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29章:倾倒(1)

    四人却没觉得被安慰了,一个个茫然的对视,最后,其中一个问:“那……我们会死吗?”

    “很大的几率,会。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柳蔚插嘴。

    周围安静了一会儿,那个身子最瘦的侍卫,突然开始絮絮叨叨:“我娘还盼着我娶媳妇,看来我注定不孝了,索性家里弟弟还在,香火总是不会断,都尉大人,我若死了,求您将我这些年攒的银子,都送回去给我娘,就说儿子不孝,无力为她养老送终。”

    这个说完,周遭又是一阵沉默。

    进入镇格门成为御前的第一把刀,这些人对生死都早已有所准备,他们能坦然的接受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却无法不去悲伤。

    容棱瞧着他们,脸色难看了几分,他暗气柳蔚口不择言,他信她聪慧果断,却到底是女人,不明白军中男人的烈脾气。

    柳蔚却想得很简单,她不理这些人的凄凄惶惶,只道:“我能救你们,只是过程有些危险,你们的都尉大人,不允我这么做。”

    四人顿时抬眸看向她。

    能救他们?他们还有救?他们有可能不用死?

    没人不惧怕死亡,尤其是这种提前知道,再静静等待死亡来临的感觉,犹如钝刀子割肉,疼痛是数倍。

    现在有了一线生机,他们自然想抓住。

    “先生您真的可以救我们?”其中一人期待的望着她。

    柳蔚点头:“是。”

    四人面露喜色。

    容棱却固执道:“不准。”

    四人齐齐看向他,一时又沉默下来。

    柳蔚理解容棱身为上位者,不愿让下属涉险的心情,但她有必要告诉他:“开脑术,又称开颅术,亦或‘搦髓脑’,早于两千多年前,便有大圣者将人头骨开裂,对人脑进行重列,将人治疗,都尉大人见识浅薄,在下不与你计较,但我有选择我病人的权利,他们也有同意或者拒绝的权利,所以,作为无关紧要的旁人,都尉大人还请尊重患者自己的的决定。”

    被称作无关紧要的旁人的容棱:“……”

    其实柳蔚这些话不是撒谎,算是半真半假,假的是,两千年这个时间,是胡言的,真的是,在她的时代历史里,《史记扁鹊仓公传》中,的确记载过,太仓公淳于意在公元前150年左右,曾打开了患者的头颅,对大脑进行了重新安排。

    公元前150年,那是秦朝时期。

    而之后,罗贯中所著的《三国演义》中,所述,一代枭雄曹操患有痛风病,头痛欲裂,医神华佗说,此病要用尖利的斧头砍开脑袋,取出“风”,方可治愈,曹操对此置疑,以为华佗要加害于他,将华佗杀死,不久,曹操死于头疼症。

    当然,这不能说明华佗是掌握开颅术技术之人,却能说明,元末人罗贯中,在他那个朝代,的确听说过开颅治疗法。

    这也变相应证了,古代早期,开颅术的确存在过。

    柳蔚从现代而来,学贯中西,加上她有精细的手术工具,并非真实古代的粗制劣器,她相信她能开脑成功,这并不是盲目自信,只因她的确有这个本事。

    她看向容棱,丝毫不惧怕他眼中宛若实质的冷光。

    而另外四人却愣住,开脑?头骨开裂?这位看着秀秀气气的先生,要将他们的头骨打开,才能治好他们?

    人的脑袋开瓢不就死了?

    还能活?

    四人顿时脸色青白,比起之前知道自己即将死去时的难以接受,此刻他们的心情却比刚才还复杂。

    容棱不想与柳蔚争。

    柳蔚静静的看着他,面色也不好。

    最后还是那个身子最瘦的侍卫站出来,小心翼翼的道:“大夫,您真的能治好我?”

    柳蔚看着他,很认真的点头。

    那人舔了舔唇:“要开我的脑袋?”

    “不是掀开你的头盖,是局部,穿刺法。”

    那人不懂什么穿刺,他只是不禁摸摸自己的头,手有点发麻:“给我开吧,只要能治好我!”

    那人说完唇都白了,显然是心中极怕却强硬撑着。

    柳蔚温颜一笑:“我一定能治好你。”

    那人虚虚点了点头,神色却已经恍惚了。

    柳蔚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到椅子上,问:“你叫什么名字?”

    “秦中。”

    “很好听的名字。”柳蔚温柔的说:“在术前我会给你下迷药,你会沉睡,开脑时你不会有感觉,等到结束后你再醒来,就什么事都没了。”

    秦中睁大眼睛一愣:“就这样?”

    “就这样。”

    “不疼?”

    “当然不疼。”

    “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她的迷药,药效可不是盖的。

    秦中一下子松了口气,他显然以为,开脑就真的是要拿把刀,在他头上砍开瓢,他想那还不疼死了,原来竟然是不疼的。

    “好,大夫您给我开,我让您开!”

    柳蔚摸摸他的脑袋,觉得这个汉子真是可爱。

    容棱静静的站在后面,看着她轻柔温和的对着另一个男人巧言倩兮,心情顿时更糟了。

    另外三人听到他们的话,也有些迟疑,如果不疼又能活命,那好像开脑壳也不是什么大事了。

    三人有些蠢蠢欲动,人都怕死,而有活命的法子,又不疼,虽然听着危险,但是人家既然肯这么说,那必然是有足成的把握,人家都不怕了,他们还怕什么?

    “那个……”其中一人委婉的站起来,慢慢走过去:“大夫,您也给我开吧,我不想死。”

    另一人也跟上:“便是要死,也该留在上阵杀敌的时候死,这样被毒弄死,多憋屈!”

    “我也是,要死也不能这么被毒死,太傻了。”最后一人也忙追上。

    柳蔚心情好的不行,她频频点头,看着四人越看越顺眼。

    最后她好歹想起了被抛在一边的容棱,转头问道:“容都尉,现在还有什么问题?”

    “何时开始?”男人冷着声音问。

    柳蔚笑眯眯的:“越快越好,我现在准备一下工具,吃了午膳,下午就开始!”

    ……

    一上午柳蔚都带着儿子在房间里鼓捣,到了中午吃午膳的时候,容棱特地过来看了一眼,就见客栈房间,已经被布置得焕然一新,里面摆设奇奇怪怪,桌上还放了许多从没见过的器具。

    看了眼还在忙碌的女人,他问道:“真有信心?”

    柳蔚听到脚步声便知道是某王爷来了,头也没抬的开口:“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柳小黎坐在旁边擦拭手术刀,漫不经心的补一句:“我爹最厉害了。”

    柳蔚心情不错的摸摸儿子的脑袋,柳小黎傻乎乎的仰头冲她笑。

    看着两人柔软的互动,容棱敛了敛眉,心中思着,若是真有人死在她刀下,他也会将此事暗中压下来。

    将活人头颅切开,此等有违人道之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作者的话:

    这么一更一更的看着太不连贯,太不过瘾了吧,不如等上客户端了再一起更?这周希望编辑能说话算话,安排上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