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2章:那天杀的禽獸

    第52章:那天杀的禽獸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如此出言侮辱。”

    “丞相大人此言差矣。若是天底下所有父亲都是丞相大人这样的慈父,那自然人人孝亲长辈,可偏偏这世上就有这么多不配做父亲的人,害的,到头来也只是无辜的孩儿。”

    柳城不置可否:“柳先生偏激了,阁下如今不也是如日中天,能被容都尉招揽麾下,想必往后,必尽受重用。”他说到这儿,若有深意的瞟了容棱一眼。

    容棱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柳城沉眸,心想这容棱不愧是皇上手把手教出来的,倒是越发沉得住气了。

    柳蔚笑笑:“便是都尉大人欣赏在下又如何,在下不还是个小小仵作?若是家父当初愿意栽培,在下指不定能早早考个秀才,中个举人什么的,哪还做这剖尸解肉的腌瓒事,说到底,还是在下父亲不好,那天杀的禽獸,就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柳城不知为什么,这位柳先生只是骂自己父亲,他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柳城咳了一声,将柳蔚上下打量一番,他似乎想隔着面纱,将她内在的容貌看个清楚,但奈何天黑不明,那面纱又本就是为了遮盖容貌而设,到底什么也没看到。

    “先生请吧。”柳城最终说着,又吩咐小厮:“告诉夫人去别的房间歇息。”

    小厮麻利的赶去。

    柳蔚与容棱带着后面一溜烟“嫌犯”,便随着柳家父子,慢吞吞的穿过走廊,往房间走去。

    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对丞相垂了垂首,示意一下,柳蔚便踏进房间,仔细打量起来。

    之前看,只是随意瞧瞧,大概看看布局,这会儿看,却是有所目的,也细心起来。

    柳蔚先观察地面,再观察桌子,窗棂,椅子,床榻,包括那洒落一地的玩具篮子,都没错过。

    最后,柳蔚将茶壶打开,看着里面空空如也,问道:“五少爷的房间,都不备茶?”

    下人中的亦卉老实道:“五少爷太小,不喝茶,房内都是时常备着热水的,今晚的水是奴婢亲手倒的,就在五少爷出事前一刻钟左右。”

    “那便奇怪了。”柳蔚提着那茶壶把,晃荡一下:“按理说这水就在五少爷面前放了一刻钟,一刻钟的功夫,就喝完了?若是喝完了,喜鹊怎么不唤人来添?若是没喝完,水去哪儿了?五少爷出事,下人们急成一团,莫不是还有人到这个时候却偷偷跑到房间喝了五少爷房里的水?还是方才丞相与丞相夫人在房中喝过水?可是不对啊,若是喝过,怎的茶杯都是好好倒扣着,并没有用过的痕迹?莫非是对着茶嘴,抱着壶喝的?”

    柳蔚话音落下,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柳蔚征求意见的询问柳城:“丞相没喝过这水?”

    柳城摇头:“没有。”

    “夫人也没有?”

    柳城转头看了眼小厮,小厮跑去隔壁房间,问完了又回来:“老爷,夫人说没喝过。”

    “那就真是奇怪了。”柳蔚自言自语的说着,又走到窗边,摸了摸那雕花窗叶上沾着的水渍:“哟,这里怎么还是湿的?”

    站在门口的亦卉优先回答:“窗子外头就是小花丛,长了好些茶花,五少爷喜欢茶花香,奴婢们每次早中午都要精心浇灌,大概是浇花的水溅在了窗子缝隙,缝隙地方狭窄,进了水,也不易干。”

    “嗯。”柳蔚淡淡的点点头,将手指缩回来,却又指着窗子下面的小台子:“这里怎的也有水印?”

    这个亦卉就不知道了。

    柳蔚又喃喃的说起来:“看看,更奇怪的事又来了,窗子上有水,但是窗子下面可没有,这水印哪里来的?什么水印过了几个时辰竟然没干透?”

    柳蔚说得不明所以,其他人也听得雨里雾里。

    “先生究竟想说什么?”柳域到底不耐烦了。

    柳蔚:“侍郎大人不要着急,在下都不急,您急什么。”

    说着沿着一路,走到那玩具篮子边上,随手摸出了一个小木盒子,在那盒子上摸了摸。

    “哟,这盒子怎么也是湿的。”

    柳蔚越说越远,其他人顿时摸不着头脑。

    “先生……”柳域皱起眉头。

    不等柳域把话说完,柳蔚已经站起来,望向容棱:“劳烦容都尉一件事。”

    “嗯。”也不问什么事,容棱已利落的答应。

    柳蔚指了指头顶的横梁:“劳烦都尉上去看一眼,看看有没有……”她说着,朝他勾勾手:“都尉先过来。”

    容棱瞧着她那只宛若逗小狗的小手指,没什么脾气的走过去。

    柳蔚凑到他耳边,嘀咕了两句。

    容棱只觉得耳框痒痒的,几道带着呼吸的细音,飘进了他耳蜗。

    交代只是几秒钟,说完,柳蔚就退开,容棱想着方才那轻柔又近在咫尺的耳音,看她一眼,只听“嗖”的一声,上了房梁。

    他上去不过几个呼吸,已经看好,再下来时,脸色平板,也对着柳蔚耳语一番。

    柳蔚已经有了答案。

    叹口气,在房间走了一圈儿,拉了把椅子,坐到一边。

    “事情已经明了,那在下便从头开始说起吧。”她的语气不紧不慢,好似十分闲暇:“今日是一个与平时没有丝毫不同的日子,喜鹊用过晚膳,沐浴更衣后,便拿着荷花与只做荷花糕的东西进了五少爷房中,她一边盯着五少爷玩耍,一边手上没松过,对她而言,这一切都与平常一模一样……”

    可是变故随之发生,喜鹊好好地,突然觉得脖子有些发痒,她起初没当回事,用手背蹭了蹭,也没怎样。

    可那种带着微微疼痛的瘙痒感,令她越发分心,她洗了手,在脖子上抓了抓,没把痒止住,却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扎出了细小的伤口。

    她吓了一跳,不明白怎么回事,便走到铜镜边,对着自己的脖子照。

    她照镜子的时候,身后还有五少爷嘻嘻哈哈的玩闹声,可她在镜子前看的太专注,也没发现,那玩闹声几个间隙后,竟就不见了。等她在回过头来,房间里,哪里还有五少爷身影。

    她这才开始着急,也没管脖子上怎么了,赶紧满屋子找五少爷,怕他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是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等到发现不对时,她立刻想叫人来。

    但是走到门口,却突然心口一震剧痛,她闷哼一声,弯下腰来,而就在那短短几息的的功夫,等她揉揉胸口,觉得那莫名其妙的疼痛消失后,这才开门出去。

    再然后,她便因为照料不周,被丞相夫人带到院子,先是耳光,再是板子,就这么一无所知的彻底死了过去。

    柳蔚说到这里时,周围安静异常。

    她抬眸看看周围,好脾气道:“大家是不是觉得在下说这些没有事实根据的话,像是在胡言乱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