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7章:会不会也打你

    第67章:会不会也打你

    越国候叫来了的下人,小心破开陵墓。

    随着那锄头声,一下一下的落去,每落一下,越国候的脸色就难看一分,林大人、游大人、谭大人的表情,也微妙一分。

    因为即便隔得老远,他们也闻到,那陵墓破开的口子里,有臭味飘出来。

    侯府小公子死了也有将近一个月了,但普通一个月的尸体,却没有这么臭的,京兆尹也好,兵部刑部也好,都是处理过死人案的,对于尸体,不说了解,也算是有些见识。

    这尸骨这么臭,莫非这孩子的怨气不消?

    三人都有些胡思乱想,柳蔚却嗅到那味道,便觉得不对,柳小黎鼻子更尖,当即就道:“腐陵散!”

    孩子出声得突兀,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看向他。

    柳小黎却像是被那陵墓吸引一般,脱开娘亲的手,慢慢走过去。

    越国候府的管家,赶紧将他拉住:“小公子,那儿危险。”

    柳蔚道:“不怕,让他过去。”

    管家犹豫一下,又看了侯爷一眼,得到越国候的默认后,才放开这孩子。

    柳小黎又走近了些,而随着陵墓的口子越来越大,尸臭味竟已经弥漫整个陵地。

    柳小黎置于中心,在外面的人都下意识捂住鼻子时,他却动了动鼻尖,偏着头判断:“不是正宗的腐陵散,气味差不多,但药方有变。”

    “怎么变的?”柳蔚问。

    柳小黎皱起眉说:“放了白诸,生烙,还有熟洋草。”

    “就这些?”

    柳小黎望着娘亲,鼓着嘴。

    柳蔚挑了挑眉:“你就闻出三样?这里头,改了六种药,换了一种,添了五种,你方才说的,是添的三种,剩下两种,与那换的一种是什么?”

    柳小黎又站在那里闻了一会儿,半晌,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躲到容棱背后,露出一双大眼睛,怯生生的望着娘亲。

    他闻不出来了,成药与配药本就不同,况且腐陵散这种药颇为阴毒,也不是他经常研究的,所以他真的不知道。

    他知道自己很没用,所以他躲到容叔叔这里,有容叔叔保护。

    “你给我过来。”柳蔚语气严厉。

    柳小黎把脑袋缩回去,彻底藏在容棱身手,连片衣角都不露出来了。

    容棱看不过眼,说道:“他还小。”

    柳蔚瞪了容棱一眼,觉得就是这人太娇惯孩子了,现在小黎怪脾气一堆,出门得抱,想要什么必须买什么,医药方面却一点长进没有。

    腐陵散是毒药入门,改了什么药材都闻不出来了,以后还有什么能靠他的?

    周围一片安静,游大人捂着鼻子,正要开口,林大人拉了他一把,小声说:“医童,医童。”

    “医童是干这个的?”游大人瞪大眼睛。

    林大人叹了口气:“是啊,不止这些。”

    “不止?”谭大人眼神顿时变得古怪。

    林大人不说了,反正,他们一会儿就知道了。

    最后,因为柳小黎找到了强而有力的靠山容棱撑腰,柳蔚终究没教训儿子。

    越国候神色也有些不对,他看着那位斯文清瘦的柳先生,又看着那个与容棱小时候越看越像的小医童,再想到他们方才的对话,不禁问:“我丘儿生前,被人下过毒?”

    柳蔚回头看向越国候,淡声道:“不是生前,是死后。腐陵散在《百药志律》中,算是一种毒药,只是其毒却是用在死人身上,用此药浸泡尸骨三日,便能令其腐烂速度超过三倍,普通小老鼠,盛夏之日,死后七日褪毛,十日烂肉,可泡过腐陵散后,只消五日,便会从皮到肉烂成一把白骨。”

    越国候目若铜铃:“你是说,有人用那邪肆之毒,毁过我丘儿尸骨,令他加快腐化?”

    柳蔚没说话,默认了。

    “他们为何要如此做?”

    “这便要等小公子的尸骨挖出来,在下亲眼看过才知。”

    “加快腐化,我儿或许已经……”

    柳蔚知道他要说什么,只道:“侯爷放心,便是只剩一把干骨,在下也能查出端倪。”

    验尸之道,包括验骨。

    越国候不说话了,神色却更为沉痛。

    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惊动:“老夫人,老夫人您等等……”

    侯老夫人?

    所有人都齐齐看向陵外,果然见远远地,几道姹紫嫣红的身影,正往这边涌来。

    “去看看。”越国候吩咐管家。

    管家立刻赶过去,可却怎么也拦不住。

    众人只见,侯府老夫人在几个丫鬟与侯夫人严秦氏的搀扶下,急匆匆往这边走来。

    越国候大叹不好,却只能迎上去:“母亲,您不是去了清……”

    “啪!”

    越国候话还没说完,老夫人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

    越国候神色一变,余下的话,咽下喉咙。

    “这下坏了,惊动老夫人了。”刑部游大人见识过这位老夫人的厉害,见状,语气带着惶恐的说道。

    林大人与谭大人也黑了脸,知道今日只怕不能善了。

    容棱抬步,朝着那方走去。

    柳蔚拉了他袖子一把:“会不会也打你?”

    “你关心我?”容棱问道。

    柳蔚松开他:“谁有空关心你,我是怕这老太太打上瘾,打了你不说,连我也打!”毕竟验尸的人是她,提出开棺的人,也是她,算起来,她才是罪魁祸首。

    容棱拍拍她的肩膀,没说什么,走过去。

    容棱先对老夫人行了礼,但老夫人却并不领情,声色冷寒的道:“都尉大人亲自驾临,老身这个当家人竟是不知,都尉大人何时行走往来,变得这样鬼鬼祟祟,偷偷摸摸了。”

    容棱垂下眸道:“容棱此行只为公事,望老夫人海涵。”

    “海涵?你要挖我孙儿陵墓,你还要我海涵?”老夫人显然气急,一口气憋不上去,险些厥过去。

    严秦氏急忙搀扶住,小心给她顺气:“母亲,您身子不适,切忌大怒。”

    “是谁在气我,谁让我怒,好一个勾结外人掘我严家陵地的不孝子,严震离,你给我跪下!”

    越国候严震离面色深沉,头深深的埋着。

    ……

    二更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