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13章:隐秘地立在树林里

    人格分裂。nsxs.org

    柳蔚就知道,她没猜错,李庸身为村长的儿子,却一个人住在山上的猎屋,他身上又脏又臭,屋子里简陋异常,茶壶很久没洗过,但里面还有茶水,这说明他还在生活,但是无人照料,也就是说,他是个被家里遗弃的人。

    对这种本身就智商有缺陷,以躲在家人羽翼下成长的人来说,抛弃,等同死亡,从而滋生出第二人格并不奇怪。

    柳蔚不知道李庸是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但是以富平县从没接到过类似案子来看,应该是在一个月前的曲江府才开始杀第一个人,而他为何在曲江府杀人?极有可能,是他当时就意识到,他被父亲抛弃了,离乡背井,加上他的舅舅或许对他并不好,种种因素加成,恶毒的种子便埋下来了。

    作为一个法医,见惯了各式各样的凶手,这种多重人格的,说实在的,柳蔚见到不少,而这类人通常都是年少受过虐待,心里不健全,或者有童年阴影,长时间的负面情绪沉淀,便催发出一个能保护自己的人格,这种情况属于精神病的一种。

    在现代精神病杀人,是有一部分优待的,但古代却没有。

    不管是谁,在古代杀人就是杀人,无论是你是不是有病,你都要为死者偿命。

    手中的刀势加大,柳蔚步步紧逼,众人只见那白色的身影,不过瞬息,便将人高马大的李庸逼到角落。

    下一刻,柳蔚换下解剖刀,拿出银针,三枚出击,扎入李庸头上三处大穴。

    李庸呆了一下,接着眼睛一闭,软软的倒在地上。

    前头不过几个瞬间的事,衙役们都还没来得急支援,人已经被放倒了。

    柳小黎匆匆跑过去,一下子栽进娘亲亲怀抱,大大的眼眶里浸出泪花:“爹,爹……”

    小家伙是吓到了。

    柳蔚将他抱着,没心没肺道:“你爹我好得很。”

    柳小黎吸吸鼻子,生生将眼泪缩回去,闷闷的把脸埋进娘亲脖子里。

    儿子突然撒娇,柳蔚很无奈,她一边安抚儿子,一边对县太爷道:“李庸就是凶手,把他抓起来,回到衙门慢慢审。”

    说完,就抱着儿子,去屋外头哄,这屋子里到处都是血腥味,太臭了。

    屋外面,泥土草木的气味窜入鼻息,她吸口气,轻轻拍着儿子的背,眼睛,却看向右边树林里的某个位置。

    容棱一动不动,隐秘地立在树林里。

    这样虚无的“对视”维持了几乎一盏茶的功夫,最后,柳蔚耸耸肩,收回视线,转着天空吹了一记口哨。

    不过一会儿,一只浑身漆黑的乌星从远而近,“桀”了一身,扑飞而下。

    容棱盯着那黑鸟,脑中倏地想起什么。

    “珍珠。”鸟儿落在白衣青年的肩上,柳蔚笑着道:“珍珠,你快哄哄小黎,他又哭鼻子了,一点都不像个男子汉。”

    柳小黎不高兴的抬起头,手背擦擦自己眼睛:“我才没有哭!”

    珍珠跳了两下,跳到柳小黎怀里,黑脑袋往他的怀里拱,仿佛真的在哄他。

    柳小黎抱着珍珠的小身子,还在小声点嘟哝:“我真的没有哭……”

    容棱眼神几度转变,最后有些错愕的看着那白衣青年。

    珍珠,黑鸟,白衣,银针……

    一连串的记忆,灌入脑海,他再看那抱着儿子逗鸟的青年,嘴角深深地抿起来。

    难怪觉得眼熟,原来……是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