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30章:倾倒(2)

    这顿午膳,除了柳蔚和柳小黎没人吃得好。nsxs.org

    午膳结束柳蔚摩拳擦掌,带着第一人进入房间。

    秦中很紧张的坐在那披着白布的软榻上,他心情揣揣,手心全都是汗。

    柳小黎将一碗特别调制的麻醉药递到他面前:“喝掉!”

    秦中接过那小碗,手忍不住发抖。

    柳小黎软软的小爪子搭在他手背上,小声说:“不要怕,这是甜的,我往里头放了糖,不苦!”

    秦中哭笑不得,孩子就是孩子,在面对有人要在自己脑袋上开个洞的情况下,药苦不苦……这是重点?

    不过被他这一打岔,秦中的确缓了一阵劲儿,他深吸一口气,将那碗药猛地灌下去。

    带着茉莉草香味的药汁,流进喉咙,甜甜酸酸带点酥麻的味感,令他挑了挑眉。

    一碗药喝下去,秦中并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不过一炷香功夫后,他便开始头晕脑胀,等到又过了半柱香,他眼神迷蒙,开始发困。

    “差不多了。”柳蔚说了一句,将他平放在榻上。

    秦中此时还没完全昏睡,他意识不清,四肢酥麻,却分明还有意识。

    他想睁开眼睛,告诉他们他还没晕过去,他还有感觉,可那一身白衣的清隽大夫,已经拿着剃刀给他剃头发了。

    等到头发剃好,秦中发现自己还是没晕,他要哭了,不是说会沉睡过去,然后什么疼痛都感觉不到?为什么他没睡?

    他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嘴,他想阻止,又发现自己抬不起手。

    他好像整个身子都没有知觉,但偏偏意识无比清楚。

    秦中很害怕,在他的印象中只有刑讯逼供,才会让犯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片一片割掉肉,借此造成犯人的心理阴影。

    他现在很怀疑这位大夫是不是敌军派来的内奸,或许他们都太傻了,都尉大人也信错了人,这人根本不是好人,他们身上可能并没被下毒,这位大夫故意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折磨他们,或者用这样正大光明的理由,将他们弄死。

    太险恶了,一想到自己之后,还有三位同伴也将受到如此非人的摧残,他心中火气大盛,气上心头!

    而就在秦中胡思乱想,脑洞大开时,柳蔚已经开始割他的头皮,半个时辰后,借着窗外的光亮,柳蔚看清那在他脑神经中游走乱窜的黑色毛虫。

    果然已经被植入。

    这条毛虫很小,之前的毛虫尸体有指甲壳那么大,这条活着的,却只有之前那条的四分之一大小。

    柳蔚用钳子想捉住这条滑腻的小东西,可它动作敏锐,像是意识到危险,动作又快了几分。

    柳小黎从没见过寄生在活人身上的虫子,顿时惊喜得不得了,他手里拿着个小瓶子,兴致勃勃的说:“爹,给我给我,我要我要……”

    柳蔚凝神静气,等到小虫再次绕回来,她准确的用钳子将它抓出来,快速放进那小瓶子了。

    柳小黎兴奋得快跳起来,赶紧将瓶盖塞住,一张脸上全是喜色。

    柳蔚也松了口气,她又检查了一下秦中的颞叶和额叶是否有损害,确定没有大碍后,便用自制的替代羊肠线,将他头颅缝补起来。

    再进行包扎。

    她的手法很慢,因为要确保万无一失。

    等到一切结束时,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

    门外,容棱一直寒着脸静等在那里。

    剩余的三名侍卫也都惶惶不安,他们唯一觉得安慰时,一门之隔,里面的秦中并没发出过尖叫,这是否说明那的确不痛?

    可是即便有人这么安慰自己,但毕竟是开脑袋,那会不痛?而且,开了脑真的还能活?

    心思乱转,他们越发静不下心来,最后只有来回渡来渡去,企图安抚心中焦虑。

    “都尉大人,那位柳大夫,他……真的成吗?”最后,还是有人小心翼翼的凑到容棱身边问。

    这个一问,剩下两人也竖起耳朵。

    容棱淡淡道:“他不是大夫。”

    三人愣了一下,下一秒同时瞪大眼睛。

    “不是大夫?”

    “他是仵作。”

    三人哗然。

    仵作?仵作不是看死人的?那人是打算将他们当死人那么割?

    他们可是活人!

    “都尉大人,秦中他还能活吗?”

    话音未落,面前的房门被打开。

    柳小黎粉嘟嘟的小脸,出现在房间里头。

    容棱立刻凝起精神:“如何?”

    柳小黎说:“我爹叫你们进去。”说完,蹦蹦跳跳的跑回里头。

    四人快速进入,一进去,便看见软榻上半虚着一双眼的秦中,正平躺的睡在那里,他的头上绑着白色的带子,将他脑袋整个包起来,他应该没醒,看起来神志不清,眼睛都睁不开。

    但他却没有死,是的,他有呼吸,他胸腔还在起伏。

    三名同伴连忙围过去,确定了又确定,发现秦中除了不会动之外,的确是活着的,顿时看向正在洗手的大……不,仵作。

    “他怎么样?”

    柳蔚一边擦手,一边淡淡的道:“毒解了,不过迷药还没过,你们将他送回房,小心不要碰到他的头,让他好生静养,大概晚上的时候就会醒过来,对了,他现在有意识,你们说的话他能听到。”

    这种药是柳蔚特别研制的,在很久之前就研制成功,为的就是在开颅手术时用。

    人的意识一旦彻底沉睡,那苏醒的可能性,便只有百分之五十,古代医疗条件不足,她不敢冒这么大的险,因此配合中医,与这个朝代的一些特殊药材,炼制了这种能让人身体麻醉,意识却保持清醒的药物。

    说起来这个,她还不得提这些药材。

    她当初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在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里,竟然生长了许多在后世早已失传灭绝的稀世草药,这些草药,随便一件拿到现代去,都能颠覆中医界,让那些八九十岁的中医为之疯狂倾慕。

    而这些东西,现在却为她所有,她会有一生的时间慢慢的研究它们的药性,结合中医西医,务必将这些药材的所有功效都挖掘出来。

    光是想想,就好兴奋!

    等到那三人将秦中小心翼翼的抬出去,房间里便只剩下柳蔚、柳小黎、容棱三人。

    容棱从进来后便没说一句话,柳小黎乖巧的在那儿收拾东西,柳蔚经过一场长达三小时的手术,有点累了,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

    她将凉透的茶水喝了半杯,才抬起头,瞧向容棱:“容都尉,您一直在盯着在下看,看够没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