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4章:献殷勤

    这次离开,依旧是轻身上阵,容棱,柳蔚,柳小黎,车夫,一辆马车一匹马,行走分外低调。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而临安府的先锋军,留下来还有要事要办,这些镇格门的机密任务,柳蔚没打听,也没兴趣打听。

    可就在他们前脚离开,后脚便有人快马加鞭,行向与之截然相反的另一方向。

    五日后,曲江府正府衙门内。

    不怒而威的老人一脸笑意的执着黑棋,落在棋盘一处,眉眼温和:“阿辰可还有破?”

    坐于他对面的俊逸男子一身五品府尹官服,他低眉顺眼,抬手拱了一揖:“下官技漏,不及老爷万分。”

    老人哈哈一笑:“你让着朕。”

    这话不是疑问,是肯定。

    付子辰立刻站起身,恭敬的鞠了一躬,却没否认。

    乾凌帝挥挥手,不与他计较:“罢了,你这性子,与你爹一个样。”

    付子辰沉默一下,问道:“他老人家还好吗?”

    “好,好得很,朕出宫前见他,还胖了不少。”

    付子辰没说话,安静下来。

    乾凌帝看了他一会儿:“过几月你便要调任了,朕调你回京,你可愿意?”

    堂堂一国之君调任一下级官员,却破天荒征求对方意见,此乃罕见。

    付子辰有些惶恐,忙低下头,认真道:“但凭老爷做主。”

    乾凌帝叹了口气:“你的家事朕不管,但这小小曲江府,亦困不住你,进京不过早晚之事。”

    付子辰又何尝不知,只是在这逍遥自在惯了,回京,只怕又是另一番景貌。

    正在这是,戚福从外头进来,小心的在乾凌帝耳边说了一句。

    乾凌帝挑了挑眉,嗯了声:“将人带进来。”

    付子辰看出他们有事,识趣的退下。

    乾凌帝却说:“不避你,呆着吧。”

    付子辰只好留下。

    进来的是个衣着简朴,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付子辰一眼觉得此人眼熟,但再看,却不认得。

    那男人也不拖泥带水,进来躬身便禀报:“老爷,容大人已离开临安府,那位随在他身侧的大夫,将先锋营的人……”

    那人说得很简短,等他说完,戚福将人领走,房间里,再次只剩乾凌帝与付子辰二人。

    付子辰此时脸色却不好,他反复思考着那人口中“随在容棱身侧的大夫”是何人,越想,越是目光深沉。

    乾凌帝玩着手中棋子,倏地,漫不经心开口:“素问你曲江府,满城大小,男女老少,都识得一位柳先生,称之为活神医,但凡问了,无人说之一句不是,个个赞不绝口,朕早便好奇了,此次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付子辰心头一沉,俊逸的脸庞,更添几分肃色。

    果然,那人就是柳蔚。

    可柳蔚为何与容棱接触上了?并且,皇上也见过她了?

    付子辰心如鼓锤,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

    乾凌帝看他如此紧张,倒是一笑:“朕不怪你藏拙,你慌什么?”

    “老爷……”

    乾凌帝摆手:“你与朕说,你曲江府出了位大仵作,破案无数,机敏夺人,却没说他还是个会医的,不过谁又能想到,一介仵作,竟连大夫的事也干了,上次见他,也是瞧着他验尸能干,想着让他帮着阿棱回京办两件事,不想,他倒是把先锋营的事解决了,果真是个能人。”

    付子辰尴尬至极:“老爷,您已经见过他了?”

    “是个洒性的。”乾凌帝笑着:“看着柔柔弱弱,不想还会些手上功夫,就是性子冷清了些,若非朕表明身份,只怕他连阿棱的面子也不给。”

    付子辰干笑,柳蔚脾气有多怪,他一清二楚。

    可是容棱……

    一想到小黎那张酷似容棱小时候的脸,他就头疼。

    尤记得第一次见小黎,他就问柳蔚,孩子的父亲是谁,柳蔚只漫不经心的说,根本不认得那人,只是春风一度,再无相干。

    柳蔚是他的救命恩人,她既说无相干了,他也不愿多事,况且他与容棱,认识是认识,关系却很一般,所以他从未想过要告诉柳蔚容棱的身份。

    如今,他们却纠葛上了。

    甚至连皇上也见过柳蔚,那是否也见过小黎?

    皇上有发现,小黎的长相问题?

    或许没有发现,柳蔚此次出去是男装扮相,容棱又母妃不显,直到十四岁才入了皇上的眼,被调到身边亲自教养,那时候容棱脸上已经脱了稚气,早已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而小黎爱撒娇,又软糯可爱,这样两人,应该不容易让人联想。

    可尽管如此安慰自己,付子辰依旧很是不安。

    他想,他真的得尽快进京了,柳蔚在京都,不知将身陷何等囫囵。

    ……

    临安府到京都走了将近一个月才到,柳蔚做在马车里,看着京都郊外的官道,眼神极度复杂。

    五年前她逃离这里,五年后竟再次归来。

    这里有她许多不愿招惹的麻烦,当初离开,便是为了能够逍遥,这次回来,简直是羊入虎口。

    她唯一能祈祷的,就是五年时间,她那些所谓的家人已经当她死了,莫要再生寻她的意思。

    马车走的不紧不慢,连着几日下了大雨,天湿路滑,这会儿的官道上,人烟袅袅。

    柳蔚看着阴沉的天色,猜测又要下雨,对外开口:“找个地方歇一歇,这会儿也晚了,今晚估计到不了城,不若在外面过夜。”

    容棱骑在马上,转首看她一眼对车夫道:“这附近可有歇脚处?”

    车夫想了想道:“前方三里,有个破庙,至于客栈却是没有。”

    “我们过去。”

    车夫喏了一声,转了方向,走向山岔路的方向。

    而等他们刚到破庙,外面果然下起雨来。

    柳蔚上下打量一番这破庙,这庙的确是够破的,到处都在漏水,只有中间一块地方算是干燥。

    外面因为下雨,天黑压压的,看着仿佛已是夜晚,柳蔚找个地方坐下,车夫在生火,而容棱正被柳小黎拉着,站在屋檐下看雨。

    柳小黎喜欢下雨,也喜欢闷雷轰隆隆的响,他很兴奋的上蹿下跳,还拉着容棱跟他一起疯。

    容棱纵容的由着他,小家伙说哪儿好,他就说哪儿好,简直没有一点身为大人的原则……

    柳蔚见状,哼道:“献殷勤。”

    车夫听见了,老实的埋着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等到车夫将火生好,破庙里暖和了些柳蔚才唤道:“小黎,你过来。”

    小家伙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一下子撞进娘亲的怀抱。

    柳蔚将他拉出来,摸着他衣服有点润,便让他坐下火旁,把衣服烤干。

    柳小黎乖乖坐着,容棱此时也走过来,十分自然的坐在柳蔚另一边。

    容棱手里掰着两根木柴,折断,扔进火堆里,再刨了两下,将火生的更大。

    等到休息了一会儿,容棱才把干粮拿出来。

    四人正吃着,外面伴随着雨声,传来一阵脚步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