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8章:堪堪愣住

    第38章:堪堪愣住

    因此,容棱一开始就盲目自信,如今有人认同他的观点,高高在上的都尉大人觉得,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商贾,似乎也没那么讨厌。

    至少,柳逸眼光不错。

    而另一头的马车上,柳蔚抱着儿子突兀的打了个喷嚏。

    柳小黎翻了个身,拽着娘亲的衣角问:“爹,你是着凉了吗?”

    “没有。”柳蔚摇头,想了想,又从包袱里掏出一瓶驱寒的药剂,仰头给喝掉。

    说不定真着凉了,毕竟这鬼天气实在不安分。

    ……

    第二日,柳蔚是特地等到柳逸他们离开了,才出的破庙。

    此时的雨已经停了,但地上湿滑,马车不敢走的太快。

    他们一路慢慢吞吞,到了将近傍晚,才进了都城。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

    柳蔚本想带着儿子住客栈,但问了两家客栈都满了,这才知道,今年科举将至,每逢三年这个季节的京都最是热闹,到处皆是应试学子,来来往往,摩肩擦踵,有的家境富裕的,早早便差人定下了好的客栈,或是租下了环境不俗的大院,家境贫困的,也是提前从各地出发,确保到的时候还有地方歇脚。

    如此下来,柳蔚顿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容棱陪在她身边,耐着性子与她又问了两家,最后眼看天色实在不早了,才道:“我府中摘间独院给你,可好?”

    柳蔚不高兴的抿着嘴,之前在路上一起住还好说,这都到京都了,怎么还要一块儿住?

    她不愿意,可柳小黎一听要住容叔叔府里,却开心极了,这一路下来,他对容棱的感情,简直是质的飞跃。

    柳蔚见状,更不愿意了,她儿子按照这个节奏,没两天就得被他亲爹拐走了,到时候她怎么办?

    “不用,再找找,京都这般大,我就不信一间空房都寻不到。”柳薇说着,拉着儿子的小手又往前走。

    容棱跟上,不咸不淡的道:“便是还能找到,也是三教九流的地方,不说是否安生,太杂乱的环境对小黎不好。”

    柳蔚一顿,犹豫起来。

    “还是先生觉得,本王的府邸辱没了你?”

    柳蔚抽抽嘴角,这人硬生生的自称什么“本王”,摆谱给谁看?

    柳蔚抿了抿唇,最后又看了眼已经浑浊昏暗的天空,到底还是同意了。

    反正大不了今晚就暂且在王府住下,明天再出来找房子。

    解决了住的问题,就剩吃的问题了。

    小黎自出生这是第一次到京都,看什么都新鲜,闻到什么都想吃一吃。

    想着这会儿回王府再准备膳食也晚了,不若就在外面用。

    容棱熟门熟路,乘着马车,三人很快到了京都正街的一品楼,这儿做的京菜,是整个京都最好的。

    进了一品楼,里头的气氛热火朝天,不愧是著名食肆,生意好得不得了。

    容棱显然是常客,他一来,掌柜立刻亲自相迎,一边迎着,嘴上还不停:“三爷好久没来了,还当是忘了咱们一品楼了,这几个月,咱们楼里可出了不少新菜,三爷要不要尝尝?有醉乡鸡,芙蓉卷,翡翠萝饺,相思糕,对了,新出的雀儿仙还有两壶,这可是咱们老板亲自酿的新酒,每日午市晚市各卖五十壶,过了可就没有了。”

    柳蔚听着那一连串的菜名,忍不住就舔舔嘴唇,可一低头,见自己儿子,竟也眼巴巴的望着那掌柜,喉咙一拱一拱动。

    柳蔚忍不住一笑,捏捏儿子的脸蛋:“饿了?”

    柳小黎抱住娘亲的手,憋着嘴点头,真饿啊!

    柳蔚看向容棱,容棱淡定的让掌柜将他们说的,都送上来。

    掌柜利落的应着,又亲自送三人上二楼的厢房。

    四人走的不紧不慢,却没瞧见一个梳着双包发髻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坛酒,正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走。

    那小姑娘个子矮,抱着坛子不看路,一过来,正好撞到离她最近的柳小黎。

    柳小黎“啊”的叫了声,柳蔚就在他身边,眼看着对方怀里的酒坛脱手,一整个硕大的坛子,往小黎脑袋上掉,她条件反射的将儿子拉到怀里,身子一转,用后背抵挡。

    可预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关键时刻,容棱动作凌厉的将她拉扯到怀里,只听那酒坛“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所幸没有伤到任何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那小姑娘意识到差点闯了大祸,反应过来后,立刻一叠声的道歉,那脆弱的声音,听着像是要哭出来了。

    柳蔚被容棱按在胸前,小黎又被柳蔚按在肚子上,三人这么夹着,众目睽睽之下,瞧着尤为古怪。

    先回过神来的是柳蔚,淡淡的男性气息窜入过来,她觉得鼻尖痒痒的,有些不舒服,稍稍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鼻子刚好磕到了容棱衣服前襟的扣子,扣子上的毛须正扰着她的鼻尖。

    她退了一下,推开了男人的怀抱,下一秒,下颚却被托住。

    容棱捉着她的小脸,盯着她的眼睛,紧张的问:“撞到没有?”

    两人挨得本来就近,这会儿姿态又显得亲昵,柳蔚顿觉不自在,她摇摇头,解脱自己的下巴,转开眼睛说:“没事。”

    容棱抿了抿唇,又低头,将柳小黎抱起来轻声问:“有没有伤到?”

    “没有。”小家伙显然也被吓住了,此刻被抱着,手就不自觉的圈住容棱的脖子,小小的脑袋,紧靠在他脸旁。

    确定母子二人都没事,容棱才看向那造成事故的始作俑者。

    那是个十三四岁的姑娘,因为惹了祸,这会儿可怜兮兮又手足无措,一连嘴的在道歉,鞠躬鞠得腰都快都断了。

    一旁的掌柜气愤的斥责:“走路怎么不看这点?这样横冲直撞的,冲撞了哪位有权有势的,你的小命不想要了?”

    小姑娘赶紧又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

    说着,泪珠终是滚落下来。

    容棱皱起眉,对于这种犯了错只会哭哭啼啼了事的他最是不耐。

    柳蔚却没他这么冷血,作为女人,柳蔚心肠总要软些,她又看看儿子,确保儿子真的没事,就对那小姑娘道:“无妨了,下次走路小心些。”

    小姑娘一听对方不追究了,掉了一半的眼泪顿时停了,她抬起头,正想道谢,却在看到眼前这清隽“男子”的面容时,堪堪愣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