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5章:再叫一次

    第65章:再叫一次

    陈涛瞬间觉得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心中思忖,难怪齐副将的心上人都要给这人做丫鬟,都尉大人更是对其十分尊重,这样的人才,只怕皇上也要说一声人才的!

    想到方才那人手上功夫还了得,还有他的儿子,一颗糖葫芦,竟能钉于红柱。

    能人,这才是真真正正的能人啊!

    因为镇格门出动,京都大街闹腾了一阵,眼下几位副将在,敕令三队陈涛赶紧将人带回去,数十镇格门士兵这才离开。

    艺雅阁外,剩下几位副将却面面相觑:“那我们,还要不要去王府了?”

    今日他们本来是去找都尉大人说事的,只是还没说上几句,就被下人传来的消息打断,接着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魏副将摇头,说道:“算了,今日先散,看都尉的脸色,只怕今日是不想烦了。”

    另几人都看向齐副将。

    西营二队的李副将笑道:“今日三队的人得罪了柳先生,只怕我们可以走,齐副将还是要去与那位柳先生好好道个歉,否则……”

    齐副将脸色发黑,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哟,生气了?”李副将笑着,跟了上去。

    其他人也随着过去。

    ……

    柳域在三王府喝了七杯茶了,眼看着丫鬟又要给他添,他一拍桌子,到底怒了!

    小丫鬟见状唬了一跳,小声道:“侍郎大人,我们王爷亲自去接柳先生了,稍后便回。”

    “柳先生到底去了哪儿?不是说今日都在府中?”来之前柳域便递了拜帖,得到的答案是今日柳先生会在府中看附录,他这才拜访而来。

    谁知道到了,不说柳先生见不到,容棱竟然也不见了!

    柳域一通火气,早就想走,可想到父亲交代之事,还有五弟安危,到底留了下来。

    茶,喝了又添,中间柳域不得不去了趟净房,再回来时,又喝了一杯茶,才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

    柳域偏头一看,便见容棱抱着可爱伶俐的柳小黎走来,他们身后,跟着一位头戴竹笠的清瘦男子。

    进到前厅,柳域起身拱了拱手:“都尉大人。”

    容棱将小黎放到地上,道:“久候了。”

    “不久不久。”柳域忙说道:“只是怕在下来的不是时候,都尉大人与柳先生,可是在忙?”

    柳蔚笑眯眯的说道:“不忙。”

    容棱看了她一眼。

    昨日还对柳府中人嗤之以鼻,今日便好声好气起来。

    为了一句有偿,连原则也不要了。

    容棱坐到首位上,让丫鬟端来几样点心,瞧见柳小黎在吃,他这才开口道:“侍郎大人今日前来,可是又在府中发现了什么与令弟失踪有关的线索?”

    柳域闻言,沉下眸,点头说道:“是,发现了几样小东西,不知与破案有否帮助。”

    柳域说着,从袖袋中掏出两颗黑珠子。

    “这是今日打扫房间时,下人从床底下找出来的。五弟房中的下人说,这不是五弟的玩具,或许,是凶手留下的也说不定,便带来给大人与先生看看。”

    柳蔚看着那黑珠子,笑了一下:“大人还是将这东西放下为好。”

    柳域不解,问道:“为何?”

    柳蔚唤了声:“小黎。”

    柳小黎闻言,捏着糕点一边吃一边走过去,等看仔细了,便目露嫌弃,后退数步说道:“是鸟屎!”

    柳域的脸当场黑透了!

    他将那几颗鸟粪丢掉,很是尴尬,神色狼狈。

    柳蔚体贴的问道:“侍郎大人要不要去趟净房?”

    “也好。”柳域起身便走。

    等他离开了,柳蔚才说:“这不是普通鸟粪,不过,不能让他知道。”

    容棱看着她:“嗯?”

    柳蔚问丫鬟要了一张帕子,包住地上一颗鸟粪,拿起来说道:“这是蝙蝠的粪便,堂堂相府五少爷房中,怎可能有蝙蝠行走的痕迹?况且,还这么大,显然那蝙蝠的个头也不同寻常。”

    容棱沉默下来。

    柳蔚问道:“越国候府的尸体,何时能拿到?”

    她是越来越好奇了,那凶手,究竟有什么秘密?

    容棱敛眸,说道:“侯爷不肯。”

    柳蔚其实也猜到了。

    毕竟开棺验尸如此离经叛道有违伦常之事,一般家长都不愿意。

    柳域去了净房回来,见地上的鸟粪已经没了,估计被下人扫走了,面色这才好些,他看了容棱一眼,对柳蔚拱了拱手:“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柳蔚眼睛一亮,起身:“自然。”

    两人走到门口,柳域从袖中掏出三张银票,递给他道:“舍弟的事,就劳烦先生了。”

    柳蔚看了眼上面的数,义正言辞的道:“大人这是看不起在下了。”

    “不是不是,是家父与先生颇为投缘,先生头一次来京,家父无暇招待,这才命在下特地奉上几分薄银,一点心意,权当为先生接风。”

    柳蔚很是犹豫:“若是都尉大人知道了,只怕会不高兴。”

    一听有苗头,柳域忙道:“都尉大人多谋善断,聪慧绝伦,想必他自有主张,不会想歪了去。”

    “大人这是为难在下。”

    “还请先生赏脸。”

    最后,柳蔚还是勉为其难的叹了口气:“即是如此,那便劳烦大人,替在下谢过丞相大人。”

    柳域笑着:“那舍弟的事……”

    “大人放心。”柳蔚很上道,说道:“只要越国候府尸体一到,在下必定以最快速度侦破此案,寻回令弟。”

    “越国候府的尸体?”柳域想到昨日他还与京兆尹打趣,说那容棱竟然动越国候府小公子遗骸的主意,只怕是不想活了,却不想,今日倒是将他给困住了。

    “一定要尸体?”

    柳蔚理所当然的道:“越国候小公子的尸骨是日子最近的,验尸过后,有很大的可能找到凶手踪迹,若是越国候不肯,那便只好等下次有孩童失踪,或是下具尸体出现。只是时间上便不能作准,就怕下具尸体会是……”

    柳域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就怕……下具尸体是他弟弟柳丰。

    柳域神色不好:“此事,还要与家父商讨一番。”

    柳蔚点头:“若是柳府能帮上忙,自是最好,毕竟咱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柳域不再说什么,回厅里又跟容棱告别一番,便匆匆离去。

    等他走了,柳蔚取下竹笠,摸着三张银票,笑的眼睛都弯成缝了。

    “这么开心?”容棱啄了口茶,瞥她一眼。

    柳蔚将银票叠好,小心的放进怀里:“你也该开心,有丞相府替你去找越国候府,人情也好,麻烦也好,都不要你担了。”

    容棱笑了一声:“多谢你?”

    “谢就不用了,权当偿了你今日来救我一遭的恩情。”

    说到这个,她又想起:“不过为了我,得罪你的红颜知己,是不是不太好?你要不要跟那位郡主道个歉,否则今日之后,只怕她要气你一顿。”

    “月海是惠王叔的遗孤,我与她,不过兄妹之情。”

    柳蔚扯扯嘴角:“兄妹之情?她怕不是这么的认为的吧,她对着七王爷,可是冷言冷语,漠不关心,对你,一口一个棱哥哥,喊得可真甜。”

    “再叫一次。”

    “什么?”

    “棱哥哥。”他瞧着她:“我想听你这么唤我。”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