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6章:是个不讨喜的庶女

    这是个崇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没有半点人权,若她是嫡女还好说,撒撒娇,可能还有出路。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但偏偏她是庶女,还是个不讨喜的庶女,婚事自己根本没有选择权。

    柳蔚很讨厌这种被动,再加上她毕竟不是真的“柳蔚”,更不愿将自己的人生投放在这些“陌生人”身上。

    柳蔚逃走后,便当自己无父无母,哪怕见到付子辰,她也说她是孤儿,只因她从未想过要认这些“家人”。

    可是毕竟血缘还在,他如今一身男装,柳逸见到她,一时可能认不出,但时间久了,总有破绽,她不敢冒险。

    此刻,她只想离开。

    偏偏外头下雨,她被困在这儿,哪儿也去不了。

    无能为力的感觉,总是让人焦躁。

    柳蔚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她眉头紧蹙,听着马车外悉悉索索的声音,脸色越发地沉。

    柳小黎缩在娘亲怀里,因为马车太安静了,他又刚刚吃饱,混混沌沌的,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容棱陪了柳蔚好一会儿,见她始终不说话,沉默一下,开口:“那是柳逸,丞相柳城之三子,京中薄有声名的富商。”

    柳蔚抬眸看向他:“你认识他?”

    “不认识。”容棱说:“听说过,名气很大,柳家三子,常年被作为京中贵族间耳口相传的楷模。”

    柳蔚抿了抿唇,恢复沉默。

    车厢里气氛诡异,又过了一会儿,容棱确定柳蔚真的打算隐瞒到底了,有些微愠的打算离开。

    正好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惊叫:“王虎,王虎……”

    容棱撩开帘子,便看到破庙靠旁的位置,一个面色苍白,嘴唇发黑男人,正抖着身子,浑身抽搐,口吐白沫,仿佛下一刻就要死过去。

    那人身边顿时围了许多人,连柳逸也上前去看,可他们不管怎么唤,怎么叫,那个叫王虎的男人,还是不停的抽搐,口中吐的东西,从白沫,变成了黄色腥臭物,眼皮也渐渐翻白,眼看着已经不行。

    容棱皱起眉,这种病症是中毒了?

    柳蔚透着容棱撩开的车帘缝,往外看了一眼,她动作较大,一动,怀里的小黎便醒了。

    柳蔚看了一下便看出原因,小黎揉着眼睛,也瞧过去,也是一眼,就看出了症状。

    “是癫痫发了。”小黎软糯的声音混着鼻音,嗡嗡的说。

    容棱转头看向他:“癫痫?”

    小家伙吸吸鼻子,觉得有点冷,顺势爬到容棱的怀里,坐在他腿上说:“就是羊角风。”

    原来是羊角风,容棱了然,放下帘子不再去管。

    柳小黎却有兴趣的扒拉着帘子一角,好奇的往外看,看了一会儿,他开始着急:“哎呀!这些人不会治他,他要死了!”

    羊角风在乡野之间也是偶然能遇到的病症,普通人,该是都有些法子,懂得急救,但这些人显然不会,柳小黎原本只是看看戏,见快出人命了,连瞌睡也不打了,小身子一咕哝就跳下了车。

    “小黎。”容棱唤了一声,小家伙已经跑远了。

    他皱眉,转头却发现柳蔚老神在在的坐在里面,一动没动。

    “你不担心?”她敢让小黎就这么跑下去?不怕被柳逸看到?

    柳蔚若无其事的“嗯”了声,浑不在意。

    比起像她,小黎更像他亲爹,也就是坐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

    所以单是小黎一个人,没人会将他与自己联系起来,因此她的确不担心,况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黎从小受她教导,医术天分比她当年更高,区区癫痫,难不住儿子。

    容棱却怕发病的男人伤着小黎,他挥帘,紧随其后。

    破败的庙宇内,外头大雨蓬勃,下个不停。

    柳小黎从车上跳下去,就钻进了角落的人群,对里面吼道:“你们快散开,这样闷着会憋死他的。”

    那娇软嫩绵的声音,普一入耳,便令人一震。

    周围十数人都看向这个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他们背后的小男孩,有人率先不悦:“哪来的小孩,赶紧走开!”

    说着,便伸手要将柳小黎推走。

    可手还没碰到小家伙的衣角,一双冷硬的手掌,倏地截住那人的手腕。

    那人抬头一看,便对上一双漆黑肃厉的眸光,那人猛地一震,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那人脾气不好的大吼。

    容棱甩开此人的手,将柳小黎抱起来,在小家伙耳边说:“不识好歹之人,不用管。”

    “可是……”柳小黎拽着容叔叔的衣袖,因为坐在大人的怀里,他站得高看得远,一低头就看到那已经快没气的男人,小脸苦成一团:“容叔叔……”

    小孩毕竟心肠软,容棱看他真想救人,只好抱着他往里走。

    十数人顿时起身将他们挡住,同一间破庙避雨,但毕竟是陌生人,他们的七口箱子的货物,就在后面,这人想靠近,他们自然不许。

    容棱眯了眯眸,视线转向人群后头的柳逸。

    柳逸此时也沉默的打量容棱,两人一对视,柳逸似恍然过来,顿时脸色一变:“容……”

    容棱没作声,他知道柳逸认出了他。

    果然,柳逸赶紧谴退了护卫,快步迎上来:“都尉大人,好久不见。”

    他说着,拱了拱手,姿态放得很低。

    容棱懒得与他废话,从他身边走过,将柳小黎放到那个叫王虎的男人身边,揉揉他的小脑袋。

    柳小黎一下地就蹲在地上,他翻了翻王虎的眼皮,确定他还有口气,赶紧对旁道:“你们都散开,谁脱一件衣服给我。”

    所有人都看向柳逸,柳逸则盯着容棱冷傲的背影,目光颇为复杂,半晌,才点点头。

    离得最近的男人,立刻脱下衣服,递给小黎。

    小黎拿着衣服,把袖子一截团吧团吧,塞进了王虎口中,一边解开他的衣服,一边对其他人道:“他是患了羊角风,这种病症若是处理不当会死人,我现在讲一遍,你们都记住了。”说着,顿了一下道:“第一,你们不能围在一起,他现在呼吸困难,你们堵在一起,只会加快他的死亡。”

    周围人一愣,听到死亡二字,少有人不被吓着的,十数人彼此对视,最后,靠在最里面的几人,到底地往后退了两步。

    柳小黎继续说:“第二,羊角风犯了的人,发现之人要第一时间在他嘴里塞下东西,放置他上下牙齿之间,防止他咬伤舌头。”

    他一边说着,一边亲自示范。

    “第三,立即松开他的衣领,却保他能更大程度呼吸。”

    “第四,将他的脸转向一旁,使得他的呕吐物,都能流出来,若是这些东西再流进喉咙,随时会窒息。”

    “第五,托起他的下颚,避免他窝着脖子,造成气道挤压。”

    “第六,如果他昏迷了,按住他的人中穴,就是鼻子下方嘴唇上放之处,能对他进行急救。都听懂了?”

    小小软软的声音,没有任何威慑,说出的话却令周遭之人皆是一楞。

    不知是谁,先咕哝一声,轻轻道:“懂,懂了……”

    其他人瞬间看向那人。

    被个还不到你膝盖高的小孩教训,你还答应?不嫌丢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