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50章:亲儿子吗?

    第50章:亲儿子吗?

    柳小黎闪身躲在柳城背后,对着柳吕氏做了个大鬼脸,趁吕氏追来前,又往屋子另一处跑。

    柳吕氏在后面追得狼狈不堪,柳小黎在前面上蹿下跳。

    柳城脸色深沉的看着这场闹剧,一把抓住妻子,喝道:“够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柳吕氏气的花容失色,指着柳小黎的手都在颤抖:“我要把这小野种抓起来!”

    “他是容都尉的小公子,你发什么疯!”

    “我不管!”

    两夫妻闹得不可开交。

    柳小黎搅了一通事,再加上刚才在屋里跑了两圈,也琢磨出了点东西,他拍拍屁股往门外跑:“你们慢慢聊吧,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那矫捷的小身影便消失在拐角。

    柳城追出门外,却再无那小孩身影。

    “动作倒是快,不愧是容棱的儿子,年纪轻轻,手头上的功夫倒是不弱。”柳城喃喃一声。

    正好这时,外面下人来报:“老爷,夫人,喜鹊的尸体已经送到前院了。”

    柳吕氏听了声音,也不顾满头大汗,想要跟过去。

    却被柳城拦住:“你在这等着,少出去抛头露面。”

    “我……”柳吕氏想说什么。

    柳城却已经跟那小厮一起走了。

    柳吕氏气的跺脚,扬声吼了一声:“巧心。”

    在隔壁屋子等候的巧心赶紧跑出来:“夫人?”

    “你去前面看看,有何事,随时禀报。”

    巧心得了令,赶紧跑到前院去。

    而此刻的前院,却很是热闹。

    那些跟柳丰失踪有关的下人,还跪在院子里,柳蔚没开口让他们离开,他们必须继续留下。

    喜鹊的尸体也送来了,就停在院子正中央。

    此刻天已经黑透了,院子里的灯笼又加了好几只,硬生生的将正中的死尸照出几分橙色的生气。

    柳蔚带着羽笠,虽然可以遮掩容貌,但毕竟视野不方便。

    她围着尸体转了两圈,也没动,先外观。

    柳域站到京兆尹身边,小声问道:“这个柳先生,什么来头?”

    京兆尹以同样的音量回道:“下官也不知,只今日下午,下官把那失踪案的典籍整理妥当,都尉大人便带着这年轻先生过来了。要说有什么本事也不知道,说他是仵作,不过都尉大人对他甚是器重,这柳先生说话没大没小,都尉大人可一个皱眉都没有。想必不是有真才的,要不也不会这般纵容。”

    “一个仵作,能有什么真才?他验过尸了?”

    “那倒没有,不过下官这衙门里也不是随时都能有尸体备着的,不过都尉大人倒是说了,要去越国候府,找越国候开棺验尸,重验小公子的尸体。”

    “什么?”柳域眼睛一瞪,眼睛错过京兆尹,看向不远处的容棱:“开棺验尸,不愧是御前行走的人,胆子就是比你我都大,找越国候府开棺验尸,侯老夫人还不吃了他!”

    “谁知道呢,这小公子都入殓半个月了,这天气,埋到土里,肉指不定也烂了,还有什么好验的。”

    柳域不再说话,视线却投向那还围着喜鹊尸体转个不停的白衣男子。

    “且看看吧,指不定真有什么本事。”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时,人群里跑出来一个小身影。

    柳小黎活蹦乱跑的钻进人圈,一眼看到娘亲准备验尸,立刻跑过去。

    “野回来了?”柳蔚瞥了他一眼。

    柳小黎吐吐舌头,小声道:“爹,我有发现。”

    柳蔚挑眉:“嗯?”

    柳小黎凑到他耳边,跟他嘀咕一串,嘀咕完又问:“爹你要去看吗?”

    “不用。”柳蔚沉思片刻,对他摊手:“先验尸,手套。”

    柳小黎打开万能小背包,将白手套掏出来,递给娘亲,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还有一支样式古怪的木杆子,端着本子,站的规规矩矩的。

    京兆尹和柳域对视一眼,两人走近了容棱,小心问:“都尉大人,小公子这是……”

    “记录。”这种画面容棱见过,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京兆尹和柳域却不明所以,心里不约而同的想,这小公子真是容都尉的亲儿子吗?有让自己儿子跟个仵作,围着尸体乱转悠的吗?

    不管别人这么想,柳蔚母子,已经做好准备了。

    柳蔚执起喜鹊的手,道:“指缝里乌黑,有血迹,嗅过有荷香,指腹脱皮褶皱,有浸泡痕,还有一些细弱伤口。”

    说到这儿,柳蔚看向一旁跪着的下人们:“出事之前,喜鹊在房里做荷花糕?”

    下人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亦卉道:“禀大人,房里的事,我们次等伺候的,都不知道,只是今早,喜鹊姐姐的确让我们去采了荷花,中午也亲自将花碾碎了。”

    柳蔚点点头,柳小黎奋笔疾书,很快将这一段记录规范。

    柳蔚继续往上,盯着喜鹊的胳膊:“肌肤轻微发胀,对于死亡时间一个时辰不到的人而言,这类肿胀,不属自然,与外物有关。”说着,又问:“喜鹊是在沐浴后开始做荷花糕的?她用的不是皂角,是猪苓,不过这猪苓里掺的不是寻常香料,是木金荔?”

    亦卉唬了一跳,点头:“是,喜鹊姐是用猪苓掺的木金荔,木金荔没有怪味,效用又好,喜鹊姐照料五少爷素来用心,最怕身上不干净,或是有味道,令五少爷不喜。”

    柳蔚又移向喜鹊的脸,除开那些一看就是被虐打过的巴掌印,她脖子上,只有一道古怪的伤痕。

    “线状伤,细若发丝,伤口轻,未流血,不是致命伤,凶器应当是鱼线之类,伤口距离喉管三寸以上,直逼咽节。”

    柳小黎闻言,抬头问:“咽节处乃命脉之地,既不杀人,为何要在此处动手?”

    “命脉之地,也是绝气之地,此处一伤,瘙痒疼痛,自顾不暇,便是下手偷人的好时候。”

    柳小黎恍然,赶紧又记录下来,却又觉得不对:“既然都要偷人了,怎还留这人一条命?”

    柳蔚一笑,这次却没有解释,但显然心里是清楚的。

    柳小黎等不到回答,知道这里恐怕人太多,娘亲不好说,便不再问。

    柳蔚又解开喜鹊的衣襟,将喜鹊前胸露出来。

    喜鹊到底是未出阁的女儿家,此番作为,周遭的男人都下意识地别开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