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3章:容棱,一个母族不显的小畜生

    第63章:容棱,一个母族不显的小畜生

    周围看热闹的这会儿是越发觉得有趣了,尤其是于文尧,若不是不合适,他真想买包瓜子,一边看戏,一边嗑着。

    容溯与李君对视一眼,这件事一直闹不下去,他们是最不愿意见到。

    二楼包厢里,还有三位顾命大臣被堵在里头。

    今日容溯偷偷约见三位一品大员,此事本就不能声张。

    要知道王爷与朝臣勾结朋党,若是被有心之人知晓,等于递个把柄,送到太子手上!

    李君轻声道:“此事我们不好出手,要不,先从后门,将三位大人送走?”

    “不行。”容溯皱眉。

    容溯看了眼四面八方的镇格门士兵,沉声道:“此举不妥。”

    李君知道七王爷觉得哪里不妥,容棱麾下的人,个个都是尖鼻子!狗耳朵!听得着响声,也他妈闻得着味儿!

    眼下整个艺雅阁里里外外都是镇格门的人,若是一个不差,三位大人被谁看到了,谁能保证他们不会乱说?

    的确太冒险了!

    这么一想,李君又道:“不若还是与郡主说说,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免不了一会儿容棱都会过来。”

    “他?”容溯眯眼又看向柳蔚:“这人当真这般重要?”

    容棱是什么狗脾气容溯清楚得很,到底要喊声三哥,即便没有情分,但也算是一起长大的。

    容棱的性格,什么时候会为了个普通酸儒,劳师动众的?

    李君叹了口气:“幼儿失踪案未破,眼下容棱,正是需要他。”

    容溯沉吟一下,半晌点头:“去办。”

    李君点了点头,抬步,走向月海郡主。

    月海郡主却气上心头,她看镇格门的人喊不动,唯有对自己的亲卫道:“你们,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亲卫一呼百应,但因为人数稀少,只有五六人,就算齐齐围上来,没有威慑力不说,瞧着还有些心酸……

    李君走到郡主身边,道了一句:“郡主息怒。”

    月海郡主不喜欢这人,皱起眉道:“七哥哥又想说什么?”

    “郡主多虑了,七王爷自然是心疼郡主的,郡主眼下手伤了,在下听说,这手骨头若是断了,可一定要静养,若是没有养好,以后接好后,左右两手的长短,有可能不一样。”

    “什么?”月海郡主尖叫一声,顿时捂住自己的手:“你少咒本郡主,什么长短不一,少危言耸听!”

    李君摸摸鼻子:“在下也是为郡主着想,不若这般,郡主先回宫,找太医先行看看,至于这几个刺客……镇格门的人都在,难道还怕他们跑了不成?”

    月海郡主虽说比较莽撞,但还不傻。

    她一走,这些已经摇摇欲坠的镇格门士兵,还不下一秒就将这个刺客放了。

    那她这口气,岂不是不止出不了,还要自己憋回去!

    郡主脸色难看极了,瞪着李君,像是要将他瞪出一个血窟窿。

    李君却笑得淡定,半点不受影响,继续说道:“郡主,手脚之事,可大可小啊。”

    月海郡主眼珠子转了几圈,终究还是怕自己的手真落下毛病,她犹豫一下,正要说话,却听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

    接着,便是某个士兵,惶恐的声音:“都,都尉大人……”

    月海郡主眼睛一亮。

    李君皱起眉。

    不远处的于文尧,也顿时眯起了眸子。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艺雅阁正门外,玄袍俊美的男子,缓缓而来,他腰间环着佩剑,眼神冷厉锋芒。

    男人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人,远远瞧着,一个个都噤若寒蝉,小心翼翼。

    这些人柳蔚不认识,但在场许多人都认识。

    镇格门东营一队副将,三队副将,西营二队副将,军机大营一营先锋军副将,随便一人拿出来,那也是在京都不可小觑的人物。

    这会儿,却全跟在那位满脸寒气,眼看着不太开心的三王爷身后,小心谨慎,战战兢兢。

    厅内其他的镇格门士兵,见了这阵仗,急忙齐齐抱拳行礼:“见过都尉大人,诸位副将大人。”

    这些人声音整列,一口气说出来,仿佛屋子都给他们震抖了三寸。

    明香惜香也找到靠山了,忙兴奋地喊:“爷。”

    容棱身后的齐副将忍不住上前一步,看着明香,讨好的笑开来:“明姑娘……”

    明香看他一眼,别过头去!哼!

    月海郡主前一刻脸上的喜色,此刻顿时消失,她脸有些发白,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有些手足无措。

    容溯站在人群后,看着那位派头十足的三哥,嘴角不觉讥讽地勾了一下。

    镇格门都尉,实权大臣,手握重兵,好威风!当真是好威风!

    谁能想到,当初一个母族不显的小畜生,有朝一日,他竟也有这等风光?

    容棱站在那里,没回应数十将士,只看着眼前那一袭白衣,消瘦淡雅的“男子”,面色不好的道:“不是说今日不出门?”

    现场很静,容棱的声音倒也不算突兀,可是夹着冷意的音调,却让场中顷刻更静了。

    柳蔚看他一眼,有点好笑的说道:“又不是我要出来。”

    她说着,把柳小黎推出来,一脸的事不关己。

    柳小黎被娘亲出卖,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

    容棱低下眸子,看着孩子。

    柳小黎咽了口唾沫,小嘴一撇,往前伸出两只小短手。

    那小手往上举着,求抱抱的姿势,配上那小委屈的眼神,容棱到底心软了,弯腰将他抱了起来。

    身后的几位副将,与在场的镇格门士兵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跟随都尉数年,何曾见过他如此好脾气的一面,虽然这到底是个孩子,温柔些也没错,但都尉大人上次对一个街边小童最温柔的时候,也就是冷冷瞥过去一眼,当时,就把人家小孩吓得差点哭断气了……

    这会儿,都尉大人竟然这么温和将人抱起,眼中的柔色,更加不似作假。这……这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容棱抱着柳小黎,任凭小家伙讨好的在他脖子上蹭蹭,严肃问道:“是你要出门的?”

    柳小黎心想,虽然是自己要出门的,但是是娘先走丢了,才惹上这些麻烦的,根本不能怪他,但他偷偷瞥了娘亲一眼,对上娘亲警告的眼神,顿时把想告的状都咽了回去,很小声的说:“是我想吃糖葫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