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2章:钻钱眼里去了

    第42章:钻钱眼里去了

    她偏了偏眼,瞧向身侧的容棱。

    心想这位看着分明是个精明人,怎么府中布置得这般无脑?

    在帝前行走,素来诸多忌讳,皇上疑神疑鬼,你又手握兵权,怎么不懂得低调之道?

    似乎知道她心中猜测,身旁的男人,状似无意的低语一声:“这间王府,父皇赏的。”

    “嗯?”柳蔚看向他。

    容棱语气平缓:“这间是曾经的二皇府,二皇叔病逝后,这间王府便空了出来,父皇做主,赐给了我。”

    柳蔚心中一凛,顿时知晓其中意味了。

    当年的二皇子,在夺位之战后,便落下大病,之后拖了几年,便重病身亡,此事她是听过的。

    却没想到,乾凌帝竟然将二皇子的旧居,赐给了容棱。

    果然是帝王心术,什么圣上眼中的第二人,容棱虽说看似风光,实则不过也是乾凌帝多疑下的一颗钉子,这间赐府,便是对他的警告。

    柳蔚一下子沉默了,她早就知道京都危险,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危险。

    随时可见的柳府人,自己身上的欺君之罪,皇权政治下,每个人都是上位者手中的棋子,蝼蚁。

    她来自现代,更多的懂得这种帝王政权的独断性,可怕性。

    尤其还遇到一个多疑且英明,一点不昏庸的皇帝,柳蔚感觉,自己若是不再谨小慎微一些,随时就要脑袋落地了。

    这么一想,她更是心里烦闷,思忖着,赶紧办完要办的事,紧忙离开才是正道,这京都,往后一定要避之不及,再也不来了。

    她这么想着,就开口问:“你说要我帮忙的事,是什么事?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容棱抬眉:“怎么突然着急了?”

    “既然到京了,自然先办正事要紧。”她说得大义凛然。

    容棱不置可否,继续带着她往前面走:“须得准备准备,准备好便开始。”

    “尽快。”

    “恩。”男人应道。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柳蔚发现周围竟然没见几个下人。

    心想看来容棱还是不傻,虽然皇上赐给他一间雍容华贵的王府,他却懂得里头深意,并没有真的骄奢淫逸起来,里面不管下人也好,做派也好,都秉持着简朴为主。

    是个聪明人,不骄不躁,不卑不亢,进退得宜,想法深远。

    若是换个心思短浅的,只怕当真以为圣上器重自己,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这种人,往往最后的结局,逃不开一个“惨”字。

    进了二进的正院。

    管家迎了出来,容棱对他摆摆手,吩咐:“去将西陇苑收拾出来,行李在外头的马车里,好生规整,再去库房将四宝箱端来。”

    “是。”管家灵敏的应了一声,出了院子。

    三人进到正厅,立刻有婢女奉上茶水。

    小黎端着茶水刚喝了一口,突然将杯子一搁,小身子一蹦,从凳子上跳下去,拔腿往院子外跑。

    “小黎。”容棱唤了一声。

    小黎并没停步,眨眼间,小小身影已经不见了。

    “跟着小公子,别让人伤着他。”容棱忙吩咐婢女。

    婢女赶紧提着裙子追出去。

    倒是柳蔚,不冷不热的继续喝茶,一幅一点不担心的摸样。

    见容棱看过来,她才淡淡的补一句:“是珍珠回来了,别管他。”

    珍珠容棱知道,柳蔚养的乌星,一段日子没见,还以为那鸟留在了曲江府,不曾想,竟跟到了京都。

    “你若想养鸟,怎的不养画眉、鹦哥。养乌星,亏你想得出来。”知道小家伙无碍,容棱放下心,也端着茶慢慢舀起来。

    柳蔚将茶杯放下,不咸不淡的道:“珍珠是我家人。”

    容棱眉峰一挑,看向她。

    柳蔚浑不在意,对她而言,珍珠是随她一起从现代穿越而来的,真正的家人。

    她已回不去那个时代,她与珍珠,也都成了孤儿,彼此只得相依为命。

    哪怕珍珠只是只什么也不会的鸟儿,但它对她的意义,却非凡。

    没过一会儿,管家端着个四四方方的玲珑盒过来,恭敬的奉到容棱面前。

    容棱将盒子打开,里头,放了一叠的银票。

    一看到那些银票柳蔚就精神了,身子都坐直了些,知道结账的时候终于是到了!

    容棱捻着几张纸票子看了看,又问向柳蔚:“你说多少来着?”

    柳蔚站起身来,往他那儿走了两步,比了个手势:“五千。”说着,眼睛就黏在银票上。

    柳蔚嘴上还不忘说:“其实这已经很优厚了,都尉大人莫要觉得在下做起那些事,看着很简单,但实际上,都是极费精神的,若是换个人,只怕一年半载也达不到一成之效,况且大人一路上对在下父子照料有加,在下已经打了折了。”

    她说的诚诚恳恳,两三步的功夫,已经站到了容棱面前,脸上噙着以前几个月从未见过的亲善微笑。

    容棱有些想笑,这女人,钻钱眼里去了。

    他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抽出来,拿在手里晃了晃。

    柳蔚抿着唇看着他的手,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

    “大人。”她摊开手,意味明确。

    容棱淡淡笑着,看了看那银票,又看了看她的脸,随后将银票放进盒子里,将盒盖子一扣,咔嚓一声,盖子合拢。

    柳蔚悬在半空的手倏地一放,带着袖子翻起涟漪,怒色上眉,冷笑一声:“我就知道都尉大人您没那么好说话,说吧,怎样才肯付钱?”

    容棱好笑:“钱,自然要付,只是要看怎么付。”

    柳蔚挑起眉,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努力压着火气:“那都尉大人想怎么付?”

    “钱债物偿。”

    柳蔚哼了一声:“什么意思?”

    容棱将玲珑盒子又打开,将上面一叠银票刨开,拿出最下面压着的一个信封,将那信封递给柳蔚。

    旁边的管家眼皮一跳:“爷,这可是……”

    “明叔。”容棱打断管家的话。

    管家憋着一口气,只好住了嘴,心里却着急,爷怎么能把这东西交给别人?

    还是个男人。

    爷这是糊涂了吗?

    柳蔚看着这主仆二人的互动,再看那信封,倒带了点兴趣,她将信封拿过来,抽出里面的东西,看了一眼,可就一眼看完,她却顿时愣了。

    下一秒,她将信封狠狠拍在桌上,霍然起身:“容棱,你什么意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