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40章:眸中一抹趣味

    第40章:眸中一抹趣味

    柳蔚先摸了摸他们的脉门,再按压他们腹部某几个位置,听到他们不同程度的闷哼,确定了症状,便对身后的小黎说:“内脏撞击,肾处轻微破裂,有薄量出血症状。”

    柳小黎抱着自己的小背包,已从里头掏出了生气丸,止血丸等几种药丸,可听到娘亲的话,他却愣了一下,反问:“这么严重?要动手术吗?”

    小黎知道,人的内脏不能破碎,一旦破碎,回天乏术,但是肾不同。

    “他们现在气息太弱,强迫手术根本撑不过来,先保守治疗。”柳蔚道。

    一听保守治疗,柳小黎便把银针递上去,又从桌上端来蜡烛。

    柳蔚展开针袋,捻了一整细长尖锐的银针,放在火上描了描,消毒一下,便刺向患者的虎口穴。

    从手上的穴道,到胸前的穴道,最后,柳蔚已经忙得额头出了汗,身边的人却若无其事的干围着。

    柳蔚不满的皱眉:“来个人帮我,把他们衣服掀开。”

    这一出声,众人才回过神来,有人当即大吼:“你在他们身上扎针,他们就能好了?若是不好,被你扎死了怎么办!”

    便是太医院的御医们,也是断无人敢用针灸乱扎的。

    世人皆知,人的穴道奇特诡谲,若是不小心扎错了,扎偏了,那边是死活随时的事。

    也因此,针灸一门,与前朝便绝迹,如今民间倒是也有一些会针灸的大夫,但都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说是噱头也不为过,只是打着针灸的名头,招摇撞骗罢了。

    不成想,他们军机营,竟也跑来一个骗子。

    那人说的义愤填膺,其余的一些人也被带动起来,看柳蔚的眼神,更是充满谴责。

    但考虑到这人是都尉大人带来了,他们只是敢怒不敢言。

    柳蔚抬头看了眼这些人,最后轻嗤一声,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柳蔚瞧向容棱:“过来帮我。”

    容棱冷哼一句:“这回不嫌我碍事了?”

    柳蔚抽抽嘴角,已经对这人的“小气”绝望了。

    容棱走过来,将床上两人的衣服敞开,露出两人肚子部分,却再不肯往下露出更多。

    柳蔚要扎的本也是这个范围,也没在意某男人的小动作。

    柳蔚将针刺入判定的穴道,手法很快,几乎手指比划一下,便能找到最精准的位置。

    容棱瞧着她在陌生男人身上摸来摸去的小手,忍了又忍,才把几乎溢出来的不满压了回去。

    一刻钟后,扎完了。

    柳蔚擦了擦额上的汗,问两名患者:“感觉怎么样?”

    两人此刻脸色明显红润了不少,虽说嘴唇还是苍白,但瞧着眼睛却生气了许多。

    “好多了。”

    “多谢大夫。”

    柳蔚“嗯”了一声,又拿了两瓶药丸过来,放到他们枕头边:“蓝色的是止血丸,黄色的是补气丸,一天一颗,晚饭后服用,五天后我再来看你们,到时候吃药还是手术,视你们的恢复情况而定。”

    两人连连点头,心头却有些恍惚。

    方御医说他们已是强弩之末时,他们即便认命了,也不可谓不难受。

    没人愿意死,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两人激动不已,若非身体不支,真想站起来好好鞠揖道谢。

    而那些周围瞧热闹的人,见这看着白白净净像个书生的大夫竟然真的会针灸,一时间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方才出声质疑那人,更觉得像被人扇了十几巴掌。

    他们眼前,竟然就这么突兀的冒出来一个会针术的大夫。

    是活的!

    他们怎能不惊讶,又怎么不质疑。

    果然,还是都尉大人了不起,这样厉害的人物,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挖来的,放出去,只怕能让太医院那些倚老卖老的老钻头,都惊掉下巴来。

    柳蔚不知这些人心中所想,她现在只计较一件事。

    命小黎在房内收拾东西,她拉着容棱的衣角,将他带出去。

    容棱瞧着那素白纤细的小手捏着自己的袖口,嘴角翘了一下,甘愿随着她出去。

    到了门外安静处,柳蔚要缩回手,容棱却先一步捏住她的指尖,在手心揉了揉。

    柳蔚眯了眯眼,看向了他,没说话,眼中意思却十分明确。

    一路过来,这男人偷摸着吃了她不少豆腐,她如今男身装扮,很多时候不好计较,但不代表她会纵容。

    容棱将她眼内的警告无视,只抓着她的小手,将那软滑的肌肤顺了一整遍,才在柳蔚已经快要炸开的目光中,不舍的放开。

    柳蔚一收回手,便使劲在自己衣服上蹭蹭,那恨不得蹭掉一层皮的力道,看得容棱直接危险眯眼!

    最后,两人并没耽搁太久,柳蔚冷着声音说:“治疗费,研发费,验尸费,已经到了京都了,都尉大人打算什么时候结账?”

    容棱瞧着她咬牙切齿的小脸,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嗯?”

    柳蔚冷笑,索性给他列出来:“临安府先锋营的三具尸体,之后七个被植入毛虫的患者,还有你整个临安府先锋军的防御疫苗,再是刚才的两个人的针灸,还有给他们的药,这里头,不管是药研,还是手术,还是验尸,都是极费工夫的事,在下可不打算白干,相信堂堂都尉大人也不会赖账!”

    容棱听了清楚,眸中不觉闪过一抹趣味:“你与我,竟是算钱?”

    “你我什么关系,我不该与你算吗?”柳蔚挑眉反驳。

    男人低吟,唇边笑意溢出,他忽然朝前一步,靠近柳蔚。

    柳蔚不知他为何突然凑近,不自在的后退半步。

    却不想,她这一退,容棱便瞬间一进,一会儿工夫,她已被男人堵在墙角,容棱身体靠得极近,瞧着眼前小女人佯装镇定的俏脸,轻声问道:“那么,本都该给你多少?”

    柳蔚咽了一口唾沫,才道:“看在你是我上峰的份上,给你打个折,五千两。”

    男人微吟一下,黑眸噙着笑意:“五千两,够吗?”

    柳蔚觉得他的语气不太对,但还是道:“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反正我这是实报实销,五千两,最低价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