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2章:眼中带着些许探寻

    第62章:眼中带着些许探寻

    这么想着,柳蔚就安抚安抚珍珠,又对儿子伸出手。

    柳小黎立刻跑过来拉住娘亲,两父子相携而立,肩上还立着一只鸟儿,这姿势,与这满大厅的盔甲士兵相映衬,看着总是有些违和。

    “走吧。”柳蔚随意说道。

    陈涛松了口气,对后面的兄弟道:“走!”

    月海郡主得意地瞥了柳蔚一眼,趾高气昂的走在最前面,可还没走两步,外面又有两人急匆匆的跑进来。

    明香惜香差点疯了,她们竟然将小公子给弄丢了,两人一路寻找,将整条街来来往往翻遍了,都没找到,就在她们正心慌时,看到艺雅阁门口竟有大批侍卫围堵!

    她们心想,小公子会不会图热闹跑进去?

    这才进来一看。

    一进来,果然看到小公子,并且连柳公子也在!

    “公子。”两个水灵灵的姑娘看到柳蔚,顿时委屈上来了:“公子,您去哪儿了?还有小公子,您可让奴婢们一顿好找啊!”

    柳小黎吐吐舌头,躲到娘亲的袖子后面,一脸的小心虚。

    惜香眼尖,看到了周围情况不对。

    但按理说,这种被一大帮盔甲士兵包围的情况,应该是吓人的,可因为瞧见了士兵们的衣着,都是镇格门的服饰,惜香便没有受惊,却担心上了。

    惜香抓着柳蔚的手,来回翻转着看,很紧张:“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受伤了?怎还动用了镇格门的兄弟?”

    明香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那领兵头领肩上的徽印,不觉询问:“东营三队的人马?那不是齐副将的兵支吗?”

    陈涛听这突然跑来的小丫鬟似乎认识他们齐副将,不觉看向柳蔚,心想莫非这人也是齐副将的朋友?

    可是认识副将又有何用,如今是郡主下令,他们也只是尽忠职守罢了。

    “公子,到底出了何事?”惜香看气氛凝重,着急的问。

    柳蔚还没说话,柳小黎脱口而出:“他们说我爹行刺郡主,要抓他,惜香姐姐,郡主是什么?可以吃的吗?什么味道的呀?”

    小家伙还是耿耿于怀“郡主”这种食物,他竟然一次都没吃过!

    说好的要尝遍京都美食呢?

    明香惜香却唬了一跳,两人转头,果然看到挂着手臂,受伤被她们忽视的月海郡主,立刻曲身行礼:“三王府婢女明香(惜香),见过郡主!”

    “你们是三王府的人?”月海郡主本恼怒抓个人怎么总有意外跑出来,这会儿却又愣了一下。

    而同时,在场其他人,也都愣住。

    容溯眯了眯眼,张嘴,喃喃出声:“容棱?”

    李君在旁小声道:“这对父子,难道是……”

    “你知道什么?”容溯偏头。

    李君道:“三王爷离京数月,据说此次回京,为了京都幼儿失踪案,特地请了一位仵作回来。昨日不是听说丞相府五少爷丢了?据说不过一个时辰,便已经知晓那凶手是如何将人偷走的,眼下只等找一具尸体,指不定就能抓到凶手了。”

    幼儿失踪案容溯也知道,毕竟十六弟也丢了,可是此案不是查了三年,一无所获吗?

    容棱才回京几天,这么快已经知道凶手案犯的方法了吗?

    这么想着,容溯又看向柳蔚,眼中带着些许探寻。

    柳蔚此时有些无奈,看着月海郡主骤然僵住的表情,和数十镇格门士兵变异变调的脸色,她叹了口气,到底还是问:“到底去不去天牢?”

    惜香机灵,立刻道:“公子说的哪里话,此事想必是误会……”

    “不是误会!”惜香话音未落,月海郡主已经冷着脸道:“他行刺本郡主,证据确凿!本郡主今日就是要将他带走,即便他认得棱哥哥又如何?棱哥哥知道,也必然会为本郡主出这口气,来人,带走!”

    惜香不知郡主是哪来的信心,认为王爷会为了她委屈柳公子,但她在这里,是断然不会让人将公子带走的。

    “郡主三思,王爷对我们家公子,素来尊重,郡主此番作为,怕是会惹王爷不喜。”惜香说。

    “你是什么东西?”

    月海郡主生怒:“你是说棱哥哥会包庇他一个居心叵测,心怀不轨的刺客不成?我看你根本不是三王府的婢女,你们是假借棱哥哥之名,为求脱身吧?来人,将这二人也抓起来,同样,以逆反同党论处!”

    明香惜香从小生在三王府,因为机灵敏锐,六岁开始还被送到皇宫教养,十三岁才送出来,托大一些,在府中,她们也算是当半个小姐养大的,没吃过苦,也没挨过累。

    明香更还是管家明叔的女儿,在王府的婢女丫鬟中,算得上是领头的那个,她们平日也就只有皇上来的时候,会出来伺候伺候,端端茶水。

    外面人见了,谁不叫声明香姑娘,惜香姑娘,便是王爷对她们都是好言好语的。

    如今,却有人要将她们带去天牢,说她们是刺客同党。

    两人呆了一下,最后还是惜香冷下脸,道:“如是郡主执意,那奴婢便无话可说了。”

    明香却在瞪了一眼陈涛后,看着他肩上的徽印说:“让你们齐副将以后别来找我了!”

    柳蔚是知晓明香有位追求者的,好像是姓齐,看来巧合对上了,就是那位东营三队的齐副将。

    柳蔚揉了揉眉心,她好像一不注意棒打鸳鸯了。

    镇格门的士兵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是知道他们的副将好像一直想娶都尉身边一个丫鬟,但也不知是都尉不肯,还是那丫鬟不肯,总之齐副将都追了一年了,现在也没看见把人追到。

    莫非,就是眼前这姑娘吗?

    陈涛顿时脸都皱成一团,副将为了娶老婆可谓一颗痴心都埋进去了,若真是眼前这人,那他们将未来嫂子得罪了,这回去还有好果子吃吗?

    一下子,他们思绪良多,想来想去,最后归根究底——这个所谓的刺客,是认识他们都尉大人的。

    他们要是敢抓他,都尉大人不放过他们也就罢了,还会因此得罪齐副将。

    闹剧到了这里,柳蔚其实已经有点累了。

    她本来觉得,去一趟天牢也没什么,反正她不会让自己吃亏,但是眼下明香惜香一搅合,事情彻底僵持住了。

    月海郡主当然是要带他们走的,并且她现在也拉不下脸,她急于要给自己出口气,肯定不会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轻轻放下。

    但是镇格门的士兵们却因为明香惜香的出现而心生退却,毕竟郡主再是有命,他们不是郡主的亲卫,而是镇格门麾下的士兵,他们的顶头上司,还是容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