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9章:是镇格门的人

    第59章:是镇格门的人

    柳蔚拿着那本《万物志》,翻到其中一页,对他道:“天南地别,诸物万千,南境阴湿,北地干冷,地质区大,或以人而歧之……”

    于文尧静静听她说,却没发现其中有提到千叶草的。

    柳蔚说完,看着他:“南北气候,土地,人物,都不同,故而药方不可千篇一律,万物志中很多处提到各地土质,人质,阁下多看看,便能体会其中不同。”

    于文尧沉默下来。

    柳蔚再说:“为医者,并非固守古籍,人会变通,将地质物质等东西融入不同人身上,便有不同效果。千叶草只是其中差异颇大的一种药草,还有很多其他的,这个没有哪本上是撰写清楚的,且需要为医者自己琢磨,等你琢磨到底了,大略也是个上得了台面的大夫了。”

    于文尧抿了抿唇,手指摩挲着书页的书皮,半晌说:“在下询过几位当世大医,他们并未说过这些。”

    “不奇怪。”柳蔚也不惊讶:“阁下并非他们的门生,说多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况且阁下也不像是个会做大夫的,他们大概觉得敷衍敷衍,也就过去了,并非真心想教你。”

    于文尧笑了一下:“这倒不是。”

    似想通了,于文尧将书放回桌子上,语气有些沉:“在下相信他们是真心教导,只是在下……估计是没这个天分,在下缺了公子方才所说的钻研之心。”

    柳蔚不再说话,跟他泛泛之交罢了。

    从药铺偶遇,他便缠上自己,一路上锲而不舍,这不像是对医术没有钻研之心的人会干出的事。

    但柳蔚没多问,因为看得出对方也不想说。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于文尧先开口:“楼上有棋盘,公子可愿与在下对弈一局,权当消磨消磨时间。”

    柳蔚想了一下:“也好。”

    两人上了楼,柳蔚这才发现,二楼一半的地方是敞开,看着像个图书馆,另一半的地方却是封闭,里面是一间一间的包厢,隔着门,无法看到里头的情景。

    于文尧上来,便对伺候的小童道:“安排一间小卧。”

    小童伶俐的应道,去前台拿了个牌子,就过来。

    小童将他们领到一间包厢前面,两人进去,柳蔚才发现这里头景致还不错,透着一股优雅的味道,即便之前里头没人,却也焚着清香,嗅得人心旷神怡。

    “怎么样?”于文尧问。

    柳蔚点点头,坐在棋盘的一边:“这里很好,估计往后,在下也会常来了。”

    “欢迎之至!”

    小童准备好了茶水糕点,又将香换了一块,再把房门阖上,这才离开。

    房间里安静下来,黑白两棋就在他们手边,柳蔚是会下棋的,只是很粗糙,她的棋艺是跟着爷爷学的,穿越之后,便跟着付子辰偶尔下下。

    付子辰说她性格懒散,观不了棋中大意,一辈子也就是个臭棋篓子。

    柳蔚倒是不生气,下棋而已,不过是个兴趣,太过执着反而失了味道。

    于文尧棋艺精湛,他觉得柳蔚这人透着股高深莫测,与她下棋,也是带了几分试探的意思,通常懂棋之人,性格会较为诡谲,他觉得柳蔚便像这种人。

    但是下过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其实,下了一刻钟胜负已经分了,但是柳蔚没看出来,于文尧也没提醒她,于是,在一盘已经结束的棋盘上,因为于文尧没有捡子,他们竟然下了又足足两刻钟。

    到最后于文尧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是好奇,这人是真的没看出棋已下完了?还是故意扮猪吃老虎?毕竟他们不认识,但凡多点心思的人,对于别人的试探,或许真的会故意藏拙。

    眼前这位是藏拙?

    于文尧观察了很久,最后放弃了这个念头。

    不是,绝非藏拙,因为在吃了自己几颗棋后,对方露出的那股洋洋得意的表情,尽管一再遮掩,他还是看出来了。

    心中不觉想笑,于文尧说:“公子棋艺不凡。”

    柳蔚抿唇笑笑,端起旁边一杯茶,喝了一口,才说:“我棋不好,不过于文公子,似乎比我还不好,这样咱们倒是能多对上一时三刻。”

    于文尧但笑不语。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喧闹声。

    于文尧唤了声:“来人。”

    守在门口的小童立刻进来。

    于文尧问:“外面出了什么事?”

    小童回道:“是镇格门的人,在缉拿凶徒!”

    “镇格门?”柳蔚挑了挑眉,脱口而出。

    于文尧看向她:“柳兄认识镇格门的人?”

    “不认识,但是听过。”柳蔚说着,问那小童:“镇格门缉拿什么凶徒?是天牢逃出来什么犯人了?”

    于文尧说:“镇格门隶属御前,便是天牢出了犯人,也不该劳动镇格门,难道是宫中出了什么事?”

    小童说:“听说是月海郡主在宫外遇刺,请了旨意,召来了镇格门的人。”

    柳蔚表情一下很微妙。

    于文尧点点头,谴退了小童,才对柳蔚说:“月海郡主住在宫里,出了事劳动镇格门出手,也是寻常,不过倒是没想到,她当真是恨你入骨了,私调镇格门的人,事后,皇后必定要骂她一顿。”

    “不是说请了旨意吗?”

    于文尧笑了一下,笑得有点高深莫测:“这位月海郡主,可不是那么识礼数懂规矩之人,况且,这么短的时辰,哪里够等到旨意下来。”

    如今皇上不在京都,皇后与太后都在后宫,要请旨意,进个宫再出来,不知道要花多久,哪能这么快。

    柳蔚没有说话,心里却很纠结,惊动了镇格门,她一会儿要怎么走?要不要派人回去跟容棱说一声?但是她能派谁?

    看了眼对面的于文尧,柳蔚心中摇头。

    这人不知身份,不能信任。

    她这会儿也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要和儿子分开,陪小黎买糖葫芦,也总比自己无端端惹上大麻烦好。

    正想着,外头又是一阵喧闹。

    听着动静竟然越发大了。

    于文尧起身,道:“我出去看看,你在房中等等。”

    他说着,便去了,柳蔚安静的等在房内,她走到窗边,推开窗子看了下面一眼,便看到满条街都是武装士兵,顿时惊讶。

    这是知道她在艺雅阁,专门来堵的吧?

    可是无缘无故,怎么会知道她进了艺雅阁?于文尧带她从后门进来,应该没人发现才对。

    柳蔚一边思索,一边将窗子阖上,这时,于文尧也进来了。

    他看到柳蔚便道:“只怕当真不好解决了,月海郡主围了艺雅阁,说是有人看到,你进了这里。”

    柳蔚揉揉眉心:“算了,我出去吧,事情总要解决。”

    她说着,就要走,手搭在门上,刚要推开,于文尧握住她的手腕。

    柳蔚看向他。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