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4章:玩够了吗?

    第64章:玩够了吗?

    容棱也不知信了没有,只看了柳蔚一眼。

    柳蔚转开视线,一脸“你看,不关我事吧”的表情……

    月海郡主看不下去了。

    她方才一直没开口,便是等着容棱发现她,她此刻手上吊着夹板,分明一幅身受重伤的摸样,她就等着她的棱哥哥体贴她,关心她,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被谁欺负了!

    可等到现在,棱哥哥却宁愿抱着一个不知哪儿来的小崽子,也不多看她一眼。

    她坐不住了,脱口而出:“棱哥哥。”

    容棱这才转头,像是这才发现她也在。

    月海郡主上前一步,温情脉脉的眼中噙着雾气,她低头,故意看了眼自己的手臂,无声提醒。

    容棱也看到了她的手,不负众望的问:“怎么了?”

    月海郡主立刻指着柳蔚道:“他,这个刺客!他害我从马上摔下来,还与我侍卫动手,要行刺于我,棱哥哥,你要为月儿做主……”

    容棱看向柳蔚。

    柳蔚却浅浅撇嘴:“是啊,我害她从马上摔下来,还与她的侍卫动手了,他们正要抓我去你镇格门天牢坐坐,我也正要去呢。”

    容棱目光微沉,冷冷的看着柳蔚。

    月海郡主心中得意,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可下一秒,容棱却只是不善的问一句:“很有意思?”

    他问的是柳蔚。

    柳蔚摊摊手,表情很随意,似乎真的不在乎:“镇格门的天牢啊,这等风水宝地,有生之年不进去观赏观赏,倒是有点对不住来了一趟京都。”

    “棱哥哥你听,他承认了!”月海郡主急忙道:“棱哥哥,他要行刺我,我险些死于这贼人之手,我……”

    “不是没死吗。”容棱冷不丁的冒一句。

    月海郡主一愣,看着棱哥哥,感到不可思议!

    容棱却瞧着柳蔚,收敛眼中冷色,有些无奈的说道:“玩够了吗?”

    他这句话,问得太过随意,月海郡主眼睛当时便鼓了起来。

    柳蔚看了月海郡主一眼,嘴角轻轻勾起,回答:“没玩够。”

    容棱皱眉:“回府!”

    柳蔚笑着:“不回。”

    容棱:“中午了,不用午膳?”

    柳蔚:“一顿不吃饿不死,况且你镇格门的牢饭,指不定别有一番风味,我想尝尝。”

    柳小黎闻言舔了舔嘴唇,小声问道:“牢饭,好吃吗?比糖葫芦好吃?”

    容棱曲指敲了他脑门一下,小家伙痛的嗷的一叫,委屈的不敢再多嘴。

    “柳域在府中等你。”容棱突然说。

    柳蔚挑了挑眉:“嗯?”

    “求你办事。”

    柳蔚:“……”

    “有偿。”

    一听有偿,柳蔚顿时眼睛一亮。

    “回府!”柳蔚立刻说,刚才那一肚子小火气,已经被一句有偿吹得一丝火苗都没了。

    有偿意味着有钱,钱这种东西,送上门怎么能不要!

    见他们要走,月海郡主忙喊:“棱哥哥……”

    容棱闻言脚步,侧首,对月海郡主道:“柳先生是我贵客,他性子顽皮,你莫与他计较。”

    “棱哥哥,我的手都这样了,你就不问我好不好?疼不疼?却关心他一个刺客,你……”

    “管好你的嘴。”容棱眼神冷了下来。

    “是他要谋害我!”月海郡主不依不饶。

    容棱安静的看着她,半晌,说道:“私调镇格军,先想想你回头怎么跟皇后交代!”

    月海郡主脸色一变,表情变了几变。

    容棱不再看她,转身带着柳蔚离开,月海郡主想叫他,却被李君拉住。

    “你干什么?”郡主怒目而视。

    李君笑着。说道:“郡主若想与三王爷撕破脸皮,在下也不拦着了,只是,郡主真的想吗?”

    月海郡主一咬牙,眼中透着一股恨意!

    李君也不多说了,只扬声唤了一句:“热闹也看完了,小童,楼上雅房,再送两盏热茶去,七王爷,咱们楼上继续吧,方才那盘棋,在下还没胜您呢。”

    容溯又深深看了大门一眼,才收回视线,与李君一道,上了二楼。

    这平白生起的闹剧,来得快,去得也快。

    眼看着厅内的镇格士兵都跟着容都尉走了,月海郡主顷刻间身边只剩几个侍卫,顿时显出几分萧索。

    于文尧从角落里出来,瞧着大门方向看了一会儿,眼中闪过笑意,这才转眸,又看向月海郡主。

    郡主此刻脸颊发烫,一股愤怒与埋怨集结于脑,她挥了一下裙角,气冲冲的离开,临走前,恶狠狠的对身边侍卫吩咐:“查清楚,那男人究竟是谁。”

    她声音不小,于文尧听见,唇角笑意加深。

    他也想知道,那人究竟是谁。

    容棱都肯为其亲自出面,这京都,何时出了这么个人物,当真有趣、有趣!

    柳蔚随容棱离开,到了外面,街上人头涌动,不少百姓虽说惧怕官兵,却还是忍不住看热闹。

    外面方才围住艺雅阁的士兵,都退了,容棱抱着小黎,将他放进马车,又对身畔柳蔚道:“回去好好解释。”

    柳蔚看了他一眼,撇撇嘴,跟着爬上马车。

    明香惜香最后上车,齐副将站在几位副将中间,望着明香的背影,有些痴痴的。

    陈涛见状,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唾沫,不敢告诉他们家副将,您追了一年多的那位姑娘,说让您以后别找她了。

    等到马车与大马离开,一队的岳副将才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陈涛把事情说了一遍,有些谨慎的问:“副将大人,究竟那位刺客……”

    齐副将瞪了属下一眼,扼住他脱口而出的话,冷声道:“少胡言乱语,那位是柳先生,都尉大人的贵客。”

    陈涛不知柳先生是谁,只好埋头。

    但几位副将中,却对柳先生之名,早已好奇已久。

    “说来魏副将还欠了这位柳先生,一个好大的人情。”

    军机大营一营先锋军魏副将苦笑一声:“是啊,临安府之行,我数十先锋军,唯靠那位柳先生搭救。”

    陈涛听闻,猛然咋舌。

    要说柳先生名讳,他没听过,但是先锋军临安府之事,却早在整个镇格门传遍了。

    据说先锋军在临安府调查案件时,遇到强敌,十数将士死于非命,而就在这时,他们的都尉大人,带着一位不知姓名的神医,短短几日,便救下了几位将死之人。

    更在其后半个月,为当地驻扎的先锋军一一排查,如今一个月过去,再未听说临安府传来死人消息。

    此时在门中广为流传,却终究只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

    而原来,那位神医先生,就是方才那位?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