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6章:充满火药味

    第46章:充满火药味

    容棱沉吟一下,吩咐林盛:“派人去越国候府带话,本都要开棺验尸。”说着,看向柳蔚:“半月前的尸体,你可能验?”

    “可以。”虽说如今的京都气候,半个月前的尸体腐烂程度必然严重,但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林盛却倏然大惊,慌忙道:“大人,越国候府不可能同意的,开棺验尸,那可是搅了死者安宁,别说越国候,便是侯老夫人那儿……”

    “有何后果,本都担着。”

    “可是大人……”

    “去!”

    林盛还想说什么,却见都尉大人神色笃定,只好闭嘴。

    刚巧这时,外面有人匆匆进来禀报:“大人,大人,不好了,丞相府,丞相府五少爷也失踪了……”

    林盛只觉得眼前一花,险些晕过去:“又,又丢了一个?”

    来人气喘吁吁:“大人,相府下人已经在外头了,您要不要见一见?”

    见自然要见,可见了能有什么用?这三年来丢的孩子没有二十也有十七八了,哪个都是他不能得罪了,眼下又多一个丞相府,这当真是要逼死他啊。

    林盛回头,对容棱鞠了一躬。

    容棱摆手:“你先去。”

    林盛忙带着下属,匆匆赶出去。

    等到正厅里只剩容棱与柳蔚两人,容棱才瞧向身旁,那表情明显不好的女人,凑近些问:“有问题?”

    柳蔚这才回神,摇头,嘴唇却抿得很紧。

    容棱起身:“没问题便一道儿出去看看吧。”

    “什么?”

    “丞相府。”

    “不……”柳蔚脱口而出,说完,又惊觉自己太敏感了,只好道:“我在这儿看附录,抽不得空,小黎在外面跟珍珠玩,你叫上他,让他去看。”

    容棱却道:“附录何时都能看,丢了人,指不定有新证据。”

    “小黎受我教养,他去一样的。”

    “万一他看漏了?”

    “不会漏。”

    “万一。”

    柳蔚沉默,她虽然信自己儿子,但是小黎毕竟小孩心性,难免有观察不周的地方,可要她去,她又如何去得?

    但凡是一个在相府伺候五年以上的老人,都有可能会认出她,她冒险前往,只是羊入虎口。

    气氛一下沉默起来。

    半晌,容棱才问:“你不愿进相府?”

    “不是。”她矢口否认,却又解释不出因由,最后沉默一会儿,咬牙道:“好吧,我去,不过有个条件。”

    容棱挑眉:“条件?”

    ……

    两刻钟后,林盛带着京巡卫站在京都衙门等候,那相府下人已经急得满头大汗:“大人,怎么还不走,我们相爷可还在府里等着呢。”

    林盛瞪了他一眼:“人还没到齐,怎么走!”

    下人还想说什么,却见衙门里,有人出来。

    出来的有三人,两大一小,前方走着的,是一位身着玄黑蟠袍,身形高大,容貌俊美冷硬的刚挺男子。

    那男人身边,随着一位看着四五岁,粉雕玉琢,机灵活泼的小男孩。

    而小男孩的右后方,则跟着一位……

    那是男子吗?

    下人看得有些不明白,要说单看衣着,那的确是男人着饰,可要说身板,这人身形纤细,步伐轻柔,瞧着倒有些像女儿家,尤其是,这人头上,竟然罩着一顶羽笠。

    羽笠这玩意儿,素来是大家小姐出门在外,恐被外男亵渎了容貌,才会戴着遮掩一些的,这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寻常男子,会戴羽笠的。

    所以,这人真是女儿家?

    可又有哪个女儿家,这样随意出入京兆尹衙门的?

    眼见着三人越走越近,下人赶紧垂下眼,恐看多了,唐突了小姐。

    柳蔚拨弄着自己羽笠上的面纱,藏在薄纱后的脸色,非常不好。

    “我说我要竹笠,不是羽笠。”她说这句话时,分明已经咬牙切齿!

    容棱瞧她一眼:“太过突然,哪里找得到竹笠?”

    “竹笠找不到,羽笠倒是能找到?你敢说制衣铺里没有竹笠卖,单有羽笠?”

    “正是!”容棱理直气壮:“刚巧那家,竹笠卖完了。”

    “有这么巧?”

    “你又知道没这么巧?”

    “容都尉口齿伶俐啊。”

    “柳先生,也不遑多让。”

    两人你来我往,声音不大,却充满火药味。

    柳小黎夹在两人中间,有些的委屈的抓紧自己的背包袋子,很是紧张。

    容棱注意到他的动作,伸手揉揉小家伙的脑袋,瞥了柳蔚一眼:“孩子在,别吵。”

    柳蔚一愣,顿时一口气噎在喉咙,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那是她的孩子,这句话说也该她说吧!

    不管柳蔚有多不爽,总之,她一个“大男人”,的确就这么戴着女儿家的羽笠,行走在大街上了。

    索性此刻天色晚了,才没多少人看到。

    丞相府离京兆尹衙门只有两条街,走过去没一会儿就到了。

    相府门口此刻站满了人,看到他们过来,管家柳同赶紧迎上来:“哎哟,林大人您可算来了,我们相爷可在里面都等着急了。”

    对着相府中人,哪怕是个管家,林盛也不敢托大,只拱拱手:“这实在时候不巧,贵府来报案时,正好都尉大人在衙门视察工作,多耽搁了会儿,实非所愿。”

    柳同立刻看向一旁的玄黑身影,眼睛在触及对方腰间金牌时,赶紧鞠了个大躬:“不知镇格门都尉大人驾临,小的这就去通知相爷。”

    “不用,先办正事要紧。”

    柳同忙点头,正要迎着几位进府,却见这位容都尉身后,竟有位戴着羽笠的纤细人影。

    因着天色太黑,他也没瞧清对方的衣服样式,只问:“这位姑娘可是都尉大人的朋友?要不要请夫人出来招待招待?”

    姑娘?

    柳蔚眼睛一眼,重咳一声,压着嗓子道:“怎敢劳烦夫人!”

    一听竟差不多是男音,柳同也是一惊:“是小的眼拙,小的眼拙,错认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几位里面请,里面请……”

    人群里,以林盛为首的好几人,都忍不住笑出来。

    柳蔚脸色更加难看,等到进去,柳蔚走在容棱身后,她垂着头,瞧着前方那步伐稳重的双脚,眼睛一眯,抬脚就踢了过去!

    本想踢这男人一下,出口气。

    可对方却像背后有眼睛似的,她脚一抬,他便倏地变了步伐,柳蔚一时不查,踢空不说,还差点摔倒!

    索性一旁的柳小黎眼尖,快速扶住了娘亲,却担忧的问:“爹,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柳蔚一肚子火,却只闷闷咕隆:“没事。”

    眼睛却更气愤的瞪向前方那玄黑身影。

    相府占地面积极大,一群人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地方。

    “这里便是五少爷的清凃院,相爷正在里面等着。”柳同指着前面一处清幽院落道。

    容棱瞧了一眼,问:“你们家少爷,便是在这儿丢的?”

    柳同叹了口气:“是啊,五少爷命苦,我们五少爷可是老爷夫人的命根子,眼下才两岁大,这是造了多大的孽,才担上这么个事儿,我们夫人听到消息,哭了一场,险些厥了过去,老爷虽面上不说,却也是着急坏了,还有几位少爷小姐,以往他们可是最最疼爱五少爷的,此刻人就这么众目睽睽的没了,小的斗胆,请林大人,都尉大人,可千万得给咱们找着五少爷。要不,这府里可多少人都甭活了啊。”

    柳蔚不知道这位五少爷有多逗人喜欢,但她离开时,的确还没这人,不过以她对柳府中人的了解,若是这五少爷真出了个三长两短,的确,有多少人都不用活了。

    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些贴身伺候的婢女小厮。

    运气不好的,只怕现在已经没命了。

    进了清凃院,里面的院子里打着满满的灯笼,将着小小的院落照的是亮亮堂堂。

    柳蔚一眼过去,便看见了院子正中,那正与下人说话的英挺背影。

    对方听到脚步声,此时也转过头,顿时,一张与柳蔚三四分相似的年轻脸庞,跃然眼前。

    柳域。

    柳府大少爷,算起来,是柳蔚的大哥。

    同父异母的大哥。

    想到这柳域年纪轻轻,已是凭着非凡的手段入驻内阁,官拜三品,柳蔚不觉压低了些笠檐,终究有些心虚。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