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18章:那晚纯粹是一场战争

    柳蔚抿着唇呼吸几下,才勉强镇定了心中的情绪。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柳蔚看着儿子,突然说:“小黎,你几岁了。”

    柳小黎懵了一下,回答:“我四岁,娘亲你忘了?”

    “no,你五岁的人。”柳蔚捉着儿子的肩膀,认真的说:“以后但凡有人问你几岁,你就说你五岁,尤其是外面那个叔叔,他往后若是问你,一定要这么说。”

    “往后?”柳小黎不明白:“爹,这个叔叔我以后也要见到吗?”

    “估计是。”

    “为什么?”

    “他要我们去帮他一个忙。”

    “我们可以不帮吗?”

    “不可以。”

    “为什么?”

    为什么,好一个为什么。

    柳蔚有点咬牙切齿的说:“因为你的付叔叔多事,非要给你娘亲我报一个官衔,害的你娘亲不止天天穿男装,还彻底担上了欺君之罪的名头,这也就算了,现在还成了谁都能使唤的低品官员,那人官衔比我大,他让我做事,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柳小黎苦着脸,小脸皱成一团。

    柳蔚深吸了口气,心头乱成一团浆糊。

    她不知道她有没有认错,也不知道那人认出她没有,但是小黎这张脸她可是天天看的,跟外头那男人的容貌,不说很像,也有个五分像,不过小黎如今还小,脸蛋圆,下巴胖,乍一看倒是看不太出来,不过再长两年,只怕就越看越像了。

    柳蔚心里很烦,说实话,那时候她才刚刚穿越过来而已,那会儿她在京都的柳家挣扎求生,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脱离柳家,趁夜赶路时,就是晚间走了个乡间小道儿,就碰上个中了椿药,倒在路边的妖孽男人。原想着正好挣点盘缠,就问那人,要不要解药,解一次两百两,她的针灸之法传承自前世的爷爷,那位全球著名的中医学者。

    柳蔚很有信心,扎上几针,便能解了那男人身上的毒。

    可没想到药没解,自己倒是搭进去了,只是春风一度,她第二日醒来,匆匆看了一眼那男人的摸样,就拿光了他身上的钱,只留了十两散碎银子给他,便跑了。

    这一跑因为有钱了,叫了马车倒是跑得快,可是两个月后,她就悲剧了。

    柳小黎就这么落在她肚子里头了。

    柳蔚没想过这辈子还能见到小黎的父亲,主要是当初他们连对方姓谁名谁都不知道,那晚纯粹是一场战争,他药性惊人,她反抗不能,最后两人都是筋疲力竭,根本无暇说话,甚至连交谈都仅限于她单方面的嚷嚷他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是现在,那个极有可能就是小黎父亲的人,就在门外,并且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要与他朝夕相处。

    柳蔚很焦躁,她只得继续反复叮嘱儿子:“记住,我是你爹,以后不能说漏嘴,还有你今年五岁,不是虚岁,是实岁,实岁五岁,知道吗?”

    看娘这般郑重,柳小黎只得乖乖点头。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柳蔚神色一凛:“是谁?”

    外面传来女子的声音:“柳先生,是奴婢。”

    柳蔚松了口气,过去开门。

    外面站着衙门的女婢,她说:“柳先生,大人叫您去前厅,说是您明日就要跟京里来的大人走了,要您今日无论如何要帮帮他。”

    明日就走?柳蔚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黑的不行。

    那女婢见她面色不好,声音也迟疑了:“柳,柳先生……大人他还说,李庸的认罪状……”

    “好了,我现在过去。”柳蔚面色不愉,转头对儿子道:“小黎,你在屋里收拾行李,还有珍珠,一会儿它回来别让它出去了。”

    柳小黎不干,他听到了“李庸”两个字:“爹,你要去牢房吗?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