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60章:未婚夫,七王爷容溯

    第60章:未婚夫,七王爷容溯

    于文尧一笑:“不急,下面有人与她周旋。”

    “嗯?”

    于文尧勾着唇:“我倒不知道,今日艺雅阁真是热闹,七王爷与几位好友正巧在包厢聚首。有他们在,不会真让月海郡主在这里胡闹。”

    七王爷?

    柳蔚倏地一愣。

    眼神有点恍惚。

    于文尧见状:“柳兄认识七王爷?”

    柳蔚条件反射的摇头:“只是听说过,在下来京都也有段日子了,听得最多的便是太子与七王爷。”

    “原来是这样……”于文尧只说了一句,便不再往下。

    但柳蔚却听出他声音里夹带的冷嘲。

    坊间流传,太子与七王爷分庭抗争,在朝中斗得跟乌眼鸡似的。坊间学子也好,朝中酸儒也好,对此都看不下去,这两位在朝内搅得天翻地覆,偏偏都是身份贵重之人,皇上不开口,谁也没办法说一句。

    到最后,竟然分成两派,明目张胆的对峙起来!

    于文尧这表情,柳蔚不陌生,因为在付子辰脸上也看到过。

    付子辰从小在京都长大,因为家世显赫,与皇家的几个孩子都熟悉,小时候听说更是在上书房读过学的,所以越发熟悉,便越发知道那几位的尿性,也越发不屑!

    “我若是非要搜呢!七哥哥你就偏偏要拦我?”这时,一声怒气娇吼从楼下传来!

    柳蔚听在耳里。

    于文尧说道:“月海郡主刁蛮成性,也不知七王爷镇不镇得住她?”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柳蔚说着,到底推开房门。

    于文尧看着她的背影,一时停顿,才又跟了出去。

    柳蔚这张脸,估计化成灰月海郡主也认得,因此柳蔚没有靠近,只是躲在二楼栏杆附近偷偷往下窥。

    因为艺雅阁突然闯入镇格门士兵,其他包厢里的人也都出来看热闹。

    一楼中央,月海郡主气的满脸通红,忍不住说道:“七哥哥你看我这手,你就不心疼我?”

    月海郡主此时已经包扎了手,手上吊着,上面绑着夹板,看得出已经没有大碍,但是火气,却是彻底燃了起来!

    柳蔚的目光刚好是正对月海郡主,背对七王爷,因此她看不到七王爷的脸,只听他浅浅的叹了口气,声音清淡:“那你想如何?”

    “我要进去找那人出来,将他斩于我刀下,消我不忿之心!”

    七王爷身边的一位锦衣公子笑道:“便是要抓人,也没有冲进去的道理。”

    于文尧凑到柳蔚耳边,说道:“此时说话这人,是李国侯府的三公子,李君。”

    柳蔚点点头,心中却思忖一下,问道:“艺雅阁的老板是谁?”

    于文尧眼皮闪了一下,转开视线,摇头:“不知。”

    “那人是不是七王爷的朋友?”

    这个于文尧是知道的:“不是。”

    柳蔚看向他,没问他怎么不知老板是谁,又能确定他不是七王爷的朋友,只是说道:“既然七王爷与那幕后老板非亲非故,月海郡主大闹艺雅阁,与他何干?他这么勤快亲自下去拦着,是为什么?太闲了?”

    于文尧倒是看她一眼,却没说什么。

    柳蔚转头,在几间包厢上来回看看:“哪间是七王爷他们的包厢?”

    于文尧指着其中一间最大的。

    柳蔚说道:“我打赌,里面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人。”

    于文尧笑了出声,却没反驳。

    柳蔚看着他,心中不知怎么笃定,这位萍水相逢的朋友,其实很不简单。

    于文尧什么也没说,笑过之后就又看着楼下。

    柳蔚也随他看去,却运气不好,刚好与月海郡主来了个对视。

    “在那里!就是他!”

    郡主这一吼,所有人齐齐转过目光,看向柳蔚。

    众目睽睽之下,柳蔚忍住叹了口气,其实她敢出来,便是不怕真的被找到。

    来艺雅阁躲藏,柳蔚自然没有道理,眼看着月海郡主把人家的地方搅了,所以柳蔚是决定,如果外面的人拦不住这位刁蛮郡主,她也是会自己出去的!

    现在被看到,柳蔚倒没多少惊慌。

    于文尧就近瞧着柳蔚,在柳蔚坦然的脸上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是真的不惧怕,倒是有些无趣了。

    “看来丑媳妇终要见公婆。”

    于文尧这句话有点不合时宜,柳蔚没说什么,目光倒是与那位刚好转过头来,往上看的七王爷对上。

    很俊的不凡容貌,衣着光鲜,气质清傲,眉宇间带着高高在上的凛寒贵气。

    这是柳蔚第一次见到容溯,在她逃婚之后的第五年。

    到底是自己的前未婚夫,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即便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柳蔚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如今找到了始作俑者,七王爷自然也没理由继续再拦着。

    镇格门的士兵一大股的冲上来,伸手就要抓柳蔚。

    柳蔚赶紧道:“我自己走!”

    镇格门的领兵头领陈涛闻言,很尊重人的点点头,让柳蔚自己走,却严谨的盯着柳蔚,不给柳蔚乘机逃跑的机会。

    柳蔚下到一楼,月海郡主当即冲上来,挥舞着剑就要刺向她。

    柳蔚眼瞳一闪,侧了侧身,躲过这完全没有技术性的一击!

    月海郡主恼羞成怒!

    瘸着一只手,还是自强不息的继续砍柳蔚。

    她这无差别的一砍又被柳蔚躲过去了,却差点砍到旁边的镇格门士兵。

    镇格门的人有点不悦,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齐齐退开。

    七王爷等人也置之不理的退到一边,于是,整个大厅中央,就是月海郡主话都不说,红着眼睛,追着柳蔚跑。

    而柳蔚就动作敏锐又颇显悠闲的在她的乱剑中走来走去,躲过一次又一次的袭击。

    最后,月海郡主累了,大吼:“你们都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抓起来啊!”

    周围的镇格门士兵还没动,郡主的亲卫却已经齐齐冲上来。

    柳蔚眼中笑意未散,身子一窜,躲到了七王爷身后。

    容溯愣了一下,看着下一秒便刺到自己眼前的长剑,眉心极不悦的一蹙。

    “大胆!”

    七王爷身边的李君大喝一声,抬脚踢开那大持剑亲卫。

    亲卫被踹得老远,趴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柳蔚见状,倒看了那李君一眼。

    看起来文质彬彬,不想却是个练家子,看这手段,一脚就能踢吐血,功夫不错。

    李君踢了那亲卫,转首又目露寒意的瞪向柳蔚。

    柳蔚赶紧躲开,但没跑远,却是拿七王爷这具人肉躯体当做了挡箭牌。

    “王爷……”李君皱眉唤了一声。

    柳蔚却在下一秒,胳膊被抓住!

    她转过头,这便对上了一双漆黑深邃,饱含愠怒的寒冷眸子。

    是她那未婚夫,七王爷,容溯。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