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3章:狂风暴雨般

    方成初时并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直到过了一盏茶功夫,他突然觉得脑子里有点发疼,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他脑中钻来钻去。nsxs.org

    这种感觉令他毛骨悚然,手背生了一串鸡皮疙瘩。

    又过了一会儿,他觉得那种疼痛加剧了,就像脑中的东西在里面乱绕,慌不择路,且越走越快。

    到最后,他嘴唇发白,那种疼已经让他脑门冒汗。

    但到底是男人,忍下来也没有吭一声。

    柳蔚看出了他的痛苦,安抚道:“再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方成深吸一口气,目光又坚毅了些。

    这点疼痛,他还能承受!

    又过了一炷香时辰,终于,方成感觉那疼痛骤然减弱,而此时,一株黑色的毛虫,顺着他的耳朵爬了出来。

    那毛虫身上还沾了许多人血,长得非常难看,但是个头却不大。

    剩下的两名侍卫,顿时有种全身发麻的感觉,容棱倒是冷静,只是想到这虫的来历,面色又沉了几分。

    虫子彻底出来时,柳蔚一钳子将它抓住,任它挣扎,将它丢进了瓶子里,塞好。

    方成终于觉得脑中的疼痛停止了,他呼了口气,便听耳边清雅的嗓音响起:“好了,没事了。”

    方成愣了一下,摸摸自己的耳朵,他的位置,并没看到那只虫子,从自己耳朵钻出来。

    方成这还有点朦朦胧胧的,摸着耳朵,不明所以。

    可等到柳蔚给剩下两人引虫时,他才唬了一大跳。

    引虫的过程很短,不到一个时辰,三人的危机都解除了。

    等到柳小黎睡醒了跑过来,已经错过了整场戏,他顿时很不高兴,不过柳蔚把三只小虫都给他了,小家伙倒是又乐了。

    而当秦中知道,只有自己被开了脑袋,另外三人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就好时,心里一下不平衡了。

    尤其是三人还幸灾乐祸的在他床边晃悠,那一张张的笑脸,看得他直磨牙。

    不过下午,当柳蔚亲自端着药喂到他嘴里时,秦中又平衡了。

    他今天的情况比昨天好,已经能虚虚的说几句话了,虽然翻来覆去都是谢谢谢谢,但总算能交流。

    柳蔚对秦中很好,一天来看好几次,一会儿问他有没有不舒服,一会儿问他头疼不疼,总之殷勤备至。

    秦中起初心头那点不乐意,一下子就烟消云散,柳大夫这么温柔,这么好,虽然是男子,但是脾气好,性格好,医术还高明,这样的人对自己呵护备至,是人都觉得荣幸。

    不过,如果都尉大人能不每次跟着来就好了……

    中午,秦中刚刚吃完了药,柳先生正喂他吃甜枣,可他一抬眼睛,就又看到自家都尉大人站在门口,用说不出怎么一种冰冷的视线冷瞧着他,他顿时吃不下了,尴尬的推拒道:“柳先生,我一个男人不怕吃苦药。”

    柳蔚医者父母心地摸摸他的头,笑了:“你这几天没吃什么东西,吃点甜的,养胃。”

    秦中觉得脑袋被摸得很舒服,忍不住在那只手上蹭蹭,可就在这时,一道宛若尖刺的视线,狂风暴雨般涌向他!

    秦中一个冷战打出来,转开视线,发现都尉大人看他的目光竟然都带着杀机了。

    秦中有点慌,一下整个人都僵硬了。

    柳蔚并没发现秦中的异常,将甜枣放到小案上,才起身说:“你先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而柳蔚刚一转身,秦中发现,他家都尉大人的眼神也变了,顿时变得清淡温和,仿佛方才那一缕宛若实质的杀意,都是错觉。

    秦中摸摸鼻子,隐约猜到了点什么。

    柳蔚出去时,就看到容棱目光淡然的倚在门口等她,她走过去,路过他身边,飘了一句:“王爷没自己的事儿干吗?总跟着我?”

    男人随着她的步伐,与她并肩离开,轻描淡写的道:“你,就是我的事。”

    柳蔚瞟他一眼,看他不像开玩笑,不觉挑眉。

    容棱又问:“秦中怎么样?”

    “不错,调理的都很好,不会落下毛病,说起来他也算你们的救命恩人,不是他脑中那条活虫,我也不能这么快研制出药引,虽然疫苗还需要一点时间,但至少现在有破解之法了。”

    容棱沉吟:“你对他好,因为他的那条活虫?”

    “做人不能没良心,人家贡献良多,对人家好一点怎么了?”

    “不怎么。”容棱郁卒了许久的心情,顿时好了:“以后本王去看他,你安心研制你的……疫苗?”

    柳蔚看向他:“王爷前去好吗?堂堂都尉大人,日日去关心一个小侍卫,舍得下脸?”

    男人正想说“舍得下”,可顿了一下,突然挑眉瞧着她:“你是,在关心本王?”

    柳蔚嗤笑:“谁有空关心你。”说着,柳蔚快走两步,不想与他这自恋狂说话。

    ……

    在研究疫苗的几天里,容棱将他身边随着的所有人都叫过来,一个个试探了遍,在里头,又发现了三个被植入毛虫的,其他人,都暂时没事。

    而在第四天,柳蔚又寻了很多方法,终于将疫苗配置出来。

    因为考虑到注射的困难,柳蔚研制的是饮用型疫苗,饮用的东西是进入食道,并非血液,为了让药效挥发在皮肤里,她又花了好几种方法,最后总算靠着这些稀有的药材,研制成功。

    接着便开始白鼠实验,等确定了药效,则进入人体实验。

    这次选择的人,还是方成,毕竟是熟人,一些话也好说。

    尽管容棱与柳蔚现在对外宣称的还是中毒,但这些深受其害得都知道,这是一种吃人脑的虫,只是未免人心惶惶,这些人都闭紧嘴巴,不敢乱说。

    对方成的实验进行了三天,而实验结果很喜人,当疫苗挥发后,柳蔚将那毛虫再塞进方成耳朵时,那毛虫进去了两寸就逃出来了。

    可为怕与体质差异有关,随后,柳蔚又将其他几人也叫来,一个个的试了六次,结果都是一样。

    柳蔚这才确定,自己真的成功了。

    药研别说在古代,就是现代也是穷尽无数医学人士毕生也不可得其一的,柳蔚所幸自己学过中医,并且这个古代,有许多稀罕得她闻所未闻的药材供她研究使用,所以她才可事半功倍。

    要知道,便是现代,一个普通药物研究至少也要花费三五年,而且期间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

    疫苗研制成功了,便需要批量生产,而这些事就交给柳小黎了。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柳小黎就跟非法童工似的,每天泡在房间里忙碌,直到半个月后,终于将容棱所需的数量都配置完成,他们终于可以启程。

    来临安府,只是因为镇格门的先锋军在这里遇难,容棱不能不管,而解决事情后,京都才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从临安府到京都,绕过安州到庆州,沿着官路便是中州京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