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4章:到底心有忌讳

    第54章:到底心有忌讳

    柳城眉头皱起来,但又不敢相逼,这仵作先生的本事他已知道,换句话说,丰儿的性命,如今就捏自他手上了,他自然不敢得罪。

    “先生还要什么证据?不知可有相府效劳之地?”

    真是新鲜,堂堂一国丞相,说话既如此温言细语。

    柳蔚心中想笑,想好好将这只老狐狸嘲笑的里里外外,却到底忍住了,只是高深莫测的点点头,端正又矜持:“丞相大人有心帮忙,在下自然不甚感激,只是此案还需从长计议,待在下回衙门,将所有相关附录典籍都一一看遍,相信届时,总有眉目。”

    还要看书?此刻孩子丢了都几个时辰了,你还要回去看书?

    人就是这样,先前心如死灰,因为觉得孩子不可能再活了,可如今有人给了他们希望,他们自然再不肯耽误一分一刻。

    “先生……”

    柳城还想说什么,容棱已将他打断。

    “时辰也不早了,既然已经调查清楚,本都也该告辞了。”

    柳城此刻是真的急了:“都尉大人,小儿的性命……”

    “相爷放心,本都心里有数。”他说着,却不肯给个正面回答,只看着丞相心急如火,他却稳若泰山,不慌不忙。

    柳蔚此刻也饿了,他们是在用晚膳前被叫来的,所以晚膳也没吃,就忙着加班。

    柳蔚是个饿不得的人,早就不耐烦了,只是方才断案要紧,她忍了过去,这会儿案件结束,她若是不好好吃喝一顿,显然对不起自己费的那么多脑细胞。

    柳蔚走出房门,看到外面跪着的一地下人时,想了想,还是出了个头:“上天有好生之德,侍郎大人,既已确定凶手,这些人是不是也该放了?”

    下面一众下人赶紧砰砰砰的磕头。

    柳域此刻也不敢得罪这区区白衣,只恭敬的点头:“先生说的是,本官回头就将他们放了。”

    “那之前那个发烧的……”

    “自然一样。”

    “那边有劳大人了。”柳蔚说着,从走廊略过,与容棱一同出了院子。

    柳城与柳域在后相送,堂堂丞相大人此刻是半点架子都拿不出来,加上有容都尉在,他亲自相送也不显纡尊。

    外面的院子里,柳小黎已经将尸体记录都做完了,小黎拍拍手,在京巡卫与京兆尹的看护下,就坐在那尸体旁边,盘着腿,坐下,拿出尸体的手轻轻的给尸体捏揉。

    周围的人都看的毛骨悚然,最后还是京兆尹小心的问:“小公子,您这是在干什么?”

    柳小黎头也没抬,理所当然的道:“按摩,她死前糟了太多的罪,我给她松松筋骨。”

    京兆尹满头大汗:“给,给尸体松筋骨?尸体也有筋骨?”

    柳小黎莫名其妙:“尸体也是人变的,人都有筋骨,尸体怎么就没有?”

    “本官是说,她还感觉得到?”说完这句啊,京兆尹又是一阵后背发凉。

    “人心感觉不到,身体感觉得到。”柳小黎老练的道:“尸体有尸体的肌肉组织,你做了什么,它们其实清楚得很。”

    京兆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在幽幽的灯笼照耀下,他只觉得突然从哪儿出来一阵邪风,吹得他头疼脑热,目眩眼花的。

    京兆尹赶紧退远了些,心想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养歪了,怎么看着跟个阎罗殿的索命小鬼似的吓人。

    此刻远处一阵脚步声,柳小黎听到了,猛地抬头,就看到娘亲与容叔叔走了出来。

    柳小黎忙扔下尸体,小炮弹一样窜过去往柳蔚怀里撞。

    柳蔚顺势将儿子接住,搂在怀里:“横冲直撞的,你就是坐不住。”

    柳小黎吐吐舌头,小脑袋放到娘亲肩膀上,搂着娘亲的脖子撒娇。

    京兆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孩子刚刚捏完尸体,没有洗手!

    柳蔚抱不住孩子,柳小黎最近吃得好了,越来越重,她也越来越抱不了他。

    抱着孩子不过两个呼吸,她已经不耐烦,顺手一丢,将孩子丢进容棱怀中。

    容棱熟练抱住,浅浅地白了躲懒的某人一眼。

    柳蔚装作没看到容棱鄙视的视线,转身大义凛然的对柳城柳域拱拱手。

    两人也同样回礼,言语间很是小心:“先生若是有什么消息,还望立即通知相府。”

    “两位大人放心,这是自然。”

    最后,容棱带着柳蔚、柳小黎离开,京兆尹因为要留下善后,没有走。

    看着两大一小身影消失,京兆尹才谨慎的问:“二位大人,方才……”

    “那柳先生,什么来历。”不等京兆尹问完,柳城已率先问道。

    京兆尹愣了一下,赶紧回道:“回大人,这柳先生,今日下官也是第一次见而已,他,可是做了什么?”

    柳城没说话,柳域却叹道:“做得多了,这也不知是不是我们孤陋寡闻,父亲,这其他地方的仵作都是这么办案的?”

    “若都是如此,容棱又怎会对他如此器重。”柳城毫不客气的直呼当朝三王爷名讳,京兆尹是个惯会做人的,自然当做没听到,柳域显然也习惯了,同样没有表示。

    只是柳域还是好奇:“连容貌都不知道,这柳先生,倒是够神秘。”他说着,又问京兆尹:“你可见过他的摸样?”

    “自然见过。”京兆尹道:“要说他来丞相府之前,也没戴那羽笠,就不知道怎么的,一时半会儿不见,就说是中了风寒,需要避着了。”

    “风寒,方才这么久,没见他咳嗽一声,这算哪门子风寒?想来,是容都尉不让他露面吧,幼儿失踪案盘踞在京三年之久,弄得人心惶惶,家家自危,连圣上的十六王爷都丢了,眼下这位柳先生可能就是侦破此案最关键所在,自然要被好好保护起来,容都尉倒是小气,不过一个容貌罢了,有什么见不得的,见了,莫非还要将他拐走不成?他这是不信咱们丞相府,还是不信父亲您呢?”

    京兆尹听了这话,简直脑袋发晕,他忙拱手道:“两位大人慢聊,下官先忙。”说完,赶紧溜了。

    柳域轻嗤一声:“胆小如鼠。”

    “好了。”柳城沉沉开口,又有些疲惫:“既然你五弟还有机会回来,你先派人去安抚安抚你母亲,之后几日,你多去京兆尹衙门催催,亲自去,莫要让人觉得你托大,此刻,是咱们在求着人家。”

    “是。”这个道理,柳域自然明白。

    而另一头,京都大街上。

    从丞相府出来,柳蔚才彻底松了口气,虽说方才她镇定自若,但到底心有忌讳。

    柳蔚并不敢过多与柳城柳域对视,哪怕隔着面纱,终究是心底有些不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