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5章:无名火窜,全身出奇地难受

    第55章:无名火窜,全身出奇地难受

    但这会儿离开,柳蔚也算将那口哽在喉咙的紧张吐了出来。

    此刻已经戌时三刻,街上已没什么人,晚上正街有宵禁,这个时候还在外面走的,多半不是敲更的就是巡逻的。

    容棱一张脸足够刷,哪怕有人上前想询问,走近了一看到容都尉的脸也顿时焉了,恭恭敬敬的点了头,就走了。

    柳蔚感受了一把阶级权利,心不在焉的看向身边正任劳任怨抱着她儿子的男人:“我们就不能坐马车回去吗?非要用走的?”

    “走不了多久。”男人毫不在意。

    “我觉得挺久的。”柳蔚一副娇生惯养吃不得苦的摸样:“况且也没吃饭,就散步,也散不出味道。”

    容棱沉了沉眸,没正面回答马车的事,却问柳蔚:“你这羽笠,要戴多久?”

    柳蔚回头看了眼早已没有踪迹的丞相府,确定了周围没有相府中人跟随,才取下笠子,抱在怀里:“这样成了吧。”

    “顺眼多了。”男人在她脸上扫了一圈儿,又道:“不叫马车,是为了让你有说话的时候。”

    柳蔚看着容棱半晌,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就知道你猜到了,容都尉不愧是容都尉,冰雪聪明,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不是这么用的。

    容棱瞥她一眼,看出了这女人果然是拐着弯骂他,却没什么脾气:“说吧。”

    “那条小蛇。”柳蔚道。

    容棱没说话,沉默着。

    柳蔚道:“为什么一条蛇从窗子爬进来,能带进来一条古怪的丝线,令那喜鹊脖子发扬呢?那丝线是怎么飞进来的?绑在小蛇身上吗?方才我故意含糊,那些人也没听出古怪,可这里头,古怪却多了。”

    “我知道。”容棱音色沉沉:“你觉得是什么?”

    “还不简单吗?我们之前不是遇到过这类东西。”柳蔚将手背在身后,这样乘着夜色的看,当真有几分当世大儒的味道:“临安府的蛊虫,京都会吐丝的小蛇,种种征兆都指向一个地方,你不好奇,背后的人是谁吗?”

    “自是好奇。”他说:“所以指望你尽快破案。”

    柳蔚哼了一声:“没有动力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啊容都尉,在下一介仵作,一穷二白,还带着个养不活的儿子,当真在这花花世界的京都举步维艰啊。”

    这是哭穷了?

    容棱有些哭笑不得:“不是半座三王府都给你了。”

    一说这个柳蔚就来气:“那我把十八重天分你一半好不好?你有本事上去,有本事住进去!我全给你了好不好?嘴上说谁不会,实际的东西呢?真金白银被狗吃了?”

    “果真是钻钱眼里去了。”

    “随便阁下怎么说!”柳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总之,我要银子!见不着银子,我是不会继续调查的,若是容都尉耗得起,我也是不介意!”

    两人在街上边斗嘴,边走,这种画面柳小黎看习惯了,听了两耳朵就烦了,翻了个身,趴在容棱的另一个肩头,有点昏昏欲睡。

    容棱想了一下,才道:“破案不为我,是为那些丢失孩子的父母。”

    柳蔚抖了抖嘴角:“少来这套。”

    “若是小黎丢了,你不着急?”

    “我的小黎才不会丢。”柳蔚说着,一把将儿子抢过来,抱在怀里,又觉得太沉,但还是咬牙抱着:“小黎,爹教过你,如果有坏人要打你主意,你会怎么办?”

    柳小黎闷闷的抱住娘亲脖子,确保自己不会摔下去,才懒洋洋地说:“先毒哑,再捅瞎,人少就搅得对方缺胳膊断腿的,再不敢胡来,人多就趁其不备往人多的地方跑!”

    柳蔚刮了刮儿子鼻尖:“真乖。”说着,小人得志的瞥了容棱一眼。

    容棱有些头疼。

    柳蔚却已经死皮赖脸上了,秉持了不给钱不办事的做事原则,坚持个人利益强于大众利益!

    两人又这么安静了一会儿。

    最后柳蔚实在抱不住孩子了,她理直气壮的道:“小黎,你多大了还要爹抱?上次你不是说以后多远的路都自己走吗?现在自己走!”

    柳小黎都快睡着了,莫名其妙的被放到地上,顿时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浑身不舒服。

    小家伙黏黏糊糊的抱住娘亲大腿,求抱抱!求人肉轿子!

    柳蔚冷血无情,毫不心软。

    最后还是容棱看不下去,抬手将小家伙抱起来。

    柳小黎顿时舒服了,挂在容叔叔的脖子上,小脾气上来,还撅着屁股,给自己娘亲一个愤怒的后脑勺!

    三人就这么走回了三王府,因为小黎死活不肯自己走路,最后容棱还送他们到西陇苑门口。

    惜香明香看主子回来了,急忙迎出来,明香抱住小黎进去,惜香被柳蔚派遣到厨房去看看还有什么好吃的。

    惜香走之前看了王爷一眼,多嘴问了句:“王爷也留在公子这儿吃吗?”

    容棱本来没这个意思,惜香这一说,当场就允了:“也好。”

    柳蔚却不高兴,但考虑到这厨房的伙食也是容棱的,她哪怕占着道理拿他半间王府,开支却是容棱在付,也不好说什么。

    到了厅内,小丫头端上点心和热茶,柳蔚捻了快糕点吃在嘴里,这才算有了点味道。

    这一晚上,柳蔚是饿够了。

    “你要银子,自是该给你。这样,明日本都去一趟户部,将你的资料填了,让他们尽快拨下来。”

    柳蔚眼睛一亮,却觉得古怪,这人突然这么好说话了?

    “你不是说要等皇上回来御批?”

    “现在不用了。”容棱端着茶,啄了一口:“今日你帮了柳府一场,丞相自然会卖你这个面子。”

    柳蔚一愣:“跟丞相有什么关系?”

    “丞相统管户部吏部。”

    “……”柳蔚吐了口气:“也就是说,你要写上我的资料交给柳丞相亲批,我的银子就能发下来?”

    “是。”

    柳蔚将吃了一半的糕点丢回盘子里,一股无名火窜得全身出奇地难受!

    “一会儿你将你的资料填一份给我,免得明日我填错了,记住!姓名,籍贯,家内人口都要写清楚,否则户籍对不上,便麻烦了。”容棱将茶杯放下,悠哉叮嘱。

    柳蔚狠狠瞪他,瞪得眼睛都红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