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22章:嫌弃他了(1)

    这男人果然认出她了,穿了男装也认出来了,真是疯了!

    她不回话,脚步却加快了许多。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等到终于回到院子,后面的男人也终于不跟了,可柳蔚还是觉得他在看她,他炙热的视线,就胶着在她的背后,刺得她背心火辣。

    回到房间,小黎见到娘亲回来了,扑腾地跑进娘亲的怀里:“爹,你可算回来了。”

    “恩。”她漫不经心的应一声,坐在床边。

    小黎软软的小爪子攀着娘亲的衣襟:“爹,你不高兴吗?”

    “没有。”

    “是不是之前那个叔叔又惹爹了?爹一看到那个叔叔就不高兴,小黎就知道,那个叔叔是坏人!”小家伙愤愤不平的说着,腮帮子鼓得圆圆的。

    柳蔚火气一消,被儿子的童言童语逗笑:“小孩子家家的,懂得还不少。”

    柳小黎绵绵的缠进娘亲的怀抱:“反正爹不喜欢的人,小黎也不喜欢。”

    不知为何,再听小黎叫这声“爹”,柳蔚突然不自在起来。

    谁能想到,他爹真的出现了。

    想到这里柳蔚就不甚心烦,不就是一夜情吗?怎么这么复杂!

    古代就是麻烦!

    ……

    晚饭的时候,柳蔚带着小黎去吃馆子,她不想跟那男人同桌共食。

    下馆子之前,她去了趟驿馆,寄了封信回曲江府。

    出了驿馆,便直接进了对面的菜馆。

    这家菜馆是富平县唯一一家上得了台面的食馆,正值晚饭时间,馆子里人不少,一楼都没有空位了。

    小二招呼他们上二楼,谁知道一上去,柳蔚才彻底知道“冤家路窄”四个字怎么写。

    看着那坐在临窗位子上的俊美男子,她脸色一板,转身欲走。

    可一转身,一个面无胡须的中年男子却堵住她的去路:“柳先生,我家老爷备了餐食,请先生一道儿用。”

    柳蔚挑了挑眉,她认得这人,这就是昨日那三个嫌疑人的其中一个,昨日他们从李家村回来,衙门里已经没人了,三个嫌疑人不知去向,两个衙役晕倒在大堂上。

    衙役醒了,说是被嫌疑人打晕的,县太爷气愤不已,本欲捉拿,但想到那三人反正不是凶手,加之李庸的事让他烦躁,便搁下了。

    原以为这三人应该走了,不想竟还大摇大摆的在富平县里出现。

    柳蔚看着眼前男子,面色微微沉着:“我不认识你家老爷!”

    “见着自就认识了。”中年男子不卑不亢,似乎她不去,就不让她走一般。

    柳蔚皱了皱眉,最后想着反正也要吃饭,有人请也好,点头说:“好,我便见一见。”

    中年男子满意,领着她,走向一间包厢。

    到了门口,那中年男子敲敲门,唤了一声:“老爷。”

    过了会儿,里头传来一道苍老的男音:“都进来。”

    等门打开,柳蔚便瞧见里头满桌的饭菜,一位衣着华贵,举止雍容的老人坐在主位,满是皱纹的脸上,却噙着笑意。

    “来了。”

    柳蔚稍稍点头:“老人家。”

    “过来坐。”

    柳蔚牵着儿子走进去,柳小黎认得这位老爷爷,昨日在公堂上见过,他粉嫩嫩的小脸上满是不解,似乎不明白,他们与这位老爷爷只是一面之缘,为何老爷爷还这么客气,要请他们吃饭。

    “爹……”他细细糯糯的唤了声,拉拉自家娘亲的衣角。

    柳蔚握住儿子的手,将他抱起来,放到一张椅子上,自己则坐在旁边一张。

    老人看他如此从容,毫不客气,眼中笑意深了两分:“贸然请先生来,有些唐突,还望海涵。”

    “老人家严重了,可不知您找我,是有何事?”

    老人摆摆手:“这个慢慢说,先动筷。”

    柳蔚面上礼貌,心中却起了警惕,其实昨日她便决定这位老人有些不对,无论是姿态,气度,亦或者脸上微含的笑意,都显出些微不凡。

    就仿佛,明明对方什么都没做,柳蔚却就是觉得,此人很不简单!

    这种认为有些没缘由,柳蔚姑且就算作这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这老人点的菜都极为名贵,至少在富平县来看,算是拔尖的。

    老人却吃的不多,每样菜,都顶多动了三口,有的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而那位中年下人就在他旁边,伺候着夹菜盛汤。

    柳蔚一边吃,一边看,看了一会儿,心中惊骇起来。

    她指尖微动,捏着筷子的手,有些发麻。

    “柳先生怎么不吃了,是饭菜不合口味?”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柳蔚勉强压住心头的波涛,放下筷子,维持镇定:“饭菜很好,只是晚间,在下食得向来不多。”

    柳小黎与娘亲心意相通,看娘亲放了筷子,他也放下,乖乖的将双手摆在膝盖上,坐的端端正正。

    老人眼中笑意不减,背靠着圈椅,叹了口气:“先生聪明,想必先生是看出来了。”

    柳蔚心想,这多半是要摊牌的意思……

    原本还只是猜测,可这下,柳蔚是彻底肯定了。

    柳蔚抿了抿唇,沉吟一下方开口道:“老人家恕在下冒昧了,外面的那位都尉大人,是否便是昨日随在您身侧的那位?”

    老人笑得更深,对身旁的中年下人示意一眼。

    中年下人躬了躬身,打开包厢门,对外面唤了一声:“三公子,老爷请您进来。”

    接着,柳蔚就眼睁睁看着那个她最不想见的男人,身姿欣长,容颜邪魅,举止稳健地大步走进来。

    柳蔚心中最后一点期待破碎,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中年下人关了门,退回老人的身边,柳蔚沉吟一下,看着那中年下人:“不知这位公公,该怎么称呼?”

    柳蔚提了“公公”两个字,算是最后的试探。

    而对方只是低垂着眼,淡淡回道:“奴才戚福。”

    柳蔚心中彻底轰塌,勉强打起精神笑了笑:“原来是戚公公,有礼了。”

    柳蔚说着便站起来,再对首座的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下官曲江府仵作柳蔚,见过圣上,事出在外,圣上身着便衣,下官斗胆,未行跪拜之礼,还望圣上恕罪。”

    在穷乡僻壤的富平县偶遇皇帝,柳蔚真不知道她这是太倒霉还是太幸运。

    老人却只是和气的抬抬手:“无妨,朕微服私访,便是不想声张,先坐下来。”

    这下柳蔚是怎么都不会坐了。

    她悄悄的看了容棱一眼,心想,这位该不会已经把她是女儿身的事,禀告皇上了?

    “阿棱,那件事你可与柳先生说了?”

    柳蔚蓦地心中一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