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1章:毛病一摞一摞的

    第51章:毛病一摞一摞的

    柳蔚看着喜鹊身上一个样式古怪的淤青,挑了挑眉:“胸上三寸,伤口呈弧形,撞击伤,淤伤,伤口微重,压迫胸骨。”她轻轻按了一下那位置,眯眼说道:“是刀。”

    柳小黎手忙脚乱的夹着小本子,咬着不需要沾墨便能写字的木杆子笔,将解剖刀拿出来。

    柳蔚接过刀,刀尖抵着指腹,她小心的将喜鹊胸前那淤青处隔开。

    顿时,血腥味蔓延而出。

    柳小黎看不太清,特地走近了些,踮着脚尖,往里头看。

    这一看,小黎呆住:“咦!”

    柳蔚问道:“看出什么了?”

    柳小黎眨眨眼睛:“胸骨竟然裂了,可是却又不至于断,足见下手之人,力道刚好,没要她命,可这是为什么?”

    小家伙不大的脑袋里,现已渐渐浑浊。

    小黎伸手碰那个刀口,将刀口撑开一些,尽力往里面看,似乎想确定,那血肉模糊之中骨头是不是真的没有断,还是他看岔了,其实已经断了。

    周围围观之人都白了脸。

    尸体,寻常人看见都怕,但眼下一个小孩子竟然敢在尸体上头动手动脚,不怕见血,也不怕见骨头。

    真是见了鬼了,这小孩什么毛病?他不怕吗?不恶心吗?不想吐吗?

    京兆尹和柳域脸色也很差,两人看了眼身边的容棱,柳域忍不住开口:“都尉大人,小公子……这样没事吗?”

    容棱看柳域一眼:“嗯?”

    “小公子这样乱碰这等脏东西,只怕会染了污秽吧。”

    容棱“哦”恩了声:“几具尸体,他又不是没见过。”

    柳域脸却黑了几分,什么叫又不是没见过,合着容都尉您没事儿干就领着孩子去看尸体玩?

    京兆尹毕竟老成持重些,他稍微端正些,但语气仍旧小心:“老人家都说,孩子易招古怪,下官愚见,还是不要让孩子接近那些东西为好,大人您看呢?”

    林盛这绝对是一番好意。

    但容棱显然不领情:“小黎是先生的医童。”

    京兆尹愣了一下,楞过之后,脑子就懵了。

    这位镇格门容都尉,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医童,仵作的医童!

    那长大了要培养成什么?下一代仵作吗?

    虎毒不食子,哪怕就是私生子,但到底同宗同源,可没见谁这么糟践自个儿亲子的吧。

    仵作,那是什么职称,说难听点,是与杀猪杀牛这等贱业齐名的,虽说挂上了朝廷的名头,效力于衙门,但干的也就是最脏最累最晦气的活。

    寻常人,谁会让清清白白的孩子,往这个方向发展?

    不说要教养得知书达理,往状元方向培育,也该操磨锻造,往将军方向雕养吧,没见过扔了孩子当仵作的。

    这皇家的儿子尤其容棱,就是好日子过久了,毛病一摞一摞的。

    柳域也很惊讶:“大人说笑了。”

    容棱瞥他一眼道:“本都从不说笑!”

    容棱说完直接抬脚,走向柳蔚。

    柳域满脸漆黑,心里也是起起伏伏,琢磨得乱七八糟。

    京兆尹在旁小声问:“侍郎大人,这位小公子,当真是都尉大人的儿子?”

    柳域冷声:“容都尉亲口承认的,你说呢?”

    京兆尹摸摸鼻子,还是不愿相信,竟然有人这么蹉跎自己儿子的。

    “查的怎么样了?”容棱走到柳蔚身边,看着那豁开了胸口的女尸,淡声问道。

    柳蔚笑了一声,薄薄的羽纱遮住了她的容貌,却没遮住她从鼻腔喷出来的轻蔑:“死的很惨,丞相夫人断没有手下留情,一个后宅妇人,手段倒是比我们曲江府衙门的邢牢还阴毒。”

    “只是这些?”宅门阴私他没兴趣,他要的是别的。

    柳蔚当然知道他要什么,随口道:“其他的也有,不过有些还只是猜想,不足佐证,我需要再到五少爷房里看一次。”说着又补一句:“这些人也带上。”柳蔚指向跪在地上的一众嫌犯。

    “好。”容棱说着,招来柳域。

    柳域自然同意,却又问:“那这喜鹊的尸体,就这么放着吗?”

    柳蔚拆掉手套,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剩下的交给小黎就行了。”

    柳小黎立刻精神起来,挺胸抬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非常靠谱”!

    容棱摸了他头发一下,以示鼓励。

    柳域却吓了一跳:“小公子?都尉大人,小公子还是个孩子,怎可做这等可怖残忍之事。”

    柳小黎眨眨眼睛,不懂这为什么可怖残忍,但他却听出眼前这人质疑他。

    他很不高兴:“这位叔叔,你不相信我?”

    柳域忙笑哄:“当然不是,小公子误会了,在下只是怕您被这些污浊之物,熏坏了身子。”

    “这有什么熏坏的?这姐姐的尸体又不臭。”柳小黎说着,还凑上去闻了闻。

    的确没闻到臭味,才刚死一个时辰的尸体,除了血腥味和死气,并没其他异味,不像那些隔了十天半个月的,苍蝇生蛆,盈盈满满的,到处都是,难看又难闻。

    柳域笑容僵硬,忍不住后退半步。

    “侍郎大人还有问题?”容棱问。

    柳域尴尬的摆手:“没有,大人里面请。”

    围观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他们走到廊下,柳域才看到父亲竟然也在这里。

    “父亲,容大人说……”

    “我听到了。”柳城说着,看向柳蔚,眼中闪过意味:“柳先生的验尸之法,本官倒是闻所未闻,不知先生师从何处?”

    柳蔚拱拱手:“在下一手验尸本事,都是传自家父,家父一生庸碌,好色成性,辜负妻儿,是个正正经经的老混蛋!却唯独在验尸一门上,颇为造诣,在下也曾问过家父怎对验尸这般有兴趣,家父只说,他当了半辈子屠夫,闻了半辈子潲水味,想换了口味,就闻闻尸臭味。在下也觉得,家父那种人渣败类,也就只配闻这尸臭味!”

    听柳蔚突然这样话唠,还噼里啪啦的诋毁一顿自己父亲,柳城不悦的皱起眉。

    “柳先生很恨令尊?”

    柳蔚语气轻快:“恨他我倒没空。不过若是他还在世,我倒不介意恶心恶心他,毕竟他恶心在下,可恶心得够久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