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11章:不过他这不是没胸

    挺拔青年一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并未见过。nsxs.org”

    “富平县归属哪个州府?”

    “回爷,是曲江府。”中年下人道:“不过说是曲江府,但隔得太远,曲江府基本管不到这儿来,这富平县连同周围几个县,除了每年交税,别的时候,都是自个儿管自个儿,这么多年,都成规矩了。”

    老人沉吟一下:“曲江府的府尹,是付子辰吧?”

    “是付大人,说起来,今年已是付大人任职曲江府尹的第三年了,按规矩,他年底就该进京调任。”

    为避免贪污受贿,三品以下地方官员,每三年调任一次,这已是青云国多年的规矩,从太祖那辈便开始了。

    “恩。”老人看向身边青年:“阿棱,你跟着去看看,凶手狡猾多变,莫让那柳先生受伤了,他有点意思,我倒想与他聊上两句。”

    老人说的聊是何意思,青年知道,他低头应了一声,走向大门。

    两个守门的衙役立刻拦住他:“你干什么去!”

    青年足下生风,身子眨眼间已经绕到衙役背后,手刀快速落下,不等衙役晕倒,又以同样方法击向另一人。

    两人衙役应声倒地,青年挥了挥衣袖,走出衙门。

    那中年下人见青年彻底消失,才问:“爷,您找那个柳先生,可是想让他……”

    老人斜瞧他一眼。

    中年下人立刻双腿一软,跪在地下:“爷恕罪,是奴才口无遮拦,请爷责罚。”

    老人漫步走向高堂上的县太椅,坐下后,拿起一本富平县典籍,边看边道:“起来吧,出门在外,莫要动不动就跪,招人眼睛。”

    “是。”中年下人老实应着,却偷偷抹汗。

    如柳蔚所料,追了近一个月的凶手,果然就在李家村附近的山道上,找到一个猎屋,屋子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村长的儿子,不过看到他本人时,师爷先就愣了。

    “怎么是他!”

    “有什么问题?”柳蔚问。

    师爷眼神古怪:“这是李村长的大儿子李庸,不过他,是个傻子啊,这李庸天生就是个蠢钝儿,三十几岁的男人,却只有几岁孩童的智力,他怎么会是凶手?”

    柳蔚眼眸眯了一下,看着屋子里那衙役团团围住,正满脸无措的中年男人,眉心微微皱着。

    “柳先生,会不会搞错了,他应该……不是凶手吧。”师爷略有迟疑的说:“虽说这李庸前段时间是听说跟着他大舅的米车去了外地做工,有段日子不在李家村,可就他脑子,连数都不会数,还会杀人?还是去曲江府杀人?”

    正在这时,有衙役在屋里大喊:“这里有地窖,唔,好臭,里面有具尸体!”

    县太爷和师爷连忙走进去。

    柳蔚却盯着屋中间的李庸,走过去,慢慢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庸眨眨眼,脏兮兮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笑容,笑眯眯的喊:“媳妇儿。”

    柳蔚眉毛一挑,瞳孔紧了一下。

    耳边传来衙役的咳嗽声:“柳先生,您莫生气,这傻子不识人,也认不清男女,他瞎喊的。”

    一个大男人被人叫媳妇儿,谁能乐意,虽然这柳先生看着实在秀气清隽,远远看着真像女子,不过他这不是没胸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