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7章:大……大小姐?

    第47章:大……大小姐?

    看到容棱过来,柳域也愣了一下,但柳域反应极快,立刻拱手迎了过来:“都尉大人,好久不见!”

    同朝为官,虽说没有过多来往,却也难免点头之交。

    容棱“嗯”了一声,目光清淡道:“侍郎大人好久不见。”

    “昨日舍弟才告知下官,数日前在京都郊外,还与大人有过一面之缘。还说,多亏大人府里的小公子,救了舍弟那不争气的护卫一命,下官替舍弟,再次多谢大人出手相救!”柳域说着,便看到了容棱身旁的柳小黎,问道:“想必这位就是小公子了吧?当真容态可掬,讨人喜欢。”

    柳蔚心头一紧,下意识的侧身,挡住了儿子的小脸。

    容棱随意道:“小孩子误打误撞,担不得夸。”

    “话也不能这么说,依下官看,做得好的就该夸,小公子小小年纪,已见识不凡,将来必定也是国之栋梁,如今,倒是不可辱了这份才气。”柳域说着,又看到柳小黎身边的柳蔚,顿时愣住:“咦,这位姑娘是……”

    柳蔚忍着脾气:“侍郎大人认错了。”

    一听是男音,柳域又改口道:“看我,这黑灯瞎火的,人都看不清了,公子莫要见怪。”

    柳蔚摆摆手,没说什么。

    容棱介绍:“这位是本都的贵客,柳先生,说来巧合,与侍郎大人,倒是同姓。”

    “同姓”二字时,柳蔚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容棱好像说重了些。

    “那可真是巧合。”柳域应了一声,上下打量起柳蔚来。

    能成为堂堂镇格门都尉口中的贵客,想来身份也不俗。

    柳蔚不喜被他这么盯着,有些不自在的出声:“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柳域叹了口气:“进屋说吧,家父就在里面。”

    几人走过长廊,到了主房外,便见屋内,一位身形萎萎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椅上,手里捏着两个小木球,目光投向屋内搁玩具的小篮子处,背影凄惶。

    “父亲,京兆尹与镇格门容都尉都来了。”柳域说道。

    那中年男子这才转过头,看了门外几人一眼。

    林盛朝他鞠了一躬,行礼:“见过丞相大人。”

    柳城对他摆摆手,看向容棱:“容都尉也来了,这大晚上的,麻烦了。”

    “丞相哪里话。”容棱说着,四下打量一番:“这里便是五少爷的房间?”

    “是,这里就是丰儿的屋子。”柳城脸色很差:“都尉大人有什么要查的,便查吧,只要能找到丰儿,本官一定配合。”

    容棱点点头,偏头看向柳蔚。

    柳蔚将自己的羽笠又压低一些,才拉着儿子,走进房间。

    柳小黎来的路上,便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一进房,便自觉的到处观察,柳蔚大略看了一眼,问柳城:“敢问丞相大人,五少爷是何时被发现不见的,第一个发现的人又是谁?他的下人们还在吗?可否让在下询问一二。”

    柳城微沉的目光盯向她,将她打量一会儿,才问:“阁下是?”

    “这位是柳先生,容都尉特地请来帮忙调查京都幼儿失踪丧命一案。”柳域道。

    柳城点头,眼中却带着些深意:“也姓柳?”

    “同姓罢了。”容棱并不多解释。

    柳城又看了柳蔚一眼,挑了挑眉:“柳先生何故头戴羽笠?这是女儿家才戴的东西。”

    柳蔚笑了一声:“大人有所不知,在下偶染风寒,面色憔悴,不好陋颜得罪贵人,便戴上笠帽遮遮丑,本想是买竹笠的,不想下人眼睛不好,买回来才发现,竟是姑娘家用的羽笠。只是买都买了,总不好浪费,便随意戴着,左右就是这两日风寒便能好,也犯不着再浪费银子。”她说到“下人眼睛不好”时,语气还特地加重了几分。

    一旁的容棱听在耳里,黑眸微微一凛。

    “原来如此。”柳城沉吟一声,对柳域道:“将那些人都带过来。”

    柳小黎此时也走到娘亲身边,柳蔚看他一眼,小黎摇摇头,意思是,没发现可疑的地方。

    没一会儿,柳域便带了十几二十个人回来,这些人中,一半人身上都有伤,有两个,还是抬着过来的。

    房间里太小,这些人都停在走廊外,柳蔚走过去,将他们一一打量一番,神色不太好:“用过邢了?”

    柳域在旁道:“只是审问两句,先生可不要多想。”

    当今圣上向来对滥用私刑这等行为,尤为不赞,柳域这话,也是给柳蔚提个醒,让她莫要胡言。

    柳蔚听懂了,没说什么,只蹲下身,对着最近的一个鼻青脸肿的小厮问道:“你是五少爷身边的人?”

    那小厮害怕的点点头,又大着舌头说:“大人,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没有拐走五少爷,小的真的不知道五少爷怎么不见了,大人,大人您要相信小的啊大人。”

    柳蔚被他吵得有些耳疼,又问那小厮身边的一个丫鬟:“谁是第一个发现之人?”

    那丫鬟头被打破了,额上还有干涸的血迹,眼睛是红肿的,此刻说话也是结结巴巴:“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不知道五少爷去哪儿了……奴婢也没见着有外人过来清凃院,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柳蔚叹了口气,站起来,再这些人中间巡视一圈儿,最后看向一个嘴唇发白,脸颊通红,却满头大汗的丫鬟。

    柳蔚正要发问,那丫鬟却猛地往前一倒。

    柳蔚极快的将她扶住,却发现这丫鬟皮肤滚烫,显然已是高烧症状。

    “阅儿……”这丫鬟旁边的另一个丫鬟,脱口而唤。

    柳蔚扶着这个叫阅儿的丫鬟,对柳域冷声道:“相府的审问方式,在下算是见识了!”

    柳域皱皱眉头,对管家柳同使了个眼色。

    柳同领命,想将阅儿拖走。

    柳蔚却避开他的手:“都尉大人,您怎么看?”

    容棱本不想管这些府宅阴私,可柳蔚都叫了他,他也不好不听,只得问:“先生打算如何?”

    柳蔚:“都尉大人不觉得,在事情没调查清楚前,嫌疑人,只是有嫌疑并不代表已经犯了罪?”

    “是这个说法。”容棱看了眼柳城,又瞥向柳域。

    柳域拱了拱手,态度殷诚:“大人说的是,那下官这就让人去请大夫来。”

    按照柳府的尿性,这大夫明天早上只怕都请不来。

    柳蔚哼了一声,唤道:“小黎,过来。”

    柳小黎迈着小短腿跑过去。

    柳蔚对他摊手。

    小家伙从背包里掏啊掏,掏出一支梅花印记的小瓶子,打开塞子,从里面抖出两颗小药丸,递给娘亲。

    柳蔚捻了一颗,塞进阅儿嘴里。

    那药丸入口即化,不用吞咽便有药效。

    阅儿只觉得喉咙一阵清凉,等到她朦朦胧胧的回过神时,感觉有人又被塞了什么东西到她嘴里,顿时,同样的清凉,再次弥漫她的口腔。

    虚虚的睁开眼,只觉得原本沉重发昏的脑子这会儿清明了些。

    “醒了吗?”柳蔚轻声询问。

    阅儿只听着耳边那晃晃悠悠的浅柔嗓音,喘了喘气,努力的再睁大了些眼睛,却看着眼前,一道薄薄的纱幔外仿佛有一张自己极为熟悉的脸。

    “大……大小姐?”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