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20章 清者自清

    子熏气的直翻白眼,摔,她一点都不感激他!

    “你分明是故意的!就为了昨晚的事?你也太小气了,你简直是……”

    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男人,到底想什么呢?

    “快帮我解释清楚,让大家都知道,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气的小脸通红,胸口微微起伏。

    赫连昭霆不动声色的扫了她一眼,“谁说没关系?”

    他的话很简单,但她就是听不懂,“呃?什么?”

    赫连昭霆没有解释,而是拿起外套,大步朝外走去,高傲而又嚣张。

    子熏急的跟在后面大叫,“老板,拜托啦,我有老公孩子的,不能让他们跟着我蒙羞,我愿意向你道歉,我昨晚……太过冲动,脑袋发热,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

    赫连昭霆脚步不停,“你觉得解释有用吗?”

    子熏傻眼了,是啊,就算澄清,人家也不会相信,只会火上浇油。

    “那怎么办?”

    赫连昭霆打开会议室的大门,外面的人纷纷收回视线,故作忙碌的模样。

    他嘴角勾了勾,“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一个月后自然全都消散了。”

    子熏很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

    赫连昭霆微微侧头,刀凿般的轮廓完美至极,“你为什么这么紧张?难道怕爱上我?”

    他的声音很低沉,说不出的性感。

    子熏的心一跳,下意识的退开两步,“老板,你不是我的菜,就算下辈子,我对你也不感兴趣。”

    赫连昭霆的神情一冷,“彼此,彼此。”

    “万幸啊。”子熏的心里很别扭,感觉怪怪的,却说不出所以然。

    她跟在他后面,默默的走着,不敢抬头看他的背影。

    赫连昭霆猛的停下脚步,子熏没注意,直接撞了上去,呯一声,疼的她直吸气。

    怎么这么硬?疼死她了。

    赫连昭霆转身扶住她,“没事吧。”

    子熏捂着鼻子,眼泪汪汪的,像只受了委屈求主人宠爱的小猫咪,很是可爱,“疼。”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我看看。”

    他微微俯身,男子特有的清洌气息迎面扑来,俊朗的面容放大,子熏的脸瞬间爆红,慌乱的拒绝,“不用了,我没事。”

    她有些呼吸不过来,什么情况?

    赫连昭霆的动作一顿,“中饭吃什么?”

    他转的太快,子熏有些跟不上,呆呆的睁大眼晴看着他,“呃?”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晴,呆滞的表情,好呆萌,赫连昭霆心头一热,不由自主的抚上她的脸,柔嫩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像夏日的午夜,透着丝丝迷离。

    子熏脑袋一片空白,全身像是被冻住了,没法动弹,喉咙发干,“你在干吗?”

    赫连昭霆落落大方的道,“摸你的脸。”

    他一本正经,表情专注而认真,像欣赏着一件稀世珍宝。

    子熏浑身发热,结结巴巴,舌头都打结了,“你……你……说什么?你这是……非礼!职场性骚扰……”

    赫连昭霆的手在她眼角一抹,“有眼屎,不用谢我。”

    他嫌弃的将眼屎擦在她手背上,扬长而去。

    啊啊啊,子熏彻底抓狂了,内牛满面,这到底是什么奇葩?

    妈蛋,好想弄死他,肿么办?

    她呆呆的坐了半天,整个人如失了心魂,连沈致熙叫她都没听到。

    沈致熙本想打探情况,结果看到了一个痴痴傻傻的女人,无奈的走了。

    内线电话亮了,子熏刚接起电话,就听到赫连昭霆不耐烦的催促声,“女人,我的饭呢?快点,想饿死我啊。”

    她一看时间,居然12点半了,时间过的飞快,她都浪费了。

    她犹豫了一下,不得不将饭菜热了热,将他的那份拿进去。

    赫连昭霆翻着公文,听到动静,头也不抬,态度极为冷漠。

    子熏暗暗松了口气,拔腿就跑,跟他在同一个空间,她会窒息的!

    她打开粉红的饭盒,色泽诱人的大米饭晶莹剔透,二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她挟起可乐鸡翅咬了一口,酥香的滋味让她满足的眯起眼晴,露出享受的表情。

    真好玩,超赞!

    才吃了几口饭,就见赫连昭霆捧着天蓝色的饭盒走出来,直直的站在她面前。

    子熏小嘴微张,惊讶不已,“怎么了?你这么快就吃完了?”

    “跟你换一份。”赫连昭霆声音凉凉的,不管她答不答应,都自作主张调换了。

    子熏怒了,搞个毛啊,吃顿饭都穷折腾。

    “喂喂,我已经吃过了,赫连昭霆,你不是有洁癖吗?”

    她脑中闪过一道灵光,脸色刷的红透了,又羞又喜又惊又窘,“难道……你爱上我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