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7章:青衣男子

    第57章:青衣男子

    翌日,三王府。

    一大早,柳蔚刚起床,外面惜香就来报:“公子,王爷遣人来问,说是昨日与您说好的户籍资料,您准备好了吗?他这就要出门去户部了。”

    柳蔚捏着筷子正在吃早膳,闻言将筷子一搁,恶狠狠的说:“跟你们家王爷说,安良除暴乃是我辈己任,银子的事就先暂缓,先将案子破了再说。”

    “是。”

    惜香正要出去,柳蔚又叫住她:“再问问他,今日可还要去衙门,若是不去,我要在房内看附录,让他别来烦我。”

    惜香抹抹冷汗,还是应了一声“是”,声音却气短很多。

    过了一刻钟,惜香回来说是王爷说,今日不去衙门。

    柳蔚也料到了,毕竟尸体都没有,去衙门也没用。

    今日能躲个闲,她不爽的心情也稍稍恢复了些。

    这时,柳小黎也醒了,他趿着鞋子,一边揉眼睛,一边走过来。

    惜香领着他去洗漱,等到再回来,柳小黎已经兴致勃勃:“爹,今日不去衙门,那我们出去玩吧。”

    “不去。”柳蔚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手边放着几本附录。

    “为什么?”柳小黎跑过来,抱住娘亲大腿:“我听说临近中秋,京都到处都好热闹,好多人呢,我们去看看吧,好不好嘛。”

    柳蔚将他轻轻踹开:“让明香惜香带你去。”

    “不要,我要爹。”小家伙不依不饶。

    柳蔚头疼,手里的附录也看不下去了,她将书一搁,将儿子抱起来:“去用膳,用了膳带你出去逛一圈,中午之前就回来,下午爹要在房里看典籍,你不准吵。”

    “好。”柳小黎眯着眼睛笑得特别灿烂。

    节前的京都,的确算是热闹,到处都是人来人往,其中见得最多的,还是各地学子,毕竟秋闱在即,大家可都是卯足了劲。

    柳蔚带着柳小黎逛了一圈,小家伙看什么都兴奋,在人群里横冲直撞的。

    明香惜香跟得满头大汗,作为亲娘的柳蔚却慢悠悠的抱着一包蜜饯跟在后面散步,她那儿子什么身手她清楚得很,断不会吃什么亏。

    没有儿子叽叽喳喳,柳蔚也乐得悠闲,路过药材铺时,顺势进去看了看。

    “公子要买什么?”医童见来了客人,放下手上的活计,迎了过来。

    柳蔚没说话,捻了捻面前放这儿一些千古草,闻了闻:“这千古草倒是新鲜,什么时候摘的?”

    医童道:“就是前两日摘的,掌柜的命咱们将它晒干留用,可这几日都出阴日,一直没见着太阳,便给耽搁了。”

    “这么好的千古草,晒了浪费。”柳蔚将那草丢开,拍拍手:“这些我都要了,包起来吧。”

    “好嘞。”医童应了声,拿着黄纸开始包。

    这时,耳边一道清亮男音倏地响起:“千古草不用晒干的,莫非还能生用?”

    柳蔚偏头,便看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个青袍加身的翩翩公子,他的目光,也正落在那满桌的千古草上。

    柳蔚挑眉:“千古草乃是寻常用的药草,干有干用,生有生用。”

    “生用为何用?”

    “那的看对什么方子。”

    “公子对什么方子?”

    柳蔚觉得这人很莫名其妙,突然跑出来搭讪的,一说还没完没了了。

    柳蔚有些不耐的扯了扯嘴角:“公子看来也是学医的,便该知道,医学有道,素来都有门派之别,师门之别,公子这样随意打听别人家的药方,是不是唐突了些?”

    对方愣了一下,想是也反应过来,倒是有些抱歉:“是在下有欠妥当。”

    此时,医童已将千古草都包好,柳蔚付了银子,拿着药材离开。

    可那青衣男子,竟然也跟了出来:“公子是哪间药铺的?是挂牌的大夫?”

    柳蔚不理他。

    对方也不在意,就这么默默的跟着她。

    跟了半条街,一副还不打算离开的样子,弄得柳蔚彻底烦了。

    柳蔚转过身,对着那人,冷笑一声:“阁下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容貌清隽,温文尔雅,此刻明知对方不悦,还是彬彬有礼的摸样:“在下想与公子聊上两句,公子何必如此拒人千里。”

    柳蔚抖着眉毛:“在下不喜与生人闲聊。”

    “于文尧。”

    “恩?”

    “在下姓宇文名尧,这样,你我总不算生人了。”男子亲和笑笑,一幅脾气很好的摸样。

    柳蔚觉得今天是不是遇到神经病了?怎么出个门就招惹上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

    柳蔚叹了口气:“你不就是想知道千古草如何生用,我告诉你,千古草药性猛烈,主健脾,化痰,虽看着是味良药,但根植里却天生带着微毒,因此只有晒干了,将那毒气逼了出来,才可用在药方里,可这是北方的习惯,南方人却不是这样用,公子是没去过江南吧,江南遍地千古草,大部分人都是生用,只因江南人常年水气,身上总多多少少带着些寒,千古草中的毒性,遇寒则化,因此寒底之人,生用药效比晒干了用,效果更好。好了,我说完了,公子再会。”

    柳蔚说完,转身就走了。

    却不想刚走两步,后面那狗尾巴又跟来了:“千古草生于热带,的确惧寒,但生用若是用得不好,很容易积毒成灾,风险如此之大,为何不保险起见,干用为好呢?”

    柳蔚揉着眉心:“公子是学医的?”

    “算是。”男子说道:“在下从小偏爱医书,对杏林之道,颇为向往。”

    原来是个门外汉,柳蔚彻底不想与他掰扯了:“《万物志》、《青山常录》、《杏典》这几本书,公子看完便知道答案了。”

    这次说完,柳蔚有了先见之明,顺脚拐进人群,往人最多的地方挤。

    果然不过两下,后面的尾巴便被她甩掉了。

    她吐了口气,总算耳根清净了。

    可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娇吼:“让开,让开!”

    柳蔚抬眸一看,便瞧见一匹褐色骏马之上,一位带着半张面纱,身着红色骑马装女子,正驰着马儿,在人群中呼啸而过。

    街上人多,许多来不及闪避的,已经被那马儿踢倒在地,眼看着马儿奔驰的方向,正好是柳蔚这边。

    “让开!”马上女子又吼了一声,手中长鞭一扬,在空中挥出一道凌厉的弧度。

    柳蔚想闪开,但已经来不及了,那马速度太多惊人,转瞬已经到了眼前。

    她情急之下,手中一大包的千古草横空一掷,正中马儿眼睛,那马剧痛一阵,步伐歪了,只听它嘶鸣一声,两条前腿高高扬起,暂缓了进发。

    柳蔚趁机避到一旁,可那马儿大概还没到训练有素的地步,步伐一乱,便回不来了,加上眼睛生痛,竟然就这么焦躁的踱步起来,四肢马蹄齐齐乱来,吓得马上那女子惊呼不已。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