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1章:倾倒(3)

    容棱极力忍着心中的火热,走到她对面坐下,控制着道:“并未看够。nsxs.org”

    容棱是真的没看够,这个女人能给他惊喜,源源不断的惊喜。

    将人头脑打开,再缝制起来,闻所未闻的医治手法。

    容棱觉得,只要是柳蔚,仿佛再不可思议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有令人不自禁注目的魅力,不是姣好的容颜,不是曼妙的身材,却是她古怪的脾气,与那一肚子专业到普通人一个字也听不懂的知识。

    此女子,是一个宝藏。

    他隐隐知道,这个宝,谁挖出来,谁便受用一生,而作为一个善于控制的男人,他不会让此等到手的至宝,有机会溜出去。

    柳蔚不知他心中所想,她只是心情很不错,将茶杯一放,她环起双手:“怎么,被我精湛的医术深深折服了?为之前有眼不识泰山的质疑我,而羞愧了?”

    她那傲慢中带着自得的摸样,令容棱心头发麻,只觉得有人拿着羽毛,在他心口挠了挠。

    “嗯,折服,羞愧,为你倾倒。”容棱若有所思的顺从她的话。

    柳蔚不屑一声:“倾倒不必了,在下没有断袖之癖。”

    他一笑,为她时时不忘的嘴硬。

    柳蔚撇撇嘴,不懂自己明明打了他的脸,他还笑什么?

    真是有毛病。

    ……

    秦中的心情很复杂,不能形容的复杂。

    直到被同伴送到房间,好好安放,他才彻底回过神来。

    所以,他竟然已经动完手术了!

    可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明明记得所有事,唯独不知道柳大夫是什么时候打开他脑壳的。

    他知道他给他剃了头发,他看到自己的断发从眼前飘过。

    但是除此之外……

    好像没了。

    所以,就在他内心险恶的揣测柳大夫不是好人,接近他们肯定是有所图谋时,柳大夫已经替他拔出了脑中的毒,救了他的命,并且他的确一丝一毫也没感觉到疼痛?

    一瞬间,秦中羞愧极了,他想捂着脸,将自己窘迫的情绪都埋起来,可他不能动,手脚还是酥麻着,并且根本没有知觉。

    他也想开口,跟柳大夫道个歉,再诚挚的道个谢。

    可他也张不开嘴,喉咙里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他只能安静地等待,等待晚上的到来,柳大夫说,他晚上就能彻底清醒,他想那一刻快点到来。

    等到时间终于过去,秦中渐渐感觉到四肢有感觉时,伴随而来的却是头部的剧痛。

    那痛初时很微弱,但等到药效全过,他却痛的想杀人。

    一直照顾他的同伴,被他难看的脸色吓到了,忙去叫人。

    柳蔚紧脚赶来,到了时,秦中已经坐起来,整张脸痛的几乎扭曲。

    “柳,柳大夫……”他断断续续的唤了声,说完三个字,却已经满头大汗。

    “赶紧睡下。”柳蔚走过去,先检查了秦中的伤口,确定伤口没有出血,才道:“不要坐起来,头上的伤口至少要好几天才能好,这几天你都得躺着。”

    “我……”

    “不要说话,你迷药刚过,头应该很疼,牵一发动全身,一动嘴,牵连头部神经线头会更痛,我让小黎去煎药了,一会儿把止痛药喝了会好很多。”

    秦中虚弱的看着她,到最后还是撑着头痛,沙哑的道了句:“谢,谢谢……”

    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开颅病人,柳蔚对秦中有种特别的感情,她摸摸他的头,笑着说:“你好好的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

    对于医生来说,病人身体健康就是对他们最大的鼓励。

    秦中感觉那双柔嫩的手,在自己额上拂过,轻轻软软的,很是舒服。

    秦中心口一跳,脸慢慢变红。

    等到他意识到自己竟然对一个男人脸红时,那尴尬的红晕,又迅速变成青色,颇为难堪。

    容棱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漆黑的眸子,有些危险。

    秦中躺在榻上,突然觉得周遭莫名的冷了一下,他错过眼,就看到门口的都尉大人,正噙着一道慑人的视线,冷瞧着他。

    秦中猛地一个哆嗦,心头方才那点小绮丽顿时消失不见。

    从秦中这里离开,柳蔚回到房间就看到儿子正逗着那只小毛虫。

    “爹,这小东西有点不对劲。”

    柳蔚坐过去,便看到小盘子里,小毛虫正趴在一小坨脑浆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柳小黎鼓着嘴道:“我怕它饿着,给他准备了点吃的,谁知道它吃了,就好像死了似的。”

    这丁点脑浆,是秦中脑袋里流出来的,混着鲜血,只有很少一点,按理说,这虫子既然是吃脑子的,应该会爱吃这个。

    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柳蔚拿了根筷子,戳了戳肉虫,同样不明白它的生态原理。

    她现在甚至无法判断,这是不是蛊虫。

    如果是,难道没有更炫酷一点的外观和技能吗?毛毛虫不是会变成蝴蝶吗?都生死关头了,也没见它变。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爹,现在怎么办?”

    柳蔚抿抿唇,道:“把容棱叫来。”

    柳小黎小短腿立刻蹦跶起来,匆匆跑出房间,一出去,直接就撞到个直直的身影。

    等他站好,才发现是容叔叔,忙拉着他的袖子道:“容叔叔,我爹叫你进去。”

    容棱随孩子进去,柳蔚直接道:“替我准备一些东西。”她说着,拿着旁边的笔墨纸砚,迅速写了一大堆药材。

    容棱接过清单,看了两眼,道:“穗惠子和阳甘,这个季节没有。”

    柳蔚眉毛一挑:“你懂草药?”

    “一点皮毛,毕竟我学识浅薄。”

    柳蔚无语,今天早上他不让她开脑,她才气得说他学识浅薄,这男人居然记恨上了。

    真小气。

    柳蔚撇撇嘴:“快去准备,越快越好,我怕这虫子在外面活不了多久。”

    之前还好,现在一动不动的,她真怕它下一秒就死了。

    容棱拿着清单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回身看着她道:“你使唤本王,使唤得越来越顺口了。”

    采买东西,是堂堂三王爷一品都尉大人该干的?

    柳蔚冲那人微笑:“我救的是你的人,都尉大人以为我愿意跟你说这么多话?”

    她从未有半点掩饰过,她不喜欢他的心!

    容棱敛眸:“下次,你也可唤本王。”

    柳蔚冷哼:“放心,我不会跟王爷客气的。”

    容棱到底是有身份的人,速度就是不一样,不过出去溜达了不到一刻钟,清单上所有药材都收集齐了,就连这个季节没有穗惠子和阳甘,也找到了两株干制的,虽然不新鲜,药效也没那当季的好,但至少东西是全了。

    柳蔚看着那一小篮子的稀世草药,眼睛都亮的发蓝了。

    她迅速抬起头,看着容棱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能动的金元宝。

    不愧是当王爷的!就是有钱!好有钱!

    这些草药,其中好几株市价至少也是近千两白银以上,她开清单的时候,真没想到这些也能找到,毕竟有市无价的东西,能不能找到都是看缘分。

    可他竟然给她全找来了,柳蔚激动得不得了。

    第一次觉得容棱这么顺眼!

    容棱也瞧见了她看自己的眼神有多火热,瞟了眼那一篮子草药,男人静静的想着,他好像不小心找到到某女人的死穴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