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21章:男女授受不亲

    “我先进去。nsxs.org”容棱拉开她,自己先走进去。

    柳蔚不置可否,随后走入。

    看到这么多人进来,李庸害怕的更加小心翼翼的缩蜷着自己,甚至将后背使劲儿的往墙角里塞。

    “别怕。”柳蔚蹲下身,对着李庸露出一抹笑:“李庸,你记得我吗?”

    李庸闪烁着眼睛看她一眼,憋着嘴说:“认,认得,你,骂过我……”

    “是啊,我骂过你,可是我只是骂你,你却打了我,还想杀我。”她放软了声音。

    李庸急忙摇头,结结巴巴道:“不,不可能,我爹说,打人不好,我,我不打人。”

    “你从来不打人?”

    “不,不打。”

    “如果别人打你呢?”

    “不打。”

    “如果别人要杀你呢?”

    “不打。”

    县太爷在后面小声道:“他就是这样,昨日今日,已经盘问两日了,他就是不肯认罪,一直嚷着说自己很乖,自己很听话,从不打人,更不杀人。”

    柳蔚点头,叹了口气,伸手去摸李庸的脑袋。

    她手刚碰到李庸满是疙瘩的头发,身侧一道猛烈的视线,倏地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柳蔚偏头,便对上容棱微寒而深邃的眸光。

    “王爷可是有事?”

    容棱目光沉沉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摸摸他的头,以此来安抚安抚他。”

    “男女授受不亲。”

    柳蔚脸一黑,后面的县太爷也突然咳嗽起来。

    “我是男的。”柳蔚磨着牙齿!

    “说不定他是女的。”容棱面无表情。

    柳蔚:“……”

    懒得理他,柳蔚把手搁在李庸的头顶上,柳蔚不嫌弃李庸脏,摸了他两下,看到李庸表情果然轻松了些,她才说道:“李庸,你现在生病了,我帮你治病好不好?”

    李庸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迟疑一下,还是点点头。

    柳蔚从怀中拿出自己的银针一套,捻着枕头,将针刺进李庸的百会穴。

    看到那针尖对准自己,李庸怕的浑身发抖,整个人都僵着,可他硬是没有反抗,也没吵闹。

    等到银针刺入他的肉里,李庸却没感觉到疼痛,他惊奇的睁大眼睛:“不,不疼。”

    看他这样,柳蔚就知道,他以前也被针扎过,不过那是疼的。

    李庸,应该受了不少虐待。

    连着将好几针扎在李庸身上,柳蔚才伸出一根手指,比在李庸面前,声音轻轻的说:“李庸,你看着我的手指,手指在摇是不是,你跟着它摇。”

    李庸傻傻的看着竖在自己面前的纤白手指,眼珠子跟着左右摇摆。

    过了一盏茶后,柳蔚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庸眼皮有些耷拉:“好困。”

    “困了就睡觉,你闭上眼睛,将脑子放空,你的眼前是一片漆黑,你摸索着黑暗往前走,走了很久很久,你终于看到了一片花田,那片花田很漂亮,你很喜欢,你坐在田埂上,躺着晒太阳,闻着花香,这时,旁边还有条小花狗跑过来,小花狗很喜欢你,它在你脚边撒娇,你抱起它,开心的逗它玩……”

    李庸睡得迷迷糊糊地,似乎眼前真的出现了花田和小狗,他傻傻的勾着嘴角,笑的有些憨憨的。

    柳蔚又说:“太阳很暖和,小花狗也困了,你抱着小花狗,陪着它一起睡,你闭上眼睛,乖乖躺在田埂上……”

    李庸脸上出现了沉睡的表情,呼吸也均匀起来。

    县太爷有些着急:“柳先生,这个……”

    “嘘。”柳蔚压低了声音:“再等一会儿。”

    县太爷只好闭嘴,却根本不知道这柳先生又在搞什么。

    而又过了几息,原本已经沉睡的李庸,猛地睁开眼,但这次,他目光不再温顺,眼神不再单纯,反之眼眶里,却激发出一种隐含杀气的凶戾。

    容棱一把拉住柳蔚,将她扯到身后。

    李庸目露凶光,大声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柳蔚从容棱身后走出:“你是说你为什么你动不了?简单啊,我封了你七大穴,十小泬,你能动一根手指头都怪了。”

    李庸勃然大怒:“放开我!你这个贱人,你放开我!”

    柳蔚冷笑,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顿时将他的嘴角打出血。

    李庸眼底的暴戾更深了,一双眼睛,厉得发狂。

    柳蔚勾唇:“往后,世上再没有傻子李庸,只有你这个连环凶徒李庸!杀了这么多人,你也该为他们付出代价。”

    李庸一愣,随即闭着眼睛寻找一下,再睁开眼时,整个人近乎疯狂:“你对他做了什么?傻子呢?你把他怎么了?”

    “他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永远沉睡,你找不到他,他不用经历牢狱之苦,不用经受临死前的恐惧,那些本也不是他去承担的,你自己慢慢感受吧。”柳蔚说着,看向县太爷:“大人,认罪状可以画押了。”

    县太爷已经被她惊得说不出话了:“柳先生,你,你都做了什么?怎么会,怎么会就……”

    柳蔚一派轻松:“催眠第一人格,唤醒第二人格,简单得很。”

    她说完,径直走出牢房。

    容棱目光紧紧锁着她的身影,这个女人,给了她太多惊喜。

    这么想着,容棱也随之跟上。

    县太爷不敢与杀人犯单独相处,他叮嘱牢头将李庸看好,忙也匆匆离去。

    柳蔚走出地牢,外面阳光明媚,与地底的潮湿阴霾简直两个世界。

    她走了两步,要回自己的房间,可身后拿到灼热得几乎烫人的视线,令她烦躁。

    “王爷可还有事?”她忍无可忍,转头瞪着他。

    容棱上前数步:“没事。”

    柳蔚深吸口气:“没事就莫要盯着在下一介男子看个不停了,王爷,柳某没有断袖的癖好。”

    “本王也没有。”

    “是吗?”

    “是。”他说着,顿了一下:“本王只喜欢女人,胸小一点的也没关系。”胸小两个字吐出时,他目光毫不偏颇的看着柳蔚的胸前。

    柳蔚顿时火气上涌!

    容棱问道:“穿男装很好玩?”

    柳蔚简直不想跟他说话,甩袖走了。

    容棱嗤笑:“你用了束胸,还是你的胸本就这般的小?若是我记得不错,当初应该比今时大点。”

    柳蔚觉得胸前火辣辣的,脑袋顶都要冒烟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