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3章:容门柳少

    第43章:容门柳少

    容棱端起边上的茶,啄了一口:“这东西,可比五千两银票值钱多了。”

    “再值钱这东西我敢要吗?堂堂都尉大人,为了赖账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一个大男人,你羞不羞?”

    “放心,只是暂押。”

    柳蔚眉头锁紧,瞪着他。

    容棱将那信封拿过来,将里头的东西抽出,放在桌子上。

    白纸黑字,上面“房契”两个字,硕大夺目。

    柳蔚盯着那两个字,眼睑不住的抽跳:“你把你三王府府邸抵押给我?就为了五千两银子?”

    容棱一脸理所当然:“让你来京办事的是我,办的却是公家的事,你向我索要五千两俸饷,给,自然该给你,可这钱也不该我给,该是上报上去,皇上批了,由户部拨款。眼下皇上未在京,奏折送不上去,便只得给你找个抵押,这抵押的东西,自然越贵重越好,本王将王府的一半抵押给你,说句难听的,这府若是放出去卖,少说也是八千万两白银,眼下直接匀了四千万给你,还不够?”

    这是够不够的问题吗?王府,这可是王府!

    是皇上赏赐的王府!

    抵押给她,说好听四千万两,那她敢卖吗?哪怕从这府里搬出去一盆花,往大了说,那都是盗窃宫闱重物。

    罪无可恕。

    柳蔚觉得容棱实在厉害,不止是能力出众,官职斐然,连这赖账的本事,也是登峰造极,无师自通。

    她真是小看他了!

    “过名手续有些繁复,这房契就先放你这儿了。”他说着,就将那房契连同信封推到她面前。

    柳蔚眼睛宛似淬了毒般,死瞪着他。

    容棱又对管家明叔道:“明叔,往后柳先生与小公子便是王府中人,你权当他们是另一个本王便好,吩咐下去,莫让人怠慢了,对本王怎么伺候,对他们便怎么伺候。”

    明叔虽不晓主子其中深意,但依旧老实的垂头应声:“是,小的明白。”

    “西陇苑打扫好了?”

    明叔点头:“这西陇苑是爷最喜欢的院子,素来的有人打扫,都干净着,稍微换些褥子,收拾两下,便可住人。”

    “嗯。”容棱点点头,又看向柳蔚:“往后你便安心住在‘你的’府里。”

    柳蔚:“……”

    这王府眨眼间就成她的了?

    这时,柳小黎带着珍珠进来。

    “桀”的一声啼鸣,浑身漆黑的鸟儿扑腾着翅膀,飞向堂内正隐忍怒气的白衣男子。

    “乌,乌星……”管家明叔错愕的瞪大眼睛,指着那黑漆漆的鸟儿,满脸惊讶后退。

    柳蔚瞥了管家一眼,食指挂着珍珠的小脑袋,淡淡说道:“它叫珍珠,不主动伤人,但若有人想伤它,它会如何报复,我便不知道了。”

    明叔浑身一抖,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这位主子带回来的公子,竟然养了一只乌星。

    一只灾鸟。

    他,他不要命了?

    “明叔,你先出去。”容棱道。

    明叔捂着颤抖的心脏,应了一声是,这才颤颤巍巍的离开。

    柳蔚没理明叔的惊恐,只看着容棱,挥手将那房契和信封捞起来,咬牙切齿道:“你既将大半身家送到我面前,便别怪我捏住你的命根子。”

    容棱愣了一下,黑眸里,顿时染上笑意。

    柳蔚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容棱摇摇头,声音却明显带着愉悦:“我的命根子,你没捏过吗?”

    柳蔚皱皱眉,等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个双关语,自己这是被这男人给调戏了!

    她顿时一怒,一甩袖子,愤然离开。

    柳小黎站在后面,看到娘亲满脸火气的出了正厅,不解的抓抓脑袋:“容叔叔,我爹怎么了?”

    容棱对他招招手。

    小黎走到他面前,男人替他理了理被珍珠刨乱的头发,轻声解释:“你爹跟叔叔犟脾气,一会儿就好了。”

    小黎懵懵懂懂:“叔叔惹爹生气了吗?”

    “你爹小气。”容棱说着,看小家伙不满了,嘟着嘴打算反驳了,又赶紧问:“小黎喜欢王府吗?”

    柳小黎撅着小嘴,想说不喜欢,因为容叔叔说爹坏话,他不想答应容叔叔,但又想到容叔叔平日对他又一直很好,他纠结一下,还是决定宽容的原谅他,就道:“喜欢。”

    “以后想住在这儿吗?”

    柳小黎瞪大眼睛:“爹说,我们会有自己的房子。”

    容棱一笑,心道果然。

    他就说,柳蔚急着问他要钱做什么,果真是为了搬出去。

    都到了京都了,还以为走得了?

    “这就是你们的房子。”他说着,伸手,将小家伙抱到怀里:“小黎喜欢以后都跟叔叔一起住好不好?”

    “我要跟爹住。”小家伙脱口而出。

    “爹也一起。”

    小黎想了想,不确定的反问:“爹一起,叔叔也一起,我们三个人住?”

    “对。”

    小家伙眨眨眼,慢慢点头:“好。”

    容棱嘴角微勾,又问:“你喜欢叔叔吗?”

    小黎这次想都没想,就使劲点一下头:“喜欢!”

    容棱心情大好,将他抱得又紧了紧。

    柳小黎欢快的在叔叔身上撒娇,小身子软软的靠在叔叔的怀里,觉得叔叔的怀抱,果然比娘的要坚实多了,娘太瘦了,身上皮子太薄,抱久了他,他总觉得铬身子。

    而容叔叔的怀抱就好多了,又硬又坚实,躺在里面打滚都可以。

    两人正玩得起劲,外面,明叔突然走进来,小心翼翼的开口:“爷,柳公子请小公子出去。”

    柳小黎一听娘亲叫他,立刻从容叔叔身上蹦下去,提着袍子就往外走。

    明叔怕他摔着,正想跟上,后面,沉稳的男音突然响起:“明叔。”

    明叔回过头,老实垂首:“爷还有事吩咐?”

    容棱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袍子,边往外走,边道:“往后别叫柳公子,称他柳少。”

    明叔愣了一下,并不觉得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却听他家主子理所应当的说:“容门柳少。”

    明叔:“……”

    什么叫容门柳少?

    只听说妻子嫁到相公家,要冠夫姓,如姓刘的嫁给姓王的,就叫王门刘氏什么的,可没听过借住也得冠主人姓的。

    明叔很莫名其妙,他家主子却已走出正厅,往西陇苑方向去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