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7章:他何尝不是

    第37章:他何尝不是

    那男人顿时面红耳赤,摸摸鼻子,赶紧转移话题:“他没事了?”

    “有我在,当然没事。”柳小黎说完,还特地挺了挺胸,一脸矜傲。

    又过了几息,在小黎的专业急救下,王虎慢慢平静下来,最后终于停止抽搐,缓过劲儿来。

    周围的人皆觉得神奇,看着柳小黎的目光,也更加好奇。

    一个看着不过四五岁的孩子,竟还懂医?

    真是不简单。

    思及此,这些人又看向陪在小黎身边的冷峻男子。

    这位应当就是这孩子的父亲了,有个这样聪慧灵巧的孩子,真是福气。

    柳小黎此时也站起身来,他举着自己脏兮兮的手,望着容棱,满脸无辜。

    容棱弯腰将他抱起来,小家伙特地将手举得远远地,没弄脏他的衣服。

    容棱将小黎带到屋檐下洗手,等到洗好了,两人回头,就看到一身华袍,五官出色的英挺男子站于身后,等待已久。

    柳逸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堂堂当朝三王爷,镇格门正都尉容棱,柳逸不识得容棱,但好歹都算是京中年轻一辈里的显贵,总有些场合会碰见一两眼,今晚偶遇实属巧合,哪怕出于礼貌,他也该与其说上两句。

    要知道身在御前的人,这交道是最不好打的。

    像是柳家三兄弟与四王爷、七王爷、九王爷关系都属不错,但三王爷,却的确从未接触过。

    不是不愿接触,而是接触不到,根本没有渠道去相识。

    如今见了,不说是不是缘分,好歹是个机会,柳逸自然要把握。

    容棱单看柳逸一眼,便瞧出了对方示好之意,他难得的没有露出不耐烦,只摸摸小黎的脑袋,道:“回马车上去歇着。”

    小黎应了一声,蹦蹦跳跳的跑上马车。

    等孩子走了,容棱才看向柳逸。

    柳逸识趣,拱手道:“不知是都尉大人,方才我那些护卫多有得罪,还望大人莫要见怪。”

    容棱瞧了眼那边的十数人,个个一身兵气,身形硕厉,只是单纯的护卫?

    那柳家老二在军中出入,现在柳家老三区区一介商贾,随行的下人,都是正规军的水准,倒是比京中几位郡王还本事了。

    容棱语气轻漫:“三公子客气。”

    “不敢不敢。”柳逸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顿时背冒冷汗,心中却思忖不出,自己哪里让这位不愉了?

    思来想去还是刚才的事,他只得再次解释。

    “在下此次亲自前往阳州,为着这批丝绸可算用足了心,下头的人皆知事关重大,难免防卫过度,万望大人海涵。”说着,又行了个大礼。

    看着那几乎整个腰都折下来的身影,容棱慢条斯理的道:“出门在外,多些防卫也是尽责,本都不怪。”

    柳逸松了口气,又道:“今日这雨来的汹涌,今夜只怕要与大人同庙相度,在下那儿有些好酒,不知大人有否兴趣,这黏湿的天气,喝些酒也好暖暖身子。”

    “也好。”容棱淡声应下,朝着火堆走去。

    柳逸快步跟上。

    很快便有人送上酒肉,容棱捏着酒壶,没有喝下,却是看了眼马车方向,慢慢的问:“三公子那些丝绸,可是沁山府产的天云缎?”

    “大人知晓天云缎?”柳逸正愁不知道怎么拉关系,闻言顿时一喜:“沁山府擅产云蚕,这些天云缎可正是那特异的火云蚕所吐而织,大人若是喜欢,回去后,在下送上几批到大人府中。”

    容棱漫不经心的饮了口酒,淡问:“多少银一尺?”

    “大人说笑了,今日把酒言欢已是缘分,大人若不嫌弃,便当在下送予小世子的礼物。”

    “小世子?”容棱瞧着他。

    柳逸笑着,一脸“我懂”的压低声音:“未闻大人成婚,小世子必然是娇妾所诞,大人放心,在下最是嘴严,不该说的,一句也不会说。”

    毕竟正妻未娶,已经有个四五岁的儿子,说出去怎么也不好听,况且容棱又是御前之人,起居更是应当谨慎,此等逸事若是宣扬出去,只怕那些吃饱了没事儿做的御史,又该胡言乱语,无事乱奏。

    柳逸自以很贴心的为容棱着想,末了还提了提酒壶,与他虚空一敬。

    容棱却将酒壶搁下,黑眸中闪着一丝笑意:“你说方才那个?”

    柳逸一愣,随即恍然,莫非方才那个不是容棱的儿子?

    不过长得分明有几分相似,虽说那小孩脸圆软糯,但眉宇间,总是有些神似,若说不是父子,只怕也该有什么亲戚关系。

    柳逸又急忙回忆,是不是皇家的哪位亲王之子,或者旁系郡王之子?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类似的人物,不觉有些紧张。

    “大人……”

    “方才那个,你觉得是本都的孩子?”容棱兴致昂扬的问。

    柳逸摸摸鼻子,很是尴尬。

    “你但说无妨。”

    柳逸这才鼓起勇气,斟酌着道:“方才那位,与大人的确有些相似,不过许是在下看错了,这大晚上,到处黑漆漆,多半眼花。”

    “你没眼花。”容棱提着酒壶,又饮了一口,心情大好:“他就是本都的儿子。”

    柳逸呵呵的干笑,心里却觉得这容棱不知是不是有毛病,不是一直说是你儿子吗,说了是,你一脸“你说错了,他不是”,结果刚说他不是,你又说“其实他就是”,你故意逗着人玩呢?

    柳逸再次感叹,果然御前的人都是高深莫测,别说打交道了,说两句话,都猜来猜去,寻摸不透。

    容棱不知柳逸心中思绪万千,他却想的是,果然旁人都一眼能看出,他是孩子父亲,所以,他的猜测是没错的?

    从认出柳蔚的第一刻,容棱就很自然的对小黎疼爱有加,这种自然,就仿佛他就该是他儿子,就该是柳蔚为他生的。

    这种认为很没道理,可他就是这么觉得,他与柳蔚那一夜,她是初次,他何尝不是,柳蔚生了孩子,孩子长得好看又聪明可人,这里头要说没有他的遗传,他是断断不会信。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