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9章:你这小野种

    第49章:你这小野种

    “母亲……”

    “你少与我说道,你那一套官场作风我不管,我只知道,那贱婢害我丰儿不知去向,我杀她是小,鞭尸抽肝,不应俱全做到底,怎能泻我这口气!”

    刚刚还因为动用私刑,讨了个没脸,现在自家母亲又如此口无遮拦,柳域也顿时厉起面色:“母亲,慎言。”

    他说着,悄悄瞥了后面的容棱一眼。

    见容棱并没看向他们这边,这才松了口气,将柳吕氏拉着,走到一旁小声说起来。

    柳蔚靠在走廊外的石柱上,冷讽的吐了句:“你猜,这尸体我们能否要到?”

    她声音不大,只够离她最近的容棱听清,男人抬了抬眸,轻然出声:“柳域是个聪明人,不会任由女人胡来。”

    柳蔚瞥了他一眼:“那若是他是个孝感动天的,这次还真就拧不过他母亲呢?”

    “那他的侍郎帽子,也该摘了。”

    柳蔚挑眉:“这么狠?”

    “公私不分之人,摘了帽子,也免得荼害百姓,祸患一方。”

    柳蔚又看向前方。

    便见柳域似乎说通了柳吕氏,柳吕氏尽管脸色难看,还是厉着一双吊眼凤眸,朝他们走过来。

    几人一过来,柳域便说:“尸体这就送来。”说完,又看向柳蔚:“本官多嘴问一句,先生能从一个旁人的尸体上,看出我五弟的行踪端倪?”

    他这么问完,柳吕氏也看过来,显然这算是知道了,不是京兆尹要尸体,也不是镇格门要,是这个戴着羽笠,不男不女的区区白衣在要。

    柳蔚说:“五少爷失踪成迷,凶徒是什么时候将五少爷拐走,又什么时候离开相府的,我们都不知道,但贴身伺候的一应人等,不说知道,总有点眉目,不是说那喜鹊是当时就在房里的吗,她必然目睹了全过程,夫人将她打死了,倒是白白浪费。”

    柳吕氏冷笑一声:“先生以为,这些本夫人没想到吗?”

    “那夫人审问过了?”

    “那个贱婢死不承认,板子落在身上,奄奄一息,也咬死了只是一句不知缘由。”

    “所以夫人就杀了她?”

    柳域声量加大:“先生慎言。”

    柳蔚不置可否:“人已去了,多说无益,尸体里,且寻寻真相看罢。”

    “尸体究竟能看出什么门道?”柳域还是不解。

    柳蔚笑了一声:“有时候,尸体说的话,比人嘴里说的更可信。”

    柳域沉默下来,心中思忖一下,有了计较。

    毕竟是容都尉亲自带来的人,指不定真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让尸体说话吗?这等奇景,他倒想见识见识。

    等候的时间,柳吕氏不愿走,但她到底是个女眷,院子都是京巡卫等外男,柳域只让好让她去房间里等。

    房间里柳丞相也在,两夫妻对视一眼,柳吕氏看到了柳城手里那小球,那是柳丰平日最喜欢玩的,她一个没止住,眼泪又是一阵流。

    旁边的婢女巧心劝慰:“夫人,保重身体啊。”

    柳吕氏摆摆手,让婢女们都先下去,等到房间空了,她才坐到夫君身边,饮着泪,哽咽问:“丰儿,真的找不到了吗?”

    柳城吐了口气,往日精明的双目,此刻在烛光下,却显得浑浊:“那贼人的作风,你又不是不知。”

    柳吕氏愤怒:“那还让外头的人折腾什么,我丰儿,总就是回不来了……”

    柳城看向她:“案子出了,总要报官,不立案,若是找到尸体,也不知往哪送……”

    这话说得太白了,柳吕氏心口一震,脑子一眩,险些晕过去。

    “你一定要这么说话吗?丰儿可是你的儿子!”

    柳城没言语,神态沧桑的握住发妻的手,柳吕氏心肠也软了下来,她扑进夫君的怀里,正正经经的又是一顿哭。

    等哭了好一会儿,她才有些喘气的问:“那个什么柳先生,要了喜鹊的尸体,他说他能找到真相,或许,他能找到我们丰儿也不定……”

    哪怕明知是穷途末路,可作为母亲的,一线生机,也没有想错过的。

    柳城拍着她的背,依旧未语。

    两人静静相拥,背影却透着说不出的凄惶。

    柳小黎矮矮的身子,趴在门边上,看着屋里两个大人搂在一起,大大的眼睛瞧着房间床榻边的那个小玩具篮子眼睛发亮。

    方才他在房间检查了,虽说并没找到什么异样,却总觉得屋里好像哪里不对劲,现在他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玩具篮子!

    他现在需要走近去看看,进一步确定那篮子究竟有什么问题。

    可此刻屋里有人,他又不好过去。

    就在柳小黎纠结不已时,柳吕氏已从柳城怀里出来,她一抬头,就看到了门口那个躲躲闪闪的小身影,顿时大叫:“丰儿!”

    这一惊叫,吓到了身边的柳城,也吓到了正在门外鬼鬼祟祟偷窥的柳小黎。

    柳城快速转头,柳小黎也猛地站直身子。

    三人莫名其妙的来了个面面相觑。

    还是柳城先回神,握住发妻的肩膀,道:“他是容棱府里的小公子,你眼花了。”

    柳吕氏也知道自己看错了,她眼中的光亮散去,一张本是保养得意的脸露出疲态。

    柳小黎瞥着那个玩具篮子,磨蹭一下,问:“我可以进去玩吗?”

    “不可以!”柳吕氏冷声的说:“我丰儿的房间,谁也不准进!”

    柳小黎鼓着嘴,有些不高兴。

    柳城到底比她那伤心过度的发妻会做人,这人到底是容三王爷的私生子,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

    “和一个孩子,你计较什么。”他说了柳吕氏一句,对柳小黎招招手:“进来玩吧,你想玩什么?”

    柳小黎一得到应允,笑嘻嘻的跑进去,他没理柳城,直奔那玩具篮子,二话不说,便将篮子掀翻。

    “你干什么!”柳吕氏怪叫,冲上去就往柳小黎后背一踢。

    柳小黎动作快,闪开攻击,站在一旁皱起眉:“你这女人真奇怪,你夫君都答应我进来玩了,我就动了动这些小玩具,你竟然要踢我,若不是看在你是女的,我非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你——”柳吕氏怒极攻心,大吼:“你这小野种,我非宰了你!”

    吕氏说着,真就冲过来要抓柳小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