,我再确定一下,这是最后的底价吗?”

    赫连昭霆淡淡的确认,“是。”

    “好的。”子熏埋头细看资料,明明将所有的信息都记在脑海里,还是忍不住一看再看,生怕有遗漏的地方。

    赫连昭霆干脆扔下手中的工作,双手抱胸,专注的盯着她看,“你行吗?”

    子熏欲哭无泪,有这么当面戳人心肺的吗?

    “不行也得行,不是吗?”

    赫连昭霆微微摇头,“不用紧张,等完成任务后,我带你去吃大餐。”

    子熏眼晴一亮,“可不可以换成现金?”

    “你说呢?”赫连昭霆眼神一冷,子熏立马歇菜了,好吧,他是老板,他最大!

    进入竞拍会场,子熏办了手续,跟相关人员打过招呼,确认信息,忙的团团转,而赫连昭霆坐在隐秘的角落,不愿暴露真实身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子熏只能亲自出面,苦逼的跑东跑西,自我安慰,就当是历练,老板肯给机会,她该高兴才对。

    忙完了所有准备工作,她上了一趟洗手间,洗完手,对着镜子补妆。

    一个艳丽的身影走出来,站在她身边洗手,两人无意间对视,齐齐怔住了。

    姜彩儿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温子熏,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她身着艳丽的露肩拖地长裙,露出雪白的胸口,性感而又娇媚,胸口的巨型钻石项链极为抢眼。

    但是,站在温子熏面前,立马被比了下去,秒成了渣渣。

    温子熏穿着金丝修身小套装,时尚的v领,搭配婉约的荷叶边,精致而又细腻,衬出她完美的s曲线,巴掌大的五官莹玉雪白,柳叶眉,挺翘的俏鼻,黑亮的双眸,美丽的不可方物。

    珍珠耳环和同款的珍珠项链交相呼应,衬的她高贵大方,明艳动人。

    一个是凤凰,一个是野鸡的即视感,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

    温子熏事隔六年,又一次见到背叛她的闺蜜,父母惨死的模样浮现在眼前,她心中的那份恨意熊熊燃烧,恨,好恨!

    她学着赫连昭霆的样子,高高仰起脑袋,摆出倨傲而又清冷的表情,“我在哪里,需要向你汇报吗?”

    姜彩儿的脸色大变,她不止一次幻想过温子熏悲惨的下场,甚至yy过她撑不下去自杀的片段,每一次yy都让她心情大好。

    但是,眼前这个高贵如月光女神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我是一片好意,怕你衣食无着,穷困潦倒,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给你几个钱。”

    温子熏冷冷一笑,“你自己留着买棺材吧。”

    她高昂着脑袋,骄傲的转身离开,没有回头看一眼。

    姜彩儿的心乱如麻,慌乱的追上去,“温子熏,我劝你不要进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温子熏脚步不停,极尽嘲讽之色,“凭你也配说这种话?”

    姜彩儿急的直跳脚,心里莫名的感到恐惧,她努力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式,“我如今是滕氏的项目经理,独桃大梁,深受滕家人的喜爱,我和天阳很快就要结婚了,我实在不忍心见你伤心啊。”

    温子熏面色不变,走的飞快,“你想的太多了,姜小姐,白日做梦谁都会。”

    再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她的心微起波澜,却再也找不到心动的感觉。

    剩下的只有厌烦和憎恨!

    姜彩儿误以为打击到她了,心中暗喜,再一次强调。

    “我没有骗你,我们真的要结婚了。”

    子熏满脸的嘲讽,“挺好,贱人配狗,天长地久,千万不要去祸害别人了。”

    姜彩儿被噎的满面通红,气的浑身哆嗦,“温子熏,你给我滚出去。”

    子熏的目光一闪,冲一个迎面走过来的中年男人挥了挥手,“威廉先生,请问你跟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

    威廉是主办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茫然不已,“什么?这位是来自s城的姜小姐,我跟她不熟。”

    能进入这个厅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他一个都不想得罪。

    光是承保押金就要一千万,这些人不差钱啊。

    姜彩儿的后背一阵发冷,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子熏挑了挑眉,淡淡的笑问,“那她怎么让我滚出去,说不欢迎我参加竞拍会,她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大放厥词的资格?”

    就连主办方也没有这个资格!

    威廉的脸色沉了下来,他为了确保竞拍会如期举行,顺利完成,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绝不允许任何人搞破坏。

    姜彩儿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子熏会这么犀利。

    “我没有,你别胡说,温子熏,你太卑鄙了。”

    她大声指责,怒气冲冲,指手划脚,狂怒不已。

    子熏没有多看她一眼,像是没听到,淡淡的笑问威廉,“那就是说,我完全有资格参加,是吗?”

    威廉很果断的点头,“当然,请。”

    虽然只是初见,但他对这位温小姐的印象很好,文雅的谈吐,大家闺秀的气质,让他过目不忘,心生好感。

    何况人家都是按正常流程走的,也交了押金,没有任何理由将她拒之门外。

    子熏微微颌首致意,“谢谢。”

    她款款走进大厅,背影曼妙,婷婷袅袅,有如一幅流动的山水画。

    威廉驻足欣赏,美丽的女人如一首隽远的诗,值得再三回味。

    但姜彩儿被子熏的忽视彻底激怒了,恼羞成怒,脸色涨的通红,“站住,你给我站住,不许进去。”

    她扑过去要拉人,威廉先生皱了皱眉头,拦在她面前。“姜小姐,你太失礼了。”

    姜彩儿眼睁睁的看着子熏越走越远,气的直跺脚,“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跟这个女人有点私怨……”

    威廉先生冷冷的道,“那是你们的事,请分清场合,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职业操守。”

    这女人态度太嚣张了,完全没将他这个主办方看在眼里,他能高兴吗?

    姜彩儿又气又急,“威廉先生。”

    别看子熏外表平静无波,其实内心早就天翻地覆,风云变幻。

    事隔多年,她依旧无法忘怀那份刻骨的仇恨。

    那对男女害了她,毁了她的家,害死了她的父母,这笔血海深仇,她无时不刻记在在心里。

    任凭岁月流逝,任凭世事变迁,她都没有忘记当日的誓言。

    为父母讨回公道!

    让这对狗男女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她默默的坐下来,紧紧咬着嘴唇,将嘴唇都咬破了。

    赫连昭霆看了她好几眼,她都一无所觉,他忍不住猜想,“你的脸色很差,撞到鬼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