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14章:容棱

    柳蔚突然感觉一抹凉意窜来,她再次偏头,看向树林的方向,这次,她索性抬脚走了过去。nsxs.org

    踩在树枝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她越走越近,直至走的有些深了,才停下。

    树林里,没有人,连动物也没有,刚才,是她的错觉?

    没来得细想,屋子里,有人大吼:“地窖里,地窖里不止一具尸体,还有两具,三具,有三具尸体!”

    柳蔚皱了皱眉,迈步走回去。

    这么多尸体,估计这些娇气的衙役没法搞定。

    容棱离开后,没回衙门,他很清楚,老人此时也不在衙门了。

    找到富平县最大的客栈,他走进去,便看到二楼的窗户边,精神瞿烁的老人已经在用餐,他旁边,站立着中年下人。

    “三公子回来了。”下人轻轻唤了一声。

    容棱面无表情。

    老人示意他坐下:“怎么样了?凶手抓到了吗?”

    “嗯。”

    “是那村长的儿子?”

    “是。”

    “当真?”老人夹了一颗香芋丸,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仅是看了两具尸体,便连凶手都找到了,这个柳先生,当真是个才人。”

    “还不止。”容棱将刚才柳蔚逼迫那凶手发疯的过程也说了,末了添一句:“他不止知道凶手是谁,还连凶手有时好时坏的疯症都知道,并且知道如何逼他现行。”

    “当真如此曲折?”老人眼中笑意满满:“好,很好,倒从没见过这般有趣的仵作,据闻他是曲江府人,在曲江府也极富盛名,阿棱,这个人,你知道怎么做了。”

    容貌平凡的青年垂眸应声,心中,却勾起一丝笑。

    这次,看她要怎么逃。

    ……

    单抓到凶手并没用,要让凶手认罪,得让他画押,富平县县令本打算屈打成招,可李庸到了牢里,疯病就好了,大哭大嚷着要爹,要回家,看着浑浑噩噩,与平时痴傻时又没多少区别。

    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大个子,若不是先前在猎屋瞧见了他发病,是人也没法将他与那穷凶极恶的连环杀人狂结合在一起。

    县太爷一晚上几乎愁白了头发,这样一个傻子送上去,上峰能信他是凶手吗?别是以为他为求贪功,找人顶包才好。

    第二日,县太爷一觉醒来还在纠结,师爷突然来报,说外头有人持着枚令牌,要见他。

    县太爷心情正烦,没好气道:“什么令牌,不见不见!”

    师爷一脸为难:“小的也说您不见了,可他说您看了令牌,就会见他。”

    县太爷皱眉:“令牌在哪儿?”

    “在他自己那儿,不过那令牌上头写着四个字,好像是……‘镇平一格’,对就是镇平一格。”

    “镇平一格,什么镇平一格,本官不知……”话未说完,县太爷倏地一愣,接着额头冒出热汗:“镇平一格,当真是镇平一格?”

    “是,大人,这是什么牌子,您怎么这般紧张。”

    “这是,这是……”县太爷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赶紧连扑带爬的跑出厅堂,脚步停歇的跑到衙门门口,果然看到门外,站着个衣着华丽,眉宇轩昂,腰间佩着金玉长刀的俊逸男子。

    男子五官立体,身姿高大,黑眸眼下更是深邃幽沉的眯着,乍一看,便让人觉得心慌。

    县太爷紧张得心口狂跳,小心翼翼的询问:“阁下可是镇格门的?”

    “容棱。”男子手持令牌,却翻了个面,县太爷看到令牌背面的“都尉”二字,吓得腿都软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